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打错电话了

许是受台风季的影响,直到第二天太阳也没升起来,暴雨依旧在下。

天边乌云浓重,黑夜与白昼的分界不甚清晰。

苏乔安醒来时头脑有些发涨。

她有些眼花缭乱的。伸手一摸,果然,发烧了。

挣扎着摇摇晃晃的起身,苏乔安摸到床头的水杯,给自己灌了一大杯水。冰凉的纯净水滚过喉间,浇灭了她喉头的灼热,也顺带着给滚烫的五脏降了温。

至此,苏乔安才略显清醒。

手机疯狂的响着,合着外面的狂风暴雨,倒显的相得益彰。

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号码,但苏乔安却预感隐约分辨出是谁打来的。

“喂。”她的声音稍带沙哑。

然后,就听见对面并没有特意压低的浅笑,是季墨寻:“刚睡醒?今天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苏乔安沉默几秒,哑着嗓子道,“对不起,你打错了。”

接着不由分说的,直接切断了通话。

大概是从没被人这样对待过,季墨寻当即笑出声来。

坐在对面的好友被他笑的毛骨悚然,愣了一下,受不了道:“你笑的可真邪恶。”

即使被这样评价,季墨寻也只是最大限度的挑眉,不置可否。

“难得见你兴致这么好。”

好友轻车熟路的摸了瓶好酒,启开,“遇见什么有意思的事了?”

“有只很有意思的小猫,本想收回家养着。”

季墨寻慢条斯理的从好友手中接过倒了酒的杯子,在他略带惊诧的目光中平静道。

“可惜小家伙脾气不太好,不给养。不过,我倒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说着,倒是笑容更深了几分。

好友:“……”

看着更邪恶了。

与此同时,正了无生趣凝视自己手中纸牌的萧时安,在身边人结束与他的耳语后,挑高了眉梢。

“季墨寻请她吃饭?你看见了?”

林洛阳急急的摇头:“哪儿能啊。我要是看见,不得直接把人给你带回来啊!”

接着,林洛阳瞥见萧时安发沉的目光,心里有些犯怵,小心翼翼的凑过去问。

“哥,嫂子她什么意思啊?她不知道咱们和姓季的不对付吗?和他吃什么饭啊!”

萧时安的情绪也只是沉了一瞬,转而就扬起个温和无害的笑脸。

“她不过刚到C城,能知道什么?”

他把纸牌捏在一起,随便指了个人,让他来代打,自己则带着林洛阳去了旁边的沙发里坐着。

林洛阳还在愤愤不平:“那也不能跟姓季的吃饭啊!听说,姓季的对嫂子不是一般的感兴趣!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哥……”

说到这儿,林洛阳就不敢再往下说了。

他怯生生的叫了萧时安一声,见他笑的越发温和,心里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那什么,哥,说不定只是谣传,毕竟、毕竟没图没真相的……”

到此,连他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萧时安的情绪倒还平和。

他甚至情绪很是稳定的低声呢喃着:“很感兴趣么?”

然后,萧时安笑起来。这和他平时温雅的笑容相似,但又不尽相同。

还不等林洛阳琢磨过味儿来,就听见萧时安意味深长的开口。

“她初到C城,不知道我和季墨寻的矛盾,无可厚非。但季墨寻总不会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吧?”

只这一句,林洛阳头发丝儿都要炸起来了。

“哥,你的意思是,姓季的这是故意勾搭嫂子,在挑衅咱们呢?!”

萧时安笑而不语,眼睛眯起的时候,忍不住轻道。

“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还真是意外之喜啊。”

此刻不在一处的两人,对苏乔安的评价竟然格外一致的是有趣。

然而,苏乔安本人对这件事却一无所知。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苏乔安病的急,好的也快。

睡了小半天的工夫,随着外面的暴雨停了,身上的热度也消退了。

拖着还有些沉重的步子下楼的时候,所有人都没察觉出异样。

除了她以外的一家人正十分融洽的围在餐桌前吃午餐。一派其乐融融的样子。

最先看见苏乔安的是陆斐斐,马上笑着迎了上去:“乔安,快点过来吃午饭。早晨瞧你睡的那么香,就没让人吵醒你。难得看你懒床,索性就养足精神。现在感觉怎么样?”

苏乔安听出她的弦外之音。

明明是指责自己懒床,却偏要装着万分关心的模样。

“已经好多了。”苏乔安低声咳了咳,对上苏卓毅的眼睛,主动道:“抱歉,爸爸,我早上有些发热,没能起床。”

或许是心情不错,苏卓毅显得格外宽容。

“怎么没叫医生?呆会儿让医生来看看。”

不经意的瞥了眼陆斐斐僵在脸上的笑,苏乔安垂眸。

“没关系的,热度已经消了。谢谢爸爸。”

苏卓毅张口还想说什么,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乍起。然后,就见苏尤娜满脸兴奋的起身。

“我不吃了!我出门了!”苏尤娜轻快的从餐桌前跳开,走前还不忘得意的狠狠去瞪苏乔安一眼。

苏卓毅的脸色当即就拉下来:“台风天还没过,外面雨刚停,你到哪儿去?!”

“时安哥给我发信息,让我去找他!”苏尤娜特意咬重了‘时安哥’这三个字,分明就是说给苏乔安听的。

得意的目光瞥过去的时候,苏乔安正安稳的坐在那里吃粥,神色半分没变。

苏尤娜更加认定她是在装模作样,飞快的补了下口红,继续道:“晚上我不回来了,时安哥说带我去吃晚餐。我走了!”

大门紧闭,直接把苏卓毅的呵斥声关在了身后。

“岂有此理!”苏卓毅的脸彻底黑下来,“简直不成体统!”

陆斐斐马上端了杯茶递过去,安抚道:“别生气,娜娜从小就这个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

然后,陆斐斐随之朝着苏乔安笑笑。

“乔安啊,你也别放在心上。尤娜和时安从小就在一处上学,感情自然是要比旁人好些,也更亲密些,你别在意。”

这是故意说给她听呢。

苏乔安咽下口中的鸡茸粥,淡淡的点头,脸上的笑容温和。

“没关系,我知道的。萧少昨天说过,他自小把尤娜当作自家小妹来照顾。您不必解释,我懂得。”

眼神真挚又澄澈,挑不出半分故意的成分来。

这一来一回,陆斐斐没能给苏乔安找来不痛快,反倒是自己被堵了喉咙,不上不下的憋着窝火。

“好了。”苏卓毅擦了擦嘴角,“尤娜和时安的事先不提。乔安,既然你今天没事,就去把季先生的外套还了吧。”

陆斐斐听见这话,当即眼睛一亮,气顺了。

她抬手把茶给苏卓毅续满,贤良淑德的笑道:“乔安才发烧呢,你也不让人多歇歇。这外套什么时候不能还?季先生难道还缺这一件外套吗?”

她向来话中有话,绵里藏针。

苏乔安听得出她借着苏卓毅不关心自己这件事,故意戳自己心窝子。不由的心下冷笑。

可面上却分毫不显,低头浅浅的开口:“爸爸,我没有……季先生的电话号码。”

她的手指放在桌上,轻轻的搅弄着,显得有些紧张。

这动作是故意做给苏卓毅看的。

苏卓毅想了片刻,声音里不知包含了什么情绪。

“季先生的号码我有。你把外套还了,也要谢谢季先生昨晚送你回来的人情。我们苏家人向来知恩图报,从不亏欠人情。作为苏家的女儿,你更要知道这点,明白吗?”

知恩图报?从不亏欠人情?

这两句怎么听来怎么讽刺!他竟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来?!

苏乔安不由的收紧了手指,冷意从心底里开始蔓延,几乎控制不住要释放出来。

可最终还是温驯的点头。

“我知道了,爸爸。”

然后,苏卓毅就露出个满意的表情,慈父般的问询:“再多吃点儿,你身体才好,补一补。”

苏乔安诚惶诚恐的接过苏卓毅夹给她的大虾,低声道谢。

一顿午餐,总算安稳度过。

饭后,佣人凑近了陆斐斐,对她低声耳语几句。

陆斐斐挑高了眉,淡声道:“知道了。你继续盯着。”

“是,夫人。”佣人不解的询问,“可是,刚刚先生让她给季家送东西,您怎么不拦着?如果让尤可小姐去不是更好?”

“你懂什么。”陆斐斐轻轻擦了下艳红的指尖,瞥了佣人一眼,眼神轻蔑。

她心情不错的给自己斟了杯茶,茶香满室。

“卓毅现在既想拉着萧家,又想拢着季家。这萧家嘛,有尤娜和萧时安的关系放在那儿,总不会差到哪儿。至于这季家。”陆斐斐笑了声,“季家因着之前相亲宴到事,尤娜算是把人得罪了。好容易有个野丫头在这儿填补空缺,帮我们把季家的关系修复,我又何必拦着?”

说着,她用手指轻轻摩挲了下茶杯的边缘。

“更何况,尤可是什么身份,就算要在季家那里露面,也该是众星捧月的出现。而不是去做这种低三下四的活儿。”

佣人立刻明了,不由的佩服:“还是夫人想的透彻。”

陆斐斐讽刺的笑了声,目光中却仍是稍带迟疑。

“这丫头会卖乖的很,在卓毅面前一口一个爸爸,哄的他开心着呢。所以,才更要煞煞她的气焰。这野丫头看着乖顺,但我总感觉她来者不善。就连闻非之前也提醒我,要多留意她。”

佣人笑着应和:“我看您和大少爷是多心了,先生今天不就没表现的多亲热?连她发烧都没有过问。”

“哼。”陆斐斐冷哼嘲道,“那是因为我抬举她。我越是抬着她,卓毅就越不会在意她,反而偏着我。总之,你替我看好她,我就不信这个乡下丫头还能翻出多大的水花!”

“是,夫人。”

然后,陆斐斐的眼神闪烁,喃喃着。

“她妈都没斗过我,凭她个毛丫头,还想翻出我的手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