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台风天还没过,天气反复无常。

窗外的风雨渐大,延伸至窗前的常青枝桠拼命敲打窗棂。

苏乔安就是在这时候将手抽回来的。

她动作自然且随意,让人挑不出错来,“这句话我会记住的。”

对此,萧时安收回手,不置可否。

“听说苏家把你的学籍转到了C大,快开学了?”萧时安随意换了个话题。

苏乔安应了声,“受台风影响,推迟了几天。”

“读大几了?”萧时安看上去还挺关心。

“大二。”

“之前的学校是哪儿?”

苏乔安看他像查户口似的,将她的基本情况问了个遍,非但不恼,还挺配合。

她说了个学校名,然后笑了下:“挺普通的学校,和C大没法比。”

萧时安沉吟一声,他得到的答案和让人去查的资料,基本一致。

闻言,他笑起来:“你之前的大学也是一类院校,看来你的功课还不错。”

苏乔安但笑不语。

事实上,她只在那个大学里空挂了个学籍而已。当初义父怕苏卓毅给她办转学时看出端倪,亲自派人操办的这件事。只是不能说罢了。

萧时安没在她脸上看出什么特殊的表情,继续问她:“报的什么专业?”

“文物鉴定与修复。”

苏乔安看似随意的回答,却让萧时安的心里微微一跳。

即使程家现在改姓苏,但C城不少人都知道,当年南北世家中的程家,是以古玩文物发迹的。

萧时安玩味的看她:“女孩子倒是很少有学这个的。安安,你这是想要延续家学?”

“不是。”苏乔安坦率的摇头,认真回答,“是兴趣。”

半晌,萧时安看着她,吐出简单的三个字。

“挺好的。”

……

暴雨不休,影响了天光。

下午三点多,别墅里的水晶灯就全都打开了。

季墨寻穿了件干净的白衬衣,屈膝坐在飘窗上,一手翻着手机。

“嘶,老季,这么闲?”白朗冒雨进门,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毛巾,随意擦擦被打湿的头发,再丢回去,“平时哪次我来你不是在打电话,就是在视频会议。怎么今天这么有空,主动约我攒局?”

被调笑了几声,季墨寻都没什么反应,依然在认真翻手机。

白朗觉得奇怪,长腿一迈,好奇的探头,嘴里嘀咕着:“看什么呢这是——我艹!”

实在不怪他爆粗口,季墨寻手机上接连四五张,全是照片。

还都是萧时安和苏乔安的牵手照。看起来亲密无比。

季墨寻干脆把手机往他面前一摆,“好看么?”

“别说,这几张拍的还挺好。”白朗瞅着季墨寻的脸色,发表了下意见,“画面清晰,角度刁钻,气氛看着也不错……”

见他一张俊脸彻底沉了,话锋跟着急转:“这特么谁发你的?故意的?要不要哥们去……”

“萧时安。”

季墨寻似笑非笑。

“……啥?”白朗乍以为听错了,仔细瞅了几眼屏幕,“这不就是封匿名邮件么,你怎么知道是他?”

季墨寻笑了下,干脆锁了屏。

没回答白朗的问题,但季墨寻心下却肯定是他。

白朗挠了下头,觉得今天这事儿可能有点大。

于是带了点小心的问:“老季,要不然你给嫂子去个电话,探个口风?”

季墨寻没应他,反问道:“让你叫的人都叫了?”

“你吩咐的,那肯定都叫了啊。”白朗笑了声,“关小六那家伙说晚上带点儿压箱底的好酒过去。老季,晚上定哪儿?”

丢下手机,季墨寻挽起袖口去桌上摸了支烟随意夹着,举手投足间尽是潇洒。

“暗夜。”

这两个字才出,白朗一副见鬼的表情瞪他。

“老季,你气糊涂了?咱们跑他们南派的场子里去消费,给他们提升业绩啊?”

“不是。”

烟雾弥漫的瞬间,季墨寻干脆的否认。

白朗不知道脑补了什么,有点儿抓狂:“那你攒局定到暗夜是干嘛啊?”

“砸场子。”

干脆利落的三个字,出口时犹如利剑出鞘,铮铮作响。

以至于震的白朗有些发蒙。

“去不去?”季墨寻冷冰冰的问。

白朗咬牙:“去!”

看他这幅狠下决心的表情,季墨寻叼着烟嗤笑,“你不是向来讨厌萧时安么,怎么今天这么犹豫。”

“还不是因为我姐以前说过……”白朗没说完,胡乱揉了把头发,骂了一声:“操!不管了,砸就砸吧,反正白凌也不在了……”

瞥到季墨寻冷到黑沉沉的眸子,白朗自觉的闭嘴,收了音。

半晌,季墨寻摁灭还剩一半儿的烟,低沉的嗓音暗暗沙哑,声线比平常更好听些,却带着威压。

“过去的事别再提,特别是在她面前。”

这个她是指谁,不言而喻。

白朗听得出他已然不悦,自然不会去触霉头,立马答应下来。

转念又道:“老季,姓萧的传你照片,是不是表示他跟嫂子正在一起呢?”

季墨寻凉凉的瞥他,也不自欺欺人。

“嗯。想说什么?”

“你说会不会凑巧晚上姓萧的也带嫂子去暗夜啊?”白朗眼睛发亮,暗戳戳的搓手,“到时候咱们就可以去把嫂子抢回来了,这就叫冲冠一怒为红颜!”

他讲的开心,季墨寻却眼神淡然。

“她不会去的。”

白朗好奇:“为什么啊?”

“C大要开学了。开学当天就有场专业课考试,闭卷。”季墨寻淡淡的开口。

“他们学校的事儿,你怎么知道的?”白朗好奇。

季墨寻挑眉道:“因为是我向他们校长提议的。条件是我去做他们学院的客座教授。”

C大邀请季墨寻作为客座教授去授课的事,白朗是知道的。

他诧异道:“你真答应了?这什么时候的事儿?”

“嗯。”季墨寻应着,不知想到什么,突然舔了下唇角,笑着回答:“昨晚。”

白朗无比震惊。

他一时间竟不知是该唾骂季墨寻卑鄙,还是该唾弃他那个笑容太过邪恶了。

话还没出口,就见季墨寻迈开长腿走了。

“老季,去哪儿啊?”

季墨寻头也不回,背对着他挥挥手:“备课,写教案。”

“……”

这天,白朗学会了两个词。

一个是红颜祸水。

还有一个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他咂咂舌。嗯,是真正意义上的为红颜。

苏乔安接到开学第一天就要考试的通知时,耳边恰好传来萧时安的邀请。

“待会跟我去会所么?”他提议着问,“我身边朋友都知道,我的未婚妻到了C城。带你去见见他们。”

眼前是班级群里哀鸿遍野的悲嚎,面对的是能探听到更多消息的诱惑。

最终,苏乔安还是干脆的选择了拒绝。

“不去了。刚收到通知,台风天过就开学。第一天要入校考试。”

苏乔安对萧时安晃了晃手机,表情有些无奈。

“你的功课不是还不错?”萧时安揶揄她:“怎么还需要临时抱佛脚?”

对于他的调笑,苏乔安不在意。反而用他不久前才说的话回应。

“我刚到C城,难免容易水土不服。所以,还是多多温习,有备无患的好。”

话说到此,萧时安也没强迫她。

“好吧。”他笑道:“我送你回家。”

苏乔安也不拒绝,只多说了声谢。

毕竟这边近郊偏远,原本车就少。更何况现在外面的天气恶劣,能搭的车就更少了。

没有人喜欢跟自己过不去,苏乔安亦然。

只是,在撑伞走到那辆大红色的保时捷面前时,苏乔安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外露的惊讶。

“这是你的车?”她抬头去看萧时安。

“很意外?”

开锁后车门开启,萧时安率先坐进了车里。

苏乔安收了伞,仔细着没有把雨水滴到别处。等车门关上之后,她才一本正经道:“我还是觉得这车不是你的。”

然后,萧时安就笑了。

他发动起车子,随手打开空调,等待微凉的风将车厢里的潮湿空气吹拂抽离之后,才回答。

“确实不是。”说罢,不等苏乔安开口问,他就把手肘撑在窗口,手指抵在太阳穴上。

“我的车是银白色的,这车颜色太艳了。”

“……”

苏乔安还是头一次觉得喉咙哽住,说不出话来。

这车何止是颜色太艳,不客气点儿说简直就是骚气。

可这不是重点。

让苏乔安惊讶的是,萧时安的意思,他的车只是颜色不同而已,车型似乎还是一样的。

这让她意识到,眼前这位萧大少的座驾,竟然是辆无比拉风的保时捷最新款的跑车?!

“你看起来还是很惊讶。”萧时安调好后视镜,终于缓缓的踩下了油门。

大红色的保时捷缓缓驶离车位,驶入了雨幕里。

雨刷器将冲刷在挡风玻璃上的雨水尽数扫净时,苏乔安才稍带愕然的抒发己见。

“我本以为,你的车应该是宾利或者卡宴之类的。”

不管是哪类,总该是像他的性格似的,温润大气。而不是跳脱出框架,一路朝着外放张扬奔去的狂野路线。

苏乔安的话彻底把萧时安逗笑了。

“许多人都这么想。安安,你却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把实话说出来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