第29章 我女朋友

正要起身,有个人向我们的桌边走过来,好像是桑旗的熟人。

“阿旗。”那人很惊喜的模样:“难得中午你出来吃午餐。”

他们俩攀谈,我继续坐着舔盘子。

太好吃了,考虑要不要打包几份回去看电影的时候吃。

我听到那个人在打听我:“这位是......”

“我女朋友。”他答的干脆。

我的牙颤了一下,咬到了盘子边,还好我的牙齿坚固,不然的话恐怕会被崩掉。

他们还说了什么,我没注意听。

桑旗的我女朋友这四个字,着实给了我震惊。

其实,闲得无聊的时候,我也搜索过关于桑旗的情况,据说他还没有某种意义上承认过的女朋友。

不知道我算不算第一个?

我觉得,我不是他女朋友,我顶多算代孕。

他似乎在照顾我的感受,很快就结束了攀谈,很绅士地扶起我。

我很不客气地挡开了他的手,只是怀孕初期又不是七老八十,不需要他来搀扶。

他送我回他家,我坐在副驾驶闷闷不乐地看着窗外的景色。

手背上一热,他的一只手敷上了我的手。

抖开他,转过头来,看着他好看的侧颜:“下次别在别人面前说我是你的女朋友。”

“那你是什么?”他反问我。

“什么也不是。”连代孕都不算,我没打算留下孩子。

他没再说话,拐弯的时候幅度特别大,我差点倒在他的身上。

他送我进了门才走,我回房间还没坐稳,就有人送外卖过来。

隔着盒子我就闻到浓浓的榴莲味,看了看纸盒上的logo,猜到是桑旗让刚才我们吃饭的餐厅送来的甜品。

他观察入微,看得出我喜欢他家的甜品。

不过,中午吃撑了,现在就是龙肝凤髓我都吃不下去。

让小欢把甜品放进冰箱,我回房间睡午觉。

正要迷迷糊糊地睡着,何聪打电话来了。

我挂掉,他再打。再挂掉,他又打。

烦不胜烦,接了按了免提扔在一边。

“有话说有屁放。”

“小至。”他声音沮丧,如丧考妣:“你得帮帮我。”

“这话就搞笑了。”听他语气是遇到困难了,我便立刻满是精神。

从床上坐起来,捞起手机:“我现在既没工作也没地方住,你能帮你什么?”

“小至,我被降职了,很可能会被开除。”

“你降职了关我什么事?”

“我是被桑旗降职的。”

“据我所知,桑旗不是你们集团的。”

“但,他是我们集团的合伙人,他跟我们总裁说一句,让我去死都可以。”他声音惶恐,充满了无助。

仿佛,比那天我被赶出了家门还无助。

“他把你降成了什么?”

“市场专员。”

难怪他要死不活的样子,市场专员是他们市场部最基础的职位,也就是销售员,是个人都能干。

从原来的总经理变成了销售员,怪不得他腆着脸求我来了。

“你找我做什么?我能帮你什么?”

“我知道,你现在和桑旗同居了。”

同居,我呵呵。

这个词真难听。

不过想想,昨晚我好像跟桑旗睡了,虽然没有实质性的动作,但是抱也抱了,搂也搂了,身上的衣服也少的可怜。

他说是同居也不算冤枉我。

“那你让我怎么跟我的同居密友说,请他对我的老公高抬贵手?”

“你可以就这么说么!”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希望:“你开个口,桑旗就能把我给降职了,你再开个口,他也能把我恢复原职。”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