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下马威

婚礼比预想中的快,蓝若菲几次三番想找机会跟季恩佑说清楚的,不过只要一想到她还不只季恩佑一个人要对付,还有偌大的蓝家,她还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吗?

早就化好妆了,局促不安的她在蓝若雨的房间里等候着新郎的驾到,蓝若雨忍不住讽刺了:“蓝若菲,其实你还是有几分伎俩的,要不然,季恩佑怎么会随随便便就答应娶你的,据我所知,他已经有一个心爱的女人了!”

是啊,也许他也是没有退路了,那天在游艇上,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她求婚,他已经极力把新闻压了下来了,但是结婚还是要结的,也许碰巧自己就是那一个吧!又恰逢捉奸,他大概就是想把她拉进婚姻的坟墓吧。

蓝若菲无奈地回答:“蓝若雨,我不想跟你吵!”

“不想跟我吵最好,到时候别哭着回来求我!”蓝若雨丢下了这一句话就夺门而去了。

她百感交集,她自认为在蓝家一直都是安分守己的,也不知道蓝若雨为什么那么讨厌她,她只是一个养女而已,为什么肩膀上的责任会那么重大?

不禁眼泪婆娑了,管家王嫂心急地劝说着:“二小姐,你今天要出嫁了,要让自己开心一点,你看看自己多漂亮啊,不然不会幸福的!”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只是她还有选择幸福的权利吗?不得不说,她是羡慕方瑜的,至少季恩佑曾经那么爱她,只是她不懂得珍惜而已,她蓝若菲,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从来没有想到她还有那么漂亮的一天,肌肤胜雪,唇红齿白,白色的婚纱在她的身上极尽梦幻,宛如高贵公主一般,尤其眉眼间那化不开的哀思,成了最美的点缀。

“新郎来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蓝若菲赶紧把眼泪擦掉,呆呆地坐着,等着一切的结束。

没想到却不是季恩佑亲自来,只是他派过来的人,新郎的人没有多为难就接到了新娘,蓝若菲很委屈,才结婚第一天,他就那么不待见自己吗?新郎本应该来接新娘的,他却没有来,只是派了别人来。

也罢,她也不想想下去了,快乐也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没有理由把这件事情看的太在意,反正季恩佑是横竖不会喜欢她的。

如果说这只是前奏的话,那么接下来在教堂里发生的一切,就真的是天大的打击了。

蓝若菲见到的不是新郎本人,而是据说是季恩佑养的萨摩耶,她是跟一只狗举行的婚礼!她的脸当场煞白,头重脚轻的样子几乎随时都可能晕倒,她不敢哭出来,只是默默地走完了仪式。

蓝家的人敢怒不敢言,蓝海和张韵值得庆幸的是,嫁给季恩佑的人不是他们的宝贝女儿蓝若雨,不然他们不伤心死才怪,幸好,蓝家还有一个养女可供差遣。

婚礼就那么结束了,由于双方家族都是忙人,也没有再摆喜宴,蓝若菲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省得还要看别人的脸色。

不过她也知道,季恩佑这样做分明就是对蓝家的蔑视,新郎本人不出现,让一只狗代替,这也就算了,喜宴也不摆,她就被人送到了季家的别墅。

一场风雨也在等着她。刚回到别墅不久,季家的主母谢微就召见了她,盛气凌人地说:“我希望你知道作为一个季家的媳妇的本职,这是家规,拿出去今晚背好,我明天检查!”

蓝若菲慌慌张张地双手接着谢微扔过来的家规,那么厚厚的一本,搞笑啊?一天晚上能背完?就算她是资优生她也不敢口出狂言。才来第一天就来了这么一个下马威,往后的日子够呛了。

蓝若菲看了一遍,无非就是日常应该如何相夫教子之类的内容,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季家还那么封建,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蓝家就是这样,现在到了季家也还是摆脱不了宿命啊!

轻轻地换下了洁白的婚纱,人人都说结婚这一天是女人最美的时候,但是她感觉到的只有浓浓的悲哀,再无其他了。

疲惫地躺在床上,眼睛无神地看着这本家规,躺了一下,她还是认认真真地背了起来。

“第一条,不许夜不归宿,第二条,不许拈花惹草,第三条,不许……”

季恩佑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蓝若菲甜甜的嗓音,没想到第一天就知道讨好他的母亲了,看来她还真以为自己就是季家的少奶奶了,以为单单被这本家规就完事了吗?她未免想得太简单了!

蓝若菲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她连忙发下书,轻轻地走到了季恩佑的面前,说:“你回来了!”

知道不能改变现实,那么她会学着接受现实,无论多么困难,她总会熬过去的。

“去洗澡!”季恩佑的话不容置喙,蓝若菲乖乖地去了。

等到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一个出浴美男披着浴巾躺在了床上了,她突然不知道如何把他们之间的对话进行下去了,慌慌张张地说:“我去客房里睡吧!”

“你以为今晚是什么日子?蓝若雨,你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吧,过来!”季恩佑觉得奇怪的是,她一直说自己是蓝若菲,但是嫁给他的是蓝若雨,而且他也查过蓝若雨的资料,说她在上流社会中很放荡,几乎是见着男人就上,为什么那天晚上碰她的时候,发现她是第一次呢?

他努力不让自己会想那天早上看到的床单上的一抹血红,现在的技术那么发达,处女膜修复是随时的事,也许他太在意了。

“你说你叫蓝若菲?”

她战战兢兢地回答:“恩,是的,蓝若菲是我的小名。”几乎谁都不知道她是个冒充的新娘,步履维艰,她必须说好每一句话,不能有错,不然因小失大。

原来如此,他也没有必要疑神疑鬼的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接下来,他就好好地折磨她吧,应该会很好玩吧?他的嘴角咧开了一丝弧度。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