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精致的袖扣

我立刻打给了我一个媒体方面的朋友。

她人称“万金油”,几乎没有她不知道的消息。

我开门见山:“帮我查个人。”

她愣了愣,迅速答应下来,“好,你说。”

“是一个别墅的户主。”然后,我把地址报给了她。

“好,放心,很快就能出结果,等着吧。”

她速度果然惊人,还没来得及入睡就得到了结果。

“这个房子的户主叫董汀……”

后面再说什么我就没注意了,这个姓氏,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力。

董?

董秘书的房子?

我说了句“谢谢”便挂了电话。

我没有想到对方如此小心,连房子挂的都是秘书的名。

线索又断了。

因为再次一无所获,我整晚都没能睡着。

次日我早早在鸟鸣声中醒来,坐在床上发呆。

忽然,我想起一件事。

我忽然记起,那天早上我在总统套房里醒来,无意间在地毯上捡到了一枚袖扣。

那枚袖口精致无比,看起来就价值不菲,而通常只有身份显赫的人才会特意订制袖扣。

因为当时觉得很奇怪,我就把袖扣收了起来。

想到这里,我立刻打开行李箱,终于找到了那枚精致绝伦的袖口。

我把它放在掌心里拨弄,觉得十分眼熟。

我似乎在某个地方见过这枚袖扣,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大概正应了那句话——一孕傻三年,我的记忆里开始倒退,远远不如前两年。

可自从被开除以来,我也没跑过什么新闻,更没见过什么……

不对。

我去过大禹集团!。

对了,桑旗!

我忽然灵台镜明,终于想起来。

那天我去大禹采访桑旗时,我们面对而坐。

我发现桑旗有个习惯,他喜欢把手握成拳头挡住口鼻,无形之间,我留意到了他的袖口。

他的袖扣也是特别订制的,十分精美。

我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立刻起床洗漱,下楼吃饭。

冷静下来之后,我越发确定了,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桑旗!

无论是从他表现出来的身份气势,还是其他方面来看,这枚袖扣都很符合他的品味。

再者,那天在桑旗身上闻到的味道我很熟悉,总觉得之前在哪里闻到过。

我立刻登上车,对司机说:“去大禹集团。”

司机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却并没有多问,车子缓缓启动。

我打开手机,在新闻界面搜索“桑旗”两个字。

关于他的报道很少,他很神秘。

我忽然想起那天的经过,我觉得桑旗应该不会愿意见我。

所以这一趟估计又是一无所获,甚至连他的面都见不到。

我思了又想,还是决定先不去。

“先不去了。”

司机小何在路边停下车“那现在去哪?”

我随意指了个地方:“就去商场逛逛吧!”

小何:“那我把车停到地库,您慢慢逛。”

其实我口袋空空如也,根本没钱逛街。

何聪家条件也一般,东拼西凑买了间毛坯房,还没钱装修,后来我把我所有积蓄用来给他装潢,想想也挺傻的。

我现在真是一穷二白。

好在单纯逛街不需要花钱。

我路过一家奢侈品店面,余光被橱窗里模特身上的衣服吸引了去,我按捺不住喜爱之情,走进店铺,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吊牌。

19998。

看到这个价格,我脑子里一片空白。

只好悻悻地收回手,谁知这个小动作被人看见了,一只手粗暴地拍在我手背上:“小姐,本店商品不能随意触摸,如果不买的话,请您不要乱碰。”

我回头一看,营业员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我说了我不买了吗?你这什么服务态度?”

营业员仍然不正眼看我,指了指旁边一个女人,说:“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要试穿,你如果不买的话,还是靠边站吧。”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个长相漂亮,穿着华丽的女人站在一旁。

出于礼貌,我一般只是浅浅看一眼便收回目光。只是她身后闲散坐在沙发上看报的男人,却让我的视线定格住了。

笔挺的西装裤,白色衬衫质地精良,黑色大衣随意的放在一旁,他只是随意的坐在那里,便让人无法从他身上挪开目光。

周围好几个小姑娘,包括导购在内,都在红着脸偷看他。

但我看他不是因为他长得好看,而是因为这个人,是桑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