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不可以

季宇平牵着蓝若菲的手,另一只手也不空闲,一个劲儿地给她指着各种食物,对于蓝若菲来说,一切都充满了新奇,她还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琳琅满目的美食。

手心里传来的温暖,蓝若菲贪婪地享受着,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给她这般温暖,她怔了怔,猛然惊醒,“不可以!”

她喊了出来,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尽管这个男人是她曾经暗恋过的人,不过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她不能这样不知廉耻,要是被季恩佑看到的话,估计她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季恩佑向来都是一个敏感的人,作为季家的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他的出生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他还记得他的母亲带着他,跪在了季家的门前,看尽了季家人的脸色,母亲意外的身亡,更加铸就了他敏感的性格。

他早就感觉到蓝若菲的不自然,他以为她会永远停留在她的身边的,但是她的行动已经做出了选择,她是季恩佑的,他没有机会。

蓝若菲扯开了手,不好意思地说:“人很多,我怕给你招来不惜要的闲话,我们会是永远的朋友吧?”

她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太过激,伤害了一个男人的自尊心,她从小到大,没有什么朋友,尤其是现在四面楚歌的情况,连江小雨都不理她了,她能抓住的不多了。

季宇平良久才缓了过来,说:“我们会是永远的朋友。”

蓝若菲终于舒心一笑,心底的挣扎也顿时松开了,甜甜地笑着说:“我们去吃东西吧,我还真有点饿了,今天没有吃晚饭。”后来还被季恩佑飞快的车技搞得晕车,吐得肠子都清了,现在饿得慌。

两个人愉快地品尝着美食,有说有笑,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

季恩佑刚想下楼的时候,却被一个女人紧紧地环抱着腰,方瑜低声啜泣,哭着哀求:“恩佑,求你原谅我吧,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方瑜,他曾经爱得不行的女朋友,快要谈婚论嫁的女朋友,只可以在他准备给她一个本市最浪漫的求婚典礼的时候,她却给自己戴了天大的绿帽子,每每一想到这里,他的男性尊严就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刘明辉没有钱了吗?我可记得,刘氏小开区区一百万就买到了你的身体了。”游艇事件过后,他在第一时间就涤除了刘明辉的家族企业,居然跟他抢女人,也不看看他季恩佑的实力。

方瑜想不到昔日对她爱不释手的男人居然会狠心说出这样的话,她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要怪也只能怪季恩佑,明明是季家的公子,竟然在她面前扮演着落魄的样子,她是爱上他了没错,但是她更要替方宇还债,她没得选择。

“不要嫌弃我好吗?我是逼不得已的,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不要离开我好吗?”方瑜已经泣不成声了,她绝对不能放开季恩佑这颗摇钱树,这阵子,因为刘明辉的破产,她甚至做了自己最不齿的事情,任由多位富商玩弄,她的身子已经残破不堪了。

季恩佑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要死死地抓住。她的眼泪浸湿了季恩佑名贵的西装,季恩佑不悦地把她推开,轻蔑地说:“方小姐,请注意你的行为,我的西装只怕不止一百万。”

“恩佑……”方瑜跌坐在地上,看着季恩佑迈着修长的步子扬长而去,为什么会这样?之前他对自己唯命是从,为什么短短不到两个月就变得面目全非了?难道他真的对自己没有兴趣了吗?

越想越伤心,是不是他的身边已经有另外一个女人了呢?

方瑜紧跟着季恩佑,这颗摇钱树她不能放过,果然,她看到了季恩佑霸道地从另一个同样优秀的男人身边搂过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女人脸上充满了恐惧。

方瑜诡异地笑了,看来这一仗比她想象的要容易得多。

蓝若菲在季恩佑的怀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翼翼地说:“你把我弄痛了!”确实,他掐得很紧,很痛。

季恩佑把她拖到了一个少人的地方,恶狠狠地问:“是不是勾搭上了我弟弟?看来你的实力是不容小觑的。”

“你别侮辱我,我跟宇平哥哥是清白的!”蓝若菲撅着嘴问,她不想受到平白无故的侮辱。

季恩佑托起她的下巴,手指几乎要掐出血痕,冷哼着:“宇平哥哥,叫得那么亲密?我已经警告过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蓝若菲跌坐在地上,季宇平把她扶了起来,眼里满是疼惜,劝说着:“哥,你怎么能这样?她是你的妻子!”

季恩佑没有理会季宇平,而是狠心地抓着她的手,飞快离去,他要惩罚这个女人!

当蓝若菲被甩到了床上,她看着这个撒旦般的男人,深深地哀求着:“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发誓我跟他绝对没有什么关系,是真的!”

“晚了!”

季恩佑三下五除二就扒掉了蓝若菲的衣服,这回还算比较绅士一点,没把衣服弄破,然后缓缓地拉开了裤链,抱起她,来到了大大的镜子面前。

“看看你现在这个骚气的样子吧,你以为你还有资格去勾引我弟弟吗?”季恩佑更深入地贯穿她,蓝若菲按捺不住,几乎要晕厥。

她绝望了,她本就是被蓝家卖给他,她能有什么反抗的余地呢?如果她这具残破的身体还能给他带来一点欢愉的话,那么证明她的价值还在。

睁开眼睛,她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想不到,她也沦陷了,竟然也跟着他沉入了无边的地狱……

蓝若菲趴在地上,抬头仰望着衣冠楚楚的男人,充满了悲戚,光溜溜的样子见不得人,也不想见人。

“扣扣!少爷,夫人找你!”女佣敲打着门,下达夫人的命令,半天没听到回应,她只好离开了,一分钟没到,谢微亲自过来了,生气地质问:“你们还把我放在眼里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