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冷面恶魔回来了

累了一整天,终于回到了别墅,在别墅门口,蓝若菲有种想哭的冲动,到底是为什么?她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为什么过得比阿猫阿狗都累呢?

实在是不平衡,多少人向往着这样的生活,可是其中的辛酸又有多少人能够了解呢?

雪白的萨摩耶跑向了她,蓝若菲忍不住自嘲了,算起来,它才是自己真正的丈夫,不是吗?那天就是它跟自己举行婚礼的。

她抱着狗,身上很温暖,她很舒服,狗也很温顺,还好他的狗不像他,不然这时候肯定会把她乱咬一番。

浑身都像是散架了一样,蓝若菲扑向了大床,狠狠地吸了几口气,谁来拯救她痛苦的生活啊?她真的想轻松一点,为什么老天就不给她一个机会呢?

大概睡了十分钟左右,她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心里默数着日期,还有一个星期她就要解放了。

心不甘情不愿地拿着抹布在别墅里打扫,其实她大可以趁着季恩佑不在的时候好好潇洒一番的,只是她不敢,要是被其他佣人告状的话,到时候不禁害了自己,更会害了林思洁。

拿起抹布在玻璃窗上写了季恩佑的三个大字,然后一个大大的叉狠狠地划下,最好他死在国外最好了。

只要一想起季恩佑的恶性,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有些伤痛一次就够了。

“你在干什么?”

冷冰冰的声音让蓝若菲从脚底冷到心里,哎,说曹操曹操就到。

“啊!”蓝若菲意识到玻璃上还有季恩佑的大名,还画蛇添足地多了一个叉,他看到了还了得,蓝若菲选择无视他,用抹布赶紧销毁自己的罪证。

下一秒,抹布掉到了地上,蓝若菲的手就被季恩佑毫不留情地抓着,说:“我不在这几天,你的翅膀倒是长硬了不少?居然还敢诅咒我?想必你是活腻了!”

蓝若菲哭笑不得,她不知道他会突然回来,要是她知道的话,就算是给她十个胆,她也不敢在老虎嘴里拔牙。

“我什么都没干,只是在擦窗子而已……”支支吾吾,蓝若菲都觉得自己心里有鬼了。

季恩佑抿了一下性感的薄唇,说:“就算你想骂我扎小人,你也得找个我不在的时间,如今人赃并获,你还想怎么样?”

蓝若菲更加害怕了,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无聊而已。”

“无聊?哼,看来你的任务还不够多,要不要再给你加一些任务?”季恩佑突然想玩弄这个女人了。

在他出差的这段时间,她有本事找到陈校长家里,让陈校长给她求情,看来她还是有些手腕的,怪不得上流社会中流传的浪荡女人在他面前表现得如此清纯,很有心计!

“你累不累?”蓝若菲趁着他分神的时候赶紧转移话题,她看到了他脸上充满了疲惫,眼睛下面是一片青黑,下巴也有了深深浅浅的黑色,而且还赶了那么久的飞机,一定很累。“我给你泡一杯安神茶吧!”

想要离开的时候,却被他纳入怀中,季恩佑抱得很紧,狠狠地在她的耳边说:“别在我面前玩什么把戏,你还嫩点!”

“你……”话还没说完,蓝若菲却被他推到了玻璃边,撞得后背很疼,这个男人,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活该他被前女友抛弃!

蓝若菲赌气地离开,躺在床上,明天又是一个挑战,很多课,还要在食堂帮忙,只有一个星期了,很快她就会解脱了。

季恩佑的归来,无疑给她的路增添了天大的阻碍,头都快要爆炸了,她不想思考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大半夜的时候,蓝若菲起来上厕所,自从搬来这个别墅之后,他们就没有同房,这便是不幸中的万幸,最好一辈子都不要来找他,反正他的女伴多得是。

书房里射出来的光亮瞎了她的双眼,她不得不为这个男人感到心疼,都那么晚了,还不睡觉,难道他的身体是铁打的吗?

蓝若菲想回房的时候却被季恩佑叫住了:“进来,不要在外面鬼鬼祟祟的!”

蓝若菲进退两难,犹豫了几秒,慢慢地走进房,她胆怯地问:“有什么事吗?”

“你的手段挺高明的,真不愧是蓝若雨的作风,三更半夜的跑来勾引我?”说完,季恩佑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嘴里都是清一色的嘲笑。

蓝若菲紧咬着嘴唇,一张一合,她不过是起来上了个厕所,刚好看到他书房的灯亮着,她承认他认真的时候是很帅,但是她绝对不是那种下作的女人。

“我没有,你不要冤枉我!”

“哼!”季恩佑一手把她勾到了怀里,惩罚地咬着她的唇,魅惑地说:“真的没有吗?”

“是……没有……”蓝若菲快坚持不住了,季恩佑是个大坏蛋!

“我猜你现在肯定是在骂我!”季恩佑狠狠地咬了她的耳朵,她疼得叫了出来。

身子一凉,睡裙已经落到了地上,蓝若菲惊诧地瞪着他,然后赶紧双手遮住胸,左边也不是右边也不是,她已经满头大汗,快要哭了出来,她不想做那种事,唯一的愿望就是他今晚能大发慈悲放过她。

“那么快就忍不住了?”季恩佑听着她难耐的声音,女人在他眼中没有一个好东西,穿着睡衣来偷看他,以为他就会放过她吗?

不可能!

手指加大了力度,一下又一下,蓝若菲只能求饶,但是对方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浑身瘫软的她只能挂在了他的身上。

“滚!”季恩佑推开了她,大声地吼了一声,扭扭捏捏的,欲擒故纵,他偏偏不让她如意,看到她捡起衣服落荒而逃的样子,与她的目的相比,还真是讽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