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能和我去约会吗?

捏着茶杯的手指不由的发紧。

直到被连续叫了两声,萧夫人才回过神来。

“夫人,夫人?”佣人担忧的唤着。

萧夫人神色疲惫的应道,将杯子稳稳的放下。

“没什么。那丫头虽说可恶,但说的倒也没错。那就暂时等等,先看看她还有什么手段。”

她摸着腕上的手钏,淡淡的出声。片刻后,似想起了什么,招过佣人,在她耳畔低声吩咐。

“你去帮我查个人。”

然后,萧夫人与她耳语一阵:“明白了么?”

佣人露出吃惊的表情。

“您的意思是说……”她刻意压低了些声音,“她没死?!”

萧夫人的眸中闪过一抹冷意。

“死没死我不清楚,所以才让你去查。那丫头只提了一句,没有细说。不知道从她妈那里探听了多少。不过,看她没有用这件事当做威胁,多半是还不知道根底。你去查清楚。”

佣人立刻点头:“放心吧,夫人,交给我就好。”

“注意点,不要让时安察觉。”萧夫人不放心的叮嘱。

“好的,夫人。”

深吸口气,萧夫人才清了清喉咙,缓声道:“去给时安打个电话,就说是我吩咐的,让他安排个时间跟苏家那丫头见个面。怎么说都是有婚约的,总不能还没相处,就这样把婚约毫无理由的取消了。”

……

将玻璃杯中剩余的水倒掉,苏乔安把杯子洗净后,认真的用纸巾擦去水渍。

她才将杯子放回原位,就接到了萧时安的电话。

苏乔安一点儿也不意外。

“萧少。”她接听之后,语气一如既往的和缓温婉,听不出半分之前的张扬。

萧时安那边很安静,只偶尔有浅浅的水流声。

“苏小姐,你很厉害。”他开口时,就是没头没脑的夸赞,停顿后才继续,“你竟然真的让我母亲改了主意,手段不错。”

似曾相识的对话,浅笑的口吻,让苏乔安的脑海中,瞬间划过他那双含笑的狭长眼眸。

“一切都如您所想。”苏乔安低眉浅笑着,用曾应过的话对答,“萧少,您也很厉害。”

她听到萧时安似乎笑了,轻声道:“只是不知道萧少能不能像我们约定好的那样,暂时不再要求退婚了?”

萧时安望了眼窗上沾染的雨水,心情突然略微轻快起来。

他说:“我什么时候说要退婚了?”

闻言,苏乔安微怔,然后笑了。

“萧少确实没说过,是我误会了。”

苏乔安笑时总是会捎带些许气音,平常听不出来,在电话中却显得格外真切。

就像带了把小勾子似的,软软的搔着耳膜。

萧时安心中微动,想了片刻,却发现,他已经记不清苏乔安的眉眼了。

舞会时,他不过将她视作个小玩意儿。还没有兴趣,只是随手逗弄,随意瞧瞧。自然不会认真去记住她的长相。

但是现在,萧时安当真勾了几分好奇出来。

“不知道苏小姐现在有没有时间。”萧时安和人说话时,总带着浅浅的温柔,这是他长久以来的习惯,“我刚接到母亲的吩咐,她希望我能和苏小姐多接触了解一些。所以,不知道苏小姐能不能赏个面子,跟我去……约会呢?”

约会这两个字出口时,近乎呢喃。

苏乔安虽然惊诧于,萧时安融入角色的动作之迅速,却也没想拒绝。

她看了眼时间,问:“现在?”

身后的房门被轻轻推开,萧时安没回头,应着苏乔安的话。

“现在出来,还能一起吃午餐。”

苏乔安摸了摸微瘪的胃,她确实有些饿了。

昨天吐了两次,晚上在季墨寻的半山别墅里,白朗虽然叫了一桌菜,可到底因为地下室里的景象和味道倒了胃口。最终也只是吃了两碗季墨寻点的海鲜粥作罢。

早晨又因为萧夫人的到来而错过了早餐,昨晚的粥至此早已经消化完了。

如果不是之前事情未完,苏乔安早就觉到饿了。

“好。”

她痛快的应下来,倒还让萧时安略感意外。

林洛阳探头的时候,就发现萧时安勾唇笑着,不禁瞪了眼睛,有些惊奇。

不经意间瞥到林洛阳,萧时安狭长的眸子睨了过去。

林洛阳马上紧闭情不自禁张大的嘴巴,并且做了个拉链的动作。

视线转回,萧时安问她:“是需要我派人去接你,还是苏小姐自己过来?”

苏乔安想了想被苏尤娜看见萧时安的人来接她的后果,果断选择了后者。

她是不介意多刺激刺激苏尤娜,但也得分时间。

毕竟,她现在很饿。其次,她不想在很饿的时候惹麻烦。

似乎猜到了她的顾虑,萧时安轻笑了声。但也没多言语,而是主动问了苏乔安的微信,加上后拍了个定位过去。

“哥?”林洛阳见他挂了电话,小心翼翼的上前问道:“这是在跟谁打电话呢?这么开心。”

“你自己在这儿玩,我出去吃饭。”萧时安没应他,伸出手去,“车钥匙给我。”

林洛阳诧异:“别啊,哥,那一大帮子人呢,就等你了。菜都给上桌了。不是,这谁啊?这么大面子,饭点儿的功夫,还得把你叫出去吃。”

他略带不满的喋喋不休,瞥到萧时安看过来的眼神,自动消了音。

乖乖地把钥匙交出去的同时,讨好的笑着八卦:“哥,你跟我说呗,到底谁啊,这么大面儿。”

“苏乔安。”萧时安轻描淡写的告诉了他个名字。

“谁?”林洛阳茫然两秒,他还想问这人是谁。

脑中灵光突然一闪,惊道:“我操!嫂子?!哥,你、你去跟嫂子吃饭啊?”

萧时安穿上外套:“嗯。”

林洛阳听完就激动了,“别啊,哥,不然你把嫂子带会所来呗?大家都认识认识,我们也好给嫂子准备个见面礼什么的。”

“我们约会,你们瞎掺和什么?”萧时安捏着车钥匙抛起,然后再接住,笑道:“呆着。”

林洛阳想想也是。

还不死心的提议:“哥,你们约会完,有时间的话就把嫂子带来呗?给大伙都见见。咱们南派怎么也算是有大嫂了呢!”

萧时安似笑非笑的看他,然后神色淡然的挥手。

“再说吧。”

很快,他离开会所上了车。

握住方向盘的时候,萧时安一直翘起的唇角才彻底落下。

大嫂么?

萧时安发动起车子,淡淡的想着:可惜,在他心里,能担得起这两个字的,也就只有那一个人而已。

他稳稳的踩下油门。性能绝佳的跑车在瞬间就窜了出去,消失在雨幕里。

正午时分,苏家大宅。

苏乔安出门时,正巧碰上刚刚回家的苏卓毅。

“爸爸。”

“要出去?”苏卓毅看了眼时间,皱眉道,“这个时间,跑到哪儿去?”

说话间,声音里已经夹杂了几丝不悦。

陆斐斐听见动静,从餐厅里迎了出来,接过苏卓毅的外套,笑吟吟道:“这个年纪的孩子在家里呆不住的。”然后转向苏乔安,“乔安,你爸爸说的也对,就算要出去总得吃了饭再走吧。”

她这样说,苏卓毅的脸色已经算不上好看了。

苏乔安在他开口斥责之前,就先出声,“爸爸,是萧少约我一起吃午餐。”

瞬间,陆斐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而苏卓毅的表情也略有些微妙。

陆斐斐定了定神,问她:“乔安,是哪个萧少啊?”

苏乔安险些没憋住笑。瞧陆斐斐的样子也知道,这次准是刺激大了。

她露出个稍带茫然的表情,小声询问,“还有……第二个萧少吗?”

声音里是恰到好处的疑惑。

“今天萧家没有来人吗?”苏卓毅没回答苏乔安的问题,沉默后反问道。

这声是冲着陆斐斐的。她也自知刚刚不该说那句,正想掩盖过去,听见苏卓毅发问,连声回道。

“来过了,萧夫人亲自来的。”

苏卓毅闻言皱眉,视线落在苏乔安身上:“那萧时安还找你?”

“嗯……”苏乔安垂下眼睫,像被他的严厉骇住似的,“萧姨说,婚约先不取消,让我和萧少相处看看。”

不等苏卓毅发问,她就屈起手指按了两下手机成功解锁后,打开和萧时安的聊天窗口,递到他面前。

“这是萧少给我发的消息和……和定位。”

苏乔安声线软糯,迅速抬头看了苏卓毅一眼:“可我不知道您中午会回来,所以才答应了。”

然后,她抿了下唇,尽量压下语气中的紧张和关切,却又‘不经意’地泄露出一些,轻声道。

“我这就给萧少打电话,等陪您吃完午餐,我再过去。”

话说的有些急切,连声调都跟着上扬了几度。末了,还紧张的用手指搓搓衣角。

所有的态度都在表明,仿佛陪苏卓毅吃饭,是一件比任何安排都重要的事。

感受到这一点,苏卓毅的心倏地软了。

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笑容当即就扬起来了,“跟人约好的事情,怎么好随便更改呢?”

苏乔安辩白:“可是我想陪着爸爸一起吃午餐……”

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苏乔安立刻收声,主动道歉。

“对不起,爸爸。我不该跟您顶嘴。”

乖巧的招人心疼。

可垂眸颔首的瞬间,苏乔安眸中一闪而逝的眼神,似嘲似讽,尤为冰冷。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