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你终于承认了?(下)

我闭着眼睛:“何护士,要么你闭嘴要么你出去。”

我身体不舒服,不想听毫无建设性的废话。

门被推开了,桑旗的声音响起:“她为难你了?”

我睁开眼,他在对特护说话。

呵,真是怜香惜玉,我是他孩子的妈,现在在受苦,他倒好,去安慰别人。

他走近我,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桶,和他一身昂贵的行头真的特别不搭。

他从桶里倒出清如白开水的汤。

原来他没走,给我弄吃的去了。

“雪梨猪肺汤,清肺解毒。”他扶我起来。

一股子猪下水的味道往我鼻子里涌。

我本来还挺喜欢吃一切的下水,但是怀孕了对某些气味就特别敏感。

我把头扭过去:“拿走,不吃。”

“喝一碗。”他居然在跟我好言相劝。

“不吃不吃。”我烦躁不已:“这味道我受不了。”

他捏着我的下巴把我的脸转过来:“你觉得我很有耐心哄你吃饭?”

他没发怒,只是样子比较凶而已。

我又不怕他,装出这副样子给谁看?

“我又没让你哄,没耐心就滚远点!”我本来脾气就不好,生着病更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

我敢说,桑旗长这么大没人敢这样对他说话,他自小就是被捧大的。

他不怒反笑,这真是分裂性的人格,每次我以为他要勃然大怒的时候,他都是在笑。

“你是不是笃定你是我孩子的妈,所以有恃无恐。”

“是啊!”我说:“反正这个保质期只有几个月,我干嘛不好好利用。”

受万千女性爱戴的桑旗,我现在就敢虐他,服气不服气?

他松开捏着我的下巴的手,回头对角落里的何护士说:“叫几个人进来,把她手脚绑住,然后把汤给她灌进去。”

何护士还在发愣,他语气凶了些:“还不快去!”

何护士急忙出门了。

我才不信他会这样做,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对任何人都有办法,唯独对我有点手足无措。

可能,我没打算在他身上图什么,所以我对别人什么样对他就什么样,他反而有了新奇感。

说白了,就是贱。

糖水罐头吃多了,偶尔尝了下酸枣,觉得滋味还不错。

我粒米不进,就这么撑过了三天,第四天的时候,董秘书来了。

他还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我都知道孩子爸是谁了,他还在装。

我气息奄奄,不过好歹今天烧退了些。

“夏小姐,经过这次的教训,我希望你安稳一些,等到孩子生下来,你不就可以自由了?”

我懒的理他,现在桑旗不在,他就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

要知道桑旗都拿我没辙,那天我不喝汤,他也就是说说,最终还是没让人灌我喝汤。

“夏小姐,生命只有一次,你折腾自己的身体,今后苦的人可是你。”

我掀起眼皮:“董秘书,你够了。”

董秘书在我床前唠叨了十分钟,被来给我查房的医生给轰出去了。

他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老板都现身了,他还在我面前装逼。

帮我检查完,医生欣喜地告诉我:“夏小姐,你退烧了,还好你熬过去了,桑先生前几天建议我们给你挂抗过敏的药,还好我们没用,不然的话你现在孩子都保不住了。”

我有点意外,看着医生:“他不知道用了那个药,孩子就没了?”

“他知道啊!”

“所以,桑先生很爱你啊,宁可不要孩子也不想看你受苦。”

爱个屁,千万别提爱这个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