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雨中下跪

蓝若菲还像个死人一样蜷缩在墙角的时候,管家刘妈喊她去见谢微,前有狼后有虎,刚刚才走了一个,现在又来第二个了。

蓝若菲还是马上起来,梳洗了一下,嘴唇上和手上都是新鲜的伤口,刚一洗,牵动伤口又流出血来了,不过现在没时间顾忌这些小事了,处理了一下就赶紧去了。

只见谢微高傲地坐在客厅里,头发高高地盘起,穿着优雅的时装,镇定自若地坐着的样子给她平添了几分威严,样子像极了封建社会的老太君一样不容侵犯。

蓝若菲觉得初见她的时候是一个高贵优雅的妇人,但是几天相处下来,真觉得她跟一个后妈没有什么差别了。

蓝若菲感觉背后一直在吹着阴风,身体不由得瑟缩了一下,“妈,我来了,您找我有什么事?”蓝若菲战战兢兢地问出声来了。

谢微先是冷笑了一下,随即劈头盖脸就说:“你还好意思说,这几天你都是在医院?看你的样子早就好了,为什么还在医院里拖时间?”

“妈,我没有……”

“你别叫我妈,我打心眼里是不承认你这个儿媳妇的,你是谁?一个上流社会的交际花,要不是恩佑点头答应,你连给这个家扫地的机会都没有!”谢微越说越气愤了,说白了,她就是看她不顺眼。

蓝若菲低着头唯唯诺诺地回答:“夫人,我知道了,您教训得是。”

“我让你背的家规呢?好啊你,居然第一天嫁过来就出状况,出去外面跪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进来!”谢微突然记起了正事,那天她还故意放全部人鸽子,这口气她实在是咽不下去。

“可是夫人……”

“没什么好可是的,你以为你现在戴着季家少夫人的头衔就可以横行了?

我告诉你,你什么都不是,比妓.女还不如,真不知道蓝家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女儿!”

想她谢微从来看不起蓝家,准确地说,她是鄙视那样的家庭。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谁叫她是代替蓝若雨嫁过来的呢?

蓝若菲出去了,跪着就跪着,她才不愿意听她说这些话呢,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她是这样,季恩佑也是这样,再这样下去,她迟早有一天会疯掉的。

她被安排在大门边跪着,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也过去了,她感觉膝盖都不是自己的了,还不知道要跪到什么时候,现在已经很晚了,该不会谢微已经忘记了她的存在吧?

车灯的光芒袭来,一下子不习惯,她伸手捂着眼睛,一辆宾利车缓缓地在她的身边停了下来,蓝若菲听到了从车里传来的娇声。

不久,季恩佑就带着一个性感妖娆的美女下来了,美女应该是个明星,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她好像在报纸上看到过,她睥睨着蓝若菲,问:“季哥,怎么你家门前有个乞讨的人呢?还不赶紧让小李把她轰走!”

小李面露难色地回答:“可是她是少……”

“我们进去吧!”季恩佑打断了小李的话,走的时候,皮鞋还故意踩在了蓝若菲的手上,亲昵地拉着妖冶的美女走进了别墅的大门,美女还不望轻蔑地笑笑。

“啊!”

蓝若菲硬生生地忍着痛楚,十指连心,等到皮鞋一挪开,她立刻抱住了手,满头的冷汗,纠结的表情,无不说明着忍耐的极致。

她还能说什么呢?她连这个家最起码的佣人都比不上,何来的少奶奶呢?

小李也不忍心了,看着少爷这么欺负她,无奈他只是一个小司机而已,只能安慰她说:“少奶奶,少爷应该是误会你了,有什么话好好说!”

她有说的机会吗?

从头到尾,他就断定了她就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她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小李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进了别墅,回头看了一眼还在跪着的蓝若菲,百感交集,这明摆着就是来季家活受罪的!

雨突然而下,冰冷的雨滴一下又一下浇在了蓝若菲的头上身上,冰冷的触感一直延伸到了心里面,心在阵阵发痛。

她抬起头,看着这淅淅沥沥的雨,哭了,也不知道流到嘴里的到底是雨,还是泪。

嘴唇已经冷得发黑了,里面还是没有传来通知,难道今天晚上她就要跟雨相伴?

手上又清又肿,真不知道季恩佑怎么对一个女孩子下得了狠心,蓝若菲转过头看了看她和季恩佑的新房的位置,他跟那个女人现在应该在他们的婚床上缠绵吧?

本来以为她是个代嫁新娘,不会对他有什么感情的,但是她为什么会感到如此悲哀呢?

雨加诸在身上的冷,只是一点点,身上的痛楚也只是暂时的,真正冷的和痛的,是从心底蔓延出来的,难道她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爱上他了吗?

她想忽略这个事实,她反复告诉自己,才几天而已,肯定不会的,但是为什么心里还会那么难过呢?尤其刚刚他们亲昵地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一点准备都没有,有的只是错愕,和难以接受。

雨像掉了线的珠子,越下越大,蓝若菲的膝盖早已麻木了,她浑身都被凉意所包围,现在的她,比卖火柴的小女孩还惨。

珊妮欢快地走到了还在书房办公的季恩佑的面前,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今晚终于接到了季恩佑的电话,这可是大大的金主,又酷又帅,她今天一定要把握好机会,从背后抱着他,说:“今晚不是有事做吗?”

是啊,季恩佑今晚又被陈斌刺激到了,以前经常跟他们出没于风月场所的他,居然好几天没有响应他们的活动了,结果今晚被陈斌大大刺激了一番。

他也觉得奇怪了,就算是以前有方瑜,他也是会去的,毕竟去那种地方不可能付出真感情,方瑜又总是有事,他又不好勉强,如今,他也觉得行为有点怪异了,他果断把珊妮带了回来。

“季哥,我们来嘛!”尽管珊妮一直在他的身边搔首弄姿,却丝毫提不起他的兴致。

季恩佑脸一沉,说:“珊妮,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

珊妮随即解开了衣服上的扣子,迈着柔软的身姿慢慢地走到了季恩佑的身边,佯装难过地问:“季哥,你真的狠心吗?”

季恩佑反手加重了几分力道,把她撂在了地上……

他只是发泄着欲望,并无其他……

他没有睡着,只是在窗口边抽烟,烟雾缭绕的房间,或许才适合他此刻嗜血的心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