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你怀孕了?

她很沮丧,还是不太相信:“怎么可能,不化妆还这么漂亮。”

我谢谢她夸我,她不夸我我也知道我漂亮。

不然,何聪也不会利用我这个先天资源,将我送到某个人的床上。

不刨根究底真的不是我的性格。

但是,忽然我累了,不想追究下去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继续玩手机,她继续补妆。

直到我看到了桑旗的身影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他来了。”我说。

我还没反应过来,姚可意就冲了过去,还不忘抓着我。

她穿着高跟鞋还跑得飞快,差点没撞到他。

桑旗的助理反应很快,立刻伸手拦住我们。

他高大威猛,估计也承担着保镖的职责。

桑旗看到了我们,停了下来。

他看到我的表情不太好,中午才见过没两个小时又见了。

我从他的眼睛里读到了一种信息,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和看姚可意的差不多。

在他眼里,我和姚可意一样,像牛皮糖一样沾上他都不想放了。

这种认知让我有点受伤。

我不是姚可意那种女人,也不屑于做那种女人。

姚可意抓住我的手腕,抓的很痛,她扑到桑旗的面前:“桑桑,这个女人处心积虑地接近你,她不是好人!”

会展中心人来人往,刚才桑旗才开过商务会议,现在一定有很多同行。

我低声对姚可意说:“姚小姐,这种事情至少要出去说!”

她狠狠瞪我一眼:“别装好人了!我还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桑旗迈步大步流星地向会展中心门口走去。

姚可意抓着我疾步跟上,一直跟着他到停车场。

我从来没有这样追男人的经历,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桑旗的助理已经打开了车门,桑旗背对着我们,估计是懒得多看我们一眼:“姚可意,我昨天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你不适合做我的女朋友。”

哦,原来她是被甩了,难怪今天恼羞成怒来找我算账。

“不,桑旗!”姚可意带着哭腔两只手抓着桑旗的胳膊:“这个夏至,她已经结婚了你知道么?这个女人私生活不干净的,跟老公领证没多久,她就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姚可意找人查我了,还查的很仔细。

可是,我怎么觉得桑旗的后背滞了滞,然后他忽然转过身来看着我:“你怀孕了?”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能看出来,是本能的反应。

当一个人突如其来接受一件未知的事情,通常都会先诧异再慢慢接受。

他的第一反应传递给我一个信息,就是他不知道我怀孕了。

他睡了我,可以不知道我怀孕。

但是既然找人把我养起来并且让我生下孩子,就不可能不知道。

他此刻的神情,不像是装的。

忽然,我的心就冷了一下,手指都冷的发颤。

我发现,我潜意识里似乎希望那个人是桑旗。

为什么?

因为他帅?因为他多金?

我从姚可意的手里抽回自己的手,然后慢慢转身往她的车边走去。

姚可意在我身后大声喊我:“你去哪里!你给我回来把话说清楚!”

她现在抓着桑旗舍不得放手,所以她没追上来。

我走到她的车边,我的零食还在副驾驶里。

他们俩的车停得不远,我大声点说话他们也能听得见。

我对姚可意说:“开车门,我要拿我的零食。”

她现在已经被桑旗推开了,现在正在跟桑旗的助理纠缠。

她没空理我,我也没空看她纠缠一个根本不要她的男人。

“姚可意,开车门!”我更大声了点,然后在地上捡了一块砖头:“你要是不开门,我就把玻璃砸开!”

她看我一眼:“你敢!”

她觉得我不敢,但是她很不了解我。

我举着砖头就砸了下去,第一下没砸开。

跑车的玻璃质量没那么差,我可以多来几下。

姚可意看我来真的,只好松开了手向我奔过来,一边奔一边哭:“神经病啊,你神经病!”

她还是舍不得她的豪车,给我开了门,我坐进了副驾驶里,她站在外面愣愣地看着我:“干嘛?”

“送我回去。”

会展中心可远了,在这边都打不到车的。

我的钱也是没皮没脸要来的,也不能这么乱花。

她看傻子一样看我,等到她反应过来,桑旗的车已经从我们眼前开过去了。

她急的跺脚大哭:“桑桑,桑桑!我的桑桑!”

我拆了一包橡皮糖,撕扯着咬着,看着姚可意哭。

她一边哭一边开车,妆都花了。

她哭完了就开始骂我:“你这个狐狸精,我得不到桑旗,你也别想。”

“我本来就没想要得到他。”橡皮糖好费牙,我嚼的腮帮子疼。

“你骗人。”

“我跟他认识又没几天,干嘛想要得到他?”

“桑旗这么帅这么有钱,你为什么不想得到他?”她惊奇的都忘了哭。

“他帅和有钱我就想要得到他啊?”我被她的理论逗笑了:“那世界上有钱的男人多了,我每个都想得到,岂不是累死了。”

“你骗人,你肯定喜欢桑旗,你不敢说而已。”她咬牙切齿的。

这世界上,我还真没什么特别害怕的事情。

我转过头,随意瞄了眼前方,快把我给吓得魂飞魄散。

“车,车!姚可意,你看路!”

姚可意这才看向前方,前面一辆车迎面驶过来。

她只顾着跟我说话,都忘了开车。

她尖叫着猛打方向盘,然后我们的车直愣愣地向路边的花坛撞去。

“踩刹车啊,蠢货!”我高声叫着提醒她,但是已经晚了。

巨大的撞击力,把安全气囊都撞出来了,打在我的脸上好痛。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有没有伤着孩子,立刻就去摸小腹,不过还好,没撞到肚子。

除了脸痛,其他还好。

我身边的姚可意爆发出哭喊声:“救命啊,完蛋了,我毁容了,你这个狐狸精,我的脸,快看看我的脸。”

我费力地扭过头看了看她,她的脸上没流血,而且能这么大嗓门尖叫说明伤的不重:“鼻子是假的么?”

她惶恐地看着我:“我的鼻子塌下来了?假体掉出来了是不是?”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