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不愿意吗

度过了忐忑的一晚,蓝若菲一晚上都没有睡着,害怕季恩佑半夜会来个鬼压床,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她百般羞辱之后在最后关头放过她,谁知道呢?

满脸疲惫,蓝若菲赶紧梳洗,今天季恩佑在家,她也不敢贸然出去,她战战兢兢地来到书房,季恩佑正在认真地看着手中的文件。

“有事?”还未等蓝若菲开口,季恩佑先开口了,他向来喜欢掌握主动权。

蓝若菲搅拌着手指头,不怕死地回答:“我有事,我想回学校上课。”

季恩佑放下了文件,来到了蓝若菲的面前,轻蔑地说:“那么想回学校?如果我说我不肯放你去呢?”

“你……”蓝若菲气急败坏,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差劲的男人。

季恩佑勾起她精致的下巴,捏紧,说:“你想回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蓝若菲的眼睛里闪现出光芒,无论什么事,只怕她都是会答应的。

“取悦我!”

蓝若菲顿时感觉到心里有什么东西塌了下来,取悦他?这个男人怎么那么无耻,她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如果暗恋也算是恋爱的话,只是她从来都没有和一个男人真正谈过一场恋爱,她根本就是一个恋爱白痴。

取悦他,只怕她还学不会。

“怎么不愿意?要不要我给你们校长打一个电话,要你退学只是一句话的事!”季恩佑没有多少时间跟她耗着。

蓝若菲更加害怕了,好不容易才能得到复学的机会,她绝对不会重蹈覆辙,这一路过来,各种心酸都是不言而喻的。

“好!”她觉得自己很脏,跟他在一起的那一天,本来她失去了季宇平,不过她对爱情还是有期待的,总有一天,她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只是,她还能等到那一天吗?

她看到了自己肮脏的一面,轻轻地解开了上衣,一粒一粒扣子应声而落,闭着眼睛不想看到自己这副鬼样子,她怕连她自己也看不起自己。

直到在他面前坦诚相待,蓝若菲早已颤抖不已,该来的还是要来,何况这个男人还是她的丈夫!

她迎上了他,尽管看到他还是一副冷冰冰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她不懂得如何取悦他,只能学着他的样子,轻轻地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他的唇很冰很凉,没有一丝温度,她很羡慕能得到他的温暖的那个女人,想着想着,泪水已经哗然,一颗颗地落到了他的脖子上。

“蓝家大小姐就这点能耐?你不是上流社会的交际花吗?”季恩佑忍不住皱眉,蓝若菲的伎俩就那么点吗?

蓝若菲惊慌失措,赶紧收起了眼泪,这次她要豁出去了,反正已经是破罐子了,就破罐子破摔吧。

试图解开他的皮带,可是怎么也解不开,还急得满头大汗,就怕季恩佑会发火。

怎么办?她的心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更不敢抬头看季恩佑的表情。

因为心急,连动作都乱了套了,本来已经快要解开了,又重新系上了,她只能无助地看着他。

“那么快就放弃了?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吧?我记得蓝大小姐还曾经被人捉奸在床呢?该不会连这根小小的皮带也解不开吧?”季恩佑的话语里充满了嘲讽,他的眼睛狠戾地看着蓝若菲,仿佛她在他面前时无所遁形的。

季恩佑也气,尤其看到她这个受气包的样子,他的欲火已经被她青涩的动作轻而易举地挑起来了,不过他极力隐忍,就是要看看她到底有几把刷子。

蓝若菲不服气,咽下了这口气,继续奋战,她没有多少时间浪费了,今天一大早就是新闻系的女魔头的课,如果她被点到的话,真要死翘翘的。

她恨不得拿一把剪刀去把皮带给剪了,他存心就是故意的,故意系上一条解不开的皮带,好看她的笑话。

不停地在摸索着敲门,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女人,脸上顿时飘满了红霞,连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

“继续!”

突然的倒地,还为等她站起,已经被一个男人悄然紧压,蓝若菲睁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这个男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冲洗过后的蓝若菲,一边看着时间,一边往外跑,在楼下的时候还摔了一跤,膝盖上都是泥巴,但是也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当务之急就是要去上课。

季恩佑吸了一口气,看着那个冒冒失失的女人,没有任何表情。

不过他是季恩佑,被一个女人伤过之后,更不能轻易被这个交际花迷惑。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