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今晚的月色真美

灼热的气息吹拂在耳畔,带着如妖精似的勾魂低喃。

季墨寻停下步伐,凝视怀中蹭着自己的苏乔安,眸色深沉如墨。

他哑着嗓音把苏乔安抵在车上:“苏乔安,不送你去医院,就只有一种办法可以解热,你确定要吗?”

苏乔安听不清他说什么,只模模糊糊判断出‘不去医院’这四个字。

于是,她趴在他耳边低喃着啜泣恳求。

“不去医院……我不去……”

季墨寻脸颊微微凹陷,他用力咬住后槽牙,半晌被蹭的火起,才竭力挤出完整的一句话。

“那好,你别后悔!”

迈巴赫的车门重重的关上,车子发动起来,载着一厢灼热甜腻驶离这片冰冷破败的仓库。

座位被放倒的时候,车门正大开着。

凉风灌进来,吹拂在苏乔安炽热的皮肤上,卷走些许灼烫的温度,也让她发出些许舒服的谓叹。

即便如此,仍是不够的。

在季墨寻卷了身凉意覆上来时,苏乔安仍然忍不住抬起手臂缠了上去。

像极了撒娇又粘人的小猫。

呜咽着睁开水眸可怜兮兮的看着主人,只为讨条小鱼干。

季墨寻一路上被她磨的没办法,最终只能把车一头扎进无边的野地里。

黑色的迈巴赫融入及腰高的野草中,成为两人甜蜜拥抱的最后遮挡。

季墨寻用手指勾勒过苏乔安的脸颊,最终拇指堪堪停在她微翘的唇上。

轻轻揉捻了下她的唇珠,移开指尖的时候,他俯下.身去,贴上了她滚烫的唇。

像沙漠中久行的旅人,找到水源似的。

苏乔安急切的汲取着季墨寻唇上微凉的温度。

季墨寻发出浅浅的低笑:“乖,别急。都是你的,没有人跟你抢。”

舒缓而暧昧的音乐在车内缓缓回荡,伴着苏乔安微哑的哽咽和促音。

旷野之中,细碎的蒸汽在这个可移动的小房间内迅速凝聚,随着车身激烈的频率震颤着,摇摇欲坠。

在聚满水汽的车窗上,只留下一道朦胧相合的手掌拖滑的印迹。

灼热的温度逐渐退去,在彻底堕入黑甜的梦中之前,苏乔安最后看见的是黑幕般的苍穹中,如细沙散落的满天星子。

以及伏在她肩头上那人的深邃眼眸。

……

苏乔安醒来的时候,她依然躺在车子的座位上,肩上正搭着件外套。

车窗外,季墨寻正靠在车上,点了支烟。烟上的火光明明灭灭。

狭小的空间里,暧昧的气味已经尽数散去。可身上酸软的感觉却骗不了人。她甚至在抬手的时候,指尖都有些发抖。

察觉到车里的动静,季墨寻熄了烟蒂,拉开车门。

随着夜风一起吹拂进车里淡淡的烟草气息,让苏乔安的舌根有些微微发苦。

“醒了?”季墨寻见她脸色发白的去翻找手机,一言不发的模样惹人心疼:“我已经联系过你父亲了。”

苏乔安的声音在瞬间有些尖锐,她几乎不能好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你跟他说了什么?!”

季墨寻难得见她失控的模样,心头不由恶趣味渐起。两指捏住苏乔安的下巴,勾起她的脸颊让她看着自己,玩味的开口:“我告诉他,你今晚跟我在一起,不回去了。”

刹那,苏乔安面容更白,她愤而惊起,可腰间一酸,又重重的跌坐回去。

只能怒视着季墨寻,咬牙咒骂:“你混蛋!”

“宝贝儿,刚刚是你勾着我一直喊还要的。怎么用过之后就翻脸不认人呢?”季墨寻看着她惊怒不定的小模样,心像猫爪挠似的,故意羞臊她:“是我混蛋,还是你……”

余下的话,季墨寻卡在了喉间,没能继续说下去。

因为他看见苏乔安漆黑明亮的双眸里,大颗大颗的泪水,珍珠似的滚落下来。

似是察觉到自己失态,苏乔安把头垂下,肩膀耸.动,无声的哭泣着。

最终,季墨寻叹了口气,拉过她的手,强行把她的指尖掰开,不让她再折磨自己脆弱的掌心。

“跟我做了这种事,就让你这么难接受?”

苏乔安扭着头不理他,心乱如麻。

不等她回答,季墨寻倒是自己先找了台阶:“算了。你还那么小,会怕也是正常的。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不需要。”

许久,止住眼泪的苏乔安扯过身上的外套,用袖子抹去脸上沾染的泪痕,红着鼻尖抬起头来。

她的眸色坚定,望着季墨寻的眼神由憎恨到平静,尤为复杂。但最终,也只停留在了如初的疏远上。

“我记得之前发生过的事情,是我要求不去医院的。”

苏乔安一字一句,口齿清晰。

她从季墨寻的掌心中抽回自己的手,表情有些麻木。

“是你救了我,但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我欠你的人情也抵消了。”苏乔安的语气非常冷静,冷静到她的态度竟然让季墨寻意外的感到一丝气愤。

“抵消了?”季墨寻的语气有些淡,这是他气极的表现,“你刚刚还和我这么亲密,现在跟我说,我们之间抵消了?”

然后,季墨寻轻笑了声。寂夜里,这声轻笑显得尤为漫不经心。

“宝贝儿,你还真的是穿上衣服就不认人啊。真是无情呢。”

眼见着苏乔安脸色重新变得僵白,季墨寻到底还是心软了。

敛去几分怒意,直言道:“放心,我是给你父亲去了电话。不过是告诉他正巧遇见你,为着之前的事请你吃晚餐,以做赔礼。总归,你也不愿意被他知道你被绑架这件事吧?”

苏乔安闻言抬起头,她的睫毛轻颤,过了很久脸上才稍稍润了些血色。

显然之前是被季墨寻给刺激狠了。

“谢谢。”半晌,苏乔安才温言出声,跟他道谢。

看她乖顺的低头时,露出的又白又直的脖颈,身上还披着自己外套的温驯模样,季墨寻喉间略微有些发痒。

“我送你回去。”看了眼时间,季墨寻知道她不能耽搁太久,便主动提起。

车门再次关上,黑色的迈巴赫重新行驶在宽阔的路上。

一路无话。

除去最初的慌乱无措,苏乔安已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拢着身上的外套,开始思索是谁想要置她于死地。

“在想谁是幕后指使?”季墨寻开着车,目不斜视的突然问出这么一句。

苏乔安也不隐瞒:“嗯。”

“你觉得是谁?”

纵然苏乔安心中有值得怀疑的人,但也不会直接说出口。

她不禁侧头,沉着目光。

她还不太习惯在那件事后就这样平心静气的跟季墨寻说话,所幸抿唇不语。

季墨寻轻呵一声,知道小朋友脸皮薄,现在是羞怯时期,继续主动延续话题。

“是不是怀疑你继母?她今天……”

苏乔安因为他口中的‘继母’两字彻底阴沉了表情。心情从谷底直接跌入深渊。

“我怀疑你。”出口的话有些抑制不住的尖锐,“故意找人绑架我,适时出来英雄救美。跟我发生……这样的关系!只为了让我说不出话来!”

猛的踩下刹车,季墨寻危险的眯起眼睛。

“说的有理有据。”季墨寻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

指尖稍微用力,就在她白嫩的脸颊上留下两个红色的印子。

“不过,你这张嘴巴现在这么能说会道,倒是半点儿看不出是我让你说不出话的样子。”

听出季墨寻语气里的嘲意,苏乔安用力扒下他的手,不肯服软的怒而回视。

直到眼圈儿红了,也不肯把目光收回。

一丝委屈隐秘的爬上苏乔安的心头。

她自然知道幕后指使的人不可能是季墨寻,像他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屑用这种下作的手段。

可是偏偏心里就是极其不甘!不愿在他面前败下阵来。

这是她最后的尊严和骄傲。

“傻不傻?”最终,让步的还是季墨寻,他敲了苏乔安一下额头,“怎么又要哭了似的?”

苏乔安喉咙发紧,倔道:“我没哭。”

没哭。只是快哭了而已。

季墨寻勾唇,在心中补充完整,重新发动起车子。

“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如果真让我来做,我就不绑架你了。”

季墨寻的语气太过自然,引得苏乔安些许好奇。虽然心里依然别扭,却还是忍不住询问:“那你绑架谁?”

“绑架苏卓毅。”季墨寻轻笑道:“逼着他答应把你嫁给我。然后光明正大的把你吃掉。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仓促,荒郊野外的,车里空间不足,不好施展。”

旖旎的气氛在季墨寻故意说出这暧昧的话时,重新升腾起来。

苏乔安一时间从耳根到脖子,完全红了个透彻。

“害羞了?”季墨寻眼角轻睨,不肯轻易罢休,“宝贝儿,刚刚躺下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

他故意瞧了苏乔安一眼。

“今晚的月色真美。其实细想起来,在野外也不错。只是委屈你了,毕竟是初……”

苏乔安被盯的受不了,终于羞愤道:“你闭嘴!”

季墨寻挑眉,顺势收声。

而后,他的舌尖抵上犬牙,笑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