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你终于承认了?(上)

等到我醒来,是在医院的病房里的。

我不会像言情剧里的女主角,醒来之后都要嘤咛一声然后娇喘吁吁地问身边人:“我在哪里?”

这就说明那些女主角连基本的辨别能力都没有。

医院病房里的环境太显著了,我不用猜就知道。

我的目光慢慢挪向坐在我床前的男人,修长笔直的腿,做工考究的手工西装。

他正低着头发呆,英俊的脸上有种淡淡的愁绪。

“喂。”我发声。

他立刻抬起头来,见我醒了俯身向我靠过来:“你真是对自己够狠的。”

“不是对你狠么?”我反问他:“我要打掉的是你的孩子。”

“是啊。”他没什么情绪地看着我:“可是你昨天才出了车祸,腿上缝了十六针。”

“不这样能把你逼出来么?”我浅浅的笑,忽然发现我的嘴张不开了,摸了摸脸,我的脸肿了。

“给我镜子。”我对他说。

他递给我他的手机,背面可以当镜子用。

我在里面看到了一个猪头。

我对麻药过敏,所以我的脸肿成猪头也没什么奇怪的。

他叫来医生,护士医生围着我给我检查,我隔着人群看着他。

他个子高,所以鹤立鸡群,我一眼便能看到他。

兜兜转转,搞了半天还是他。

桑旗。

我居然有点欣慰,好歹不是秃脑门大肚腩。

而且还很帅很有钱。

我在发烧,浑身滚烫,像一个被烤熟的山芋,还在卖力地烤着。

医生跟桑旗解释:“她只能扛着不能挂水,抗过敏的药孕妇不能用。”

“那这样会多久?”他问。

“至少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人不会烧死?”

“物理降温的话应该不会。”

我抬起眼皮看了桑旗一眼:“别废话了,听的我脑仁疼。”

他走到我面前来,俯身打量我,他的脸离我很近,一种压迫感袭上我的心尖。

“你明知道你对麻药过敏为什么还要打麻药?”

“做手术啊!”我轻飘飘地告诉他。

“你是在惩罚自己是不是?因为你打算拿掉孩子?”

扯他的蛋,我才不会用自己的身体惩罚自己,我侧过身,把脸对着墙壁。

他又一次按着我的肩膀把我翻过来:“你这个疯子。”

呵,我又不是第一天这么疯。

看着他清亮而夺目的眼睛,即便我现在烧的昏昏沉沉,也想惊叹一声,这男人长的真好看。

我舔舔嘴唇,笑着问他:“你是我孩子的爹?”

他凝视着我,然后脑袋以垂直角度向下挪动,然后又上扬。

他在点头。

“那你为什么早不承认?”

“我身份这么显赫,怎么会承认我稀里糊涂睡了一个女人?”

“既然这样,为什么又让我把孩子生下来?”

“我桑旗基因这么好,为什么不把孩子生下来?”

这人还是大猪蹄子属性,这么自恋。

这个答案,我还算满意。

我昏昏沉沉地睡去。

我在一片炙热中睡着,又在一片炙热中醒来。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桑旗已经不在了。

我身边有个特护,见我醒来便靠近我:“夏小姐要不要喝水?”

我在挂生理盐水和葡萄糖,这样虽然对过敏没什么用处,但是至少能慢慢代谢掉我体内的麻药。

我摇摇头,我快要变成注水猪肉了。

“夏小姐你想不想吃东西?您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不要,你姓什么?”我问特护。

“我姓何。”

何他大爷,为什么最近我遇到这么多姓何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