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宝贝儿,害怕你就抱紧我

台风天中的天气总是不稳。

雨停了不过两三个小时,一阵风吹过,不知从哪儿吹来片乌云,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苏乔安话音才落,霎时外面惊雷滚过,轰隆隆的划过天际。

季墨寻没太多表情,眸中飞速闪过抹欣赏的神色。

反倒是白朗着实震惊了一下:“你是怎么猜到的?”

“很难猜吗?”苏乔安平淡的反问。

她原本就不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反倒是更注重实际。

苏乔安不管白朗多惊讶,也顾不上自己在外人面前维持的胆怯害羞的乡下丫头人设,目光定定的落在季墨寻身上。

“我猜错了么?”

季墨寻说,“没有。”

“人在哪儿?”苏乔安几乎不可抑制的有些发抖,连带着唇色都有些苍白。

与其说是害怕,倒不如说是愤怒更多。

“真的要去看?”季墨寻握着她的手不放。

苏乔安沉默片刻:“不是说送给我的礼物?”

他们你来我往,谁也没有回答谁的问题,可是在彼此的疑问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白朗饶有兴趣的看了他们几眼,然后迅速后退两步,拉开和这两人之间的距离。

“好。”季墨寻拉着苏乔安走了两步,“带你去。”

然后,季墨寻转过头,挑眉看白朗:“站那么远干什么?带路。”

白朗随意的抬起手比划一下,“离你们远点儿,免得被丘比特的圣光笼罩,塞我一嘴狗粮。”

“……”

不同于季墨寻的嗤笑,苏乔安的额角跳了跳。

说笑归说笑。待走到地下室的时候,白朗身上吊儿郎当的气质突然就变了。

就连季墨寻的目光都变了。

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猎豹似的,眸中透射出犀利的目光。

“宝贝儿,小心点儿。”季墨寻在地下室的门开时,将苏乔安猛的拉到自己身边,在她耳畔低声道:“别被吓哭。”

然后,不等苏乔安反应,就听季墨寻继而再说了句。

“害怕的话,你就抱紧我。”

随后,门开了。

昨晚将她绑走,出现在破旧仓库的五个人,包括为首的那位,全都倒吊在宽敞潮湿的地下室里。

周围站了一圈保镖似的守卫,尽职尽责的看护着不断呻吟痛呼的五人,脸上半分表情也没有。

苏乔安差不多明白门口为什么停着那么多辆商务车了。

“怕不怕?”季墨寻勾紧了苏乔安的腰,低声问她。

怕倒是谈不上,有点儿恶心是真的。

苏乔安没有回答他,先厌恶的皱紧了眉。

没有透风的地下室里,满是汗味和血腥味,还外加些许腥臭味。想也知道,肯定是其中有人撑不住,真真的吓尿了。极其复杂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着实令人作呕。

“人又没死。有什么好怕的?”苏乔安辨不清什么情绪的开口。

季墨寻观察着苏乔安脸上的表情,眼睛微眯。

也不知是她真的不怕,还是伪装的太好。她脸上除了恶心和厌恶,剩下的皆是冷漠和平静。

这一刹,他仿佛触摸到了苏乔安的本质。那是……冰冷且又厚重的凉薄。

“呵。”季墨寻凑到苏乔安的耳畔,趴在她的肩头,轻声询问:“宝贝儿,要不要去补刀出出气?”

这五人的模样说惨不忍睹也不为过。

苏乔安想不出有什么好补刀的。她也不想因为这些人脏了手。

于是,她随即露出一副惊诧的表情看季墨寻,温驯而平和的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

“我是守法公民,做不出他们那种丧心病狂的犯罪行为。”

白朗:“……”

刚刚说人又没死的是谁?

反倒是季墨寻低低的笑了声,饶有兴趣的问:“这几个人就是我想送你的礼物。现在随你处置?”

“我要这些垃圾做什么?”苏乔安嘲道。

她看得出,这几人虽然被整的很惨,进气多出气少,但实际上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不过显然是已经吃尽了苦头。

苏乔安瞥了眼季墨寻,第一次觉得他不但是个白切黑,而且还挺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

不在意苏乔安的冷淡,季墨寻反倒是对她充满了兴趣。

“人是交给你了,你打算怎么处理?”季墨寻略带强硬和固执的再问一遍。

苏乔安沉默片刻,“我不是说了?”

她无辜的眨眨眼睛:“我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这种违法乱纪的罪犯,当然是要交给司法机关处置了。”

这话直接让在旁边偷听的白朗愣住了,半晌,伸出个大拇指表示赞赏。

且引起了季墨寻愉悦的笑声。

“有道理。”季墨寻的表情十分的耐人寻味,他什么都没多说,只给白朗使了个眼色,“阿白,交给你了。”

然后,季墨寻看着苏乔安今天特显无辜稚嫩的侧脸,只觉得舌尖儿有些发痒,忍不住舔了舔犬牙。

地下室里的空气实在不太好闻,苏乔安只呆了几分钟就受不了。最终还是回了别墅里。

她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忍不住手指抓紧了季墨寻给她披上的外套,指节泛白。

“还说自己不怕?”季墨寻亲自倒了杯茶,放在她面前。

苏乔安没搭理他显而易见调笑的语气,径自端起茶杯。

还没入口,就嗅到袖口残留的气息。苏乔安的脸色猛变,放下茶杯捂住嘴巴猛的起身。

季墨寻始终观察着她的神情变化,这会儿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要遭。

还好别墅中不缺洗手间。

苏乔安在盥洗室里,抱着洗手台不停的作呕。

但因为之前已经吐过一次,所以这次不过是干呕罢了。

等她出来的时候,季墨寻递了张纸巾给她。

“逞强好玩么?”季墨寻的面色稍冷,用目光描绘她发白的脸色。

苏乔安不明白他在生什么气,径自开口询问,“幕后指使是谁?”

季墨寻的视线在她脸上游走一遭,半个字也没透露,转身就走。

“……”

莫名其妙的。

苏乔安疑惑不解的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半晌,才迈开脚步跟了上去。

“想吃点什么?”

走到客厅里,季墨寻微侧着头问跟上来的苏乔安。

苏乔安有点儿跟不上他的节奏:“嗯?”

“很好。吃粥。”

季墨寻自问自答,直接帮苏乔安确定了选择。

“随便。”

明白了他的意思,苏乔安也不推辞。反正她现在胃袋空空如也,急需食物灌溉。

“你肯定知道的吧?”苏乔安停了片刻,不放弃的继续追问,“幕后指使的人,究竟是谁?”

可谁知,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季墨寻竟垂下眼睛,瞳仁里泛着广袤而深邃的光。

“宝贝儿,你是个守法公民。就算知道幕后指使是谁,你又能怎么样呢?嗯?”

一瞬间,苏乔安还以为季墨寻是在关心她。

但,很快这种想法就被她甩出了大脑。

“这是我的问题。”苏乔安认真道。

季墨寻也坦然:“现在也是我的问题。被设计的虽然是你,但被牵连的是我。宝贝儿,你不能否认掉我的损失。”

如果不是知道对方手里肯定捏着幕后指使的名字,苏乔安现在能调头就走。

“你不觉得,交给我来处理的话,会省事很多吗?”季墨寻问她,“就像今天这几个。”

苏乔安连停顿也没有,直接否认:“不觉得。你有你的手段,我有我的方法,互不冲突。”

然后,苏乔安同他一样加了句。

“就像今天这几个。”

这就是指他把人揍个半死,最后她再把人送进警局了。

季墨寻觉得有趣:“不怕麻烦?”

“不麻烦。”苏乔安也不瞒他,“这是原则。”

“什么原则?”

季墨寻很感兴趣,但苏乔安却不言语了。

瞬间,季墨寻顿悟:“睚眦必报是原则?”

苏乔安没说话,但眼神坦然。俨然就是承认了。

季墨寻得到想要的答案,也不继续隐瞒,“记得昨天在舞会上,踩了你的那个人吗?”

“方思如。”苏乔安沉吟片刻,很快就说出了这个名字。

她的记忆里向来不错,对于需要重点记忆的人,更是过目不忘,入耳犹新。

“是她。”季墨寻赞许的点头,提醒道:“听说她和你那位二妹,关系不错。”

“……是么。”

苏乔安垂了下睫毛,平静的应声。

……

牌局还在继续,苏尤娜坐在萧时安身边,亲昵的勾着他的胳膊。

“时安哥,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陪你摸牌啊?”苏尤娜不高兴的嘟起嘴。

萧时安语气温柔,“你的运气好。有你在旁边,我才多赢了几把。”

一句话的功夫,苏尤娜就被哄的开心了。

林洛阳满脸复杂的踱了几步,最终下定决心走过来,小声在萧时安耳畔耳语几句。

“等会儿。”萧时安站起身来,把牌塞在苏尤娜的手里。

温柔道:“替我打几局。输了算我的。”

说完,不给苏尤娜问他去哪儿的机会,带着林洛阳找了个僻静的角落。

“说吧。”

他神色淡定,但林洛阳急吼吼的出声。

“大事不好了,哥!嫂子、嫂子又被那个姓季的给拐走了!”

刹时,萧时安的脸上温和的笑意烟消云散。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