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求求我,我就答应你

萧家的态度,代表了C城大多数世家的态度。

如今,萧家已经决定把方思如从宴会上除名,这就代表着,今后不会有任何宴会再邀请她。

意识到这一点,方思如哭着求情辩解:“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萧夫人,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求您……”

萧夫人冷淡道:“来参加聚会的每一位小姐都是有身份有地位,身娇体贵的。可经不起你这样的人祸害,免得再出什么意外。”

总之,萧夫人一句话便已经决定了方思如今后的命运。

即便她再怎么哭求,也免不了被上流的名媛圈除名的结局。

“萧夫人,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给苏小姐道歉行不行?”方思如被人架住手臂的时候,才真正慌起来,她拼命的叫着苏乔安,“苏小姐,我跟你道歉,你原谅我吧!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你让萧夫人原谅我吧,好不好?”

萧夫人眯着眼睛看她,半晌,她抬起手朝向苏乔安,招了招。

“乔安,你过来。”

苏乔安乖顺的走到萧夫人的身边,低眉顺目:“夫人。”

“时安呢?刚刚他不还在那儿陪你么?”萧夫人望了一圈儿,没见着萧时安,便拉了苏乔安的手问道。说话时,还故意往苏尤娜那边凉凉的瞥了眼,拔高了些声音。

果然,苏尤娜当即就黑下脸,恨恨的跺脚。她死死盯着苏乔安,眼神仿佛能把她生吞活剥了!

萧夫人心下快意,对着苏乔安越发和顺起来。

“萧少有事,就先走了。”苏乔安顿了几秒,无奈只能被迫圆场。

“这孩子真不像话。”

虽是责备的话,却掩不住眼里的笑意。

萧夫人索性不再谈论萧时安,而是亲亲热热的拉过苏乔安的手,指着面前哭的满脸狼狈的方思如,问她:“乔安,这位方小姐说要跟你道歉,你接受吗?”

苏乔安心下当即了然,这就是萧夫人的高明之处了。

看似把权力交到了她的手里,但如果她说接受方思如的道歉,那就和当众拂了萧夫人的面子没有两样。

但若不接受,这结结实实得罪人的事情,可就真的落在自己的头上了。

其实,根本就是容不得她做选择。

而萧夫人这次则是既立了威,又拢了人心,还顺便甩了锅。

高,真的是高。

苏乔安不动声色,垂眸冷笑。

也难怪萧时安看破自己借萧夫人这东风的打算,却半点儿也不担心了。

见苏乔安始终没有吭声,最先憋不住的是方思如。

她声泪俱下的冲着苏乔安哭诉认错:“对不起,苏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吧,好不好?如果、如果你还生气,那你打我,骂我……不然你踩回来?只要你能消气,能原谅我,你怎么样都可以!求你了,帮我跟萧夫人求求情吧,苏小姐……”

苏乔安听着她的哭喊,没有太多的想法。

只是她注意到萧夫人面上的冷意,就知道这件事没有转圜的余地。

“乔安?”终于,萧夫人转过头,拍了拍苏乔安的手问道:“你接受吗?”

“我听夫人的。”苏乔安垂下眼睛,温顺的回应。没说原谅,也没说不原谅。

瞬间,萧夫人满意的笑起来,拍了拍她的手背:“好孩子,别怕,有我在没人能欺负的了你。”

“谢夫人。”苏乔安心下嘲道,这话虽然动听,可其中又有几分真情,几分假意呢?

方思如的哭泣声仍在继续,几乎声嘶力竭。

萧夫人冷眉微挑:“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请方小姐出去,让她继续在这儿哭吗?!”

“是的,夫人。”

然后,方思如就在哭喊中,被佣人架住手臂,直接拖出了舞会会场。

处理完这件事,萧夫人转过身,仿若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招呼道:“都站着做什么?继续吧。”

随之,音乐再次响起。

三三两两的舞伴再次进入舞池。

苏乔安的脚受伤,是不能再跳舞的。她挑了个不远的地方坐着,看萧夫人觥筹交错,与人攀谈。

“说了让你同我合作,你偏不听。现在知道错了?”

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苏乔安连头都没回,就知道季墨寻如今脸上肯定满是戏谑的表情。

“与你无关。”她的声线里是不近人情的冷漠。

季墨寻不怒反笑:“宝贝儿,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

苏乔安沉默了片刻,主动开口:“同你合作总归你是有条件的。条件是什么?”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一点苏乔安向来清楚。

她也没有天真到认为季墨寻会让她白占便宜,后面她要付出的代价,肯定更多。

“跟我结婚?”

看不见季墨寻的表情,但在听见这四个字的时候,苏乔安就骂自己蠢。

她的表情当即就冷下来:“季先生,门在那边,您请自便吧。”

“呵。”苏乔安听见他低笑了声,态度不明,但声线却引起鼓膜的震动,连带着心脏一起震颤。

“还真有点儿萧家女主人的气势。不过宝贝儿,你真的认为萧时安会娶你?”季墨寻的语气里带了几分玩味,他似真似假的叹了口气:“不可能的。萧时安那个人,呵。”

后面的话,季墨寻没有继续说,他只是意味不明的伸出手,在苏乔安露出的脖颈上暧昧的滑过。

如果不是地点不对,苏乔安恐怕会直接跳起来。

“后悔的话,随时来找我。”季墨寻微微俯身,不顾及场合,凑到苏乔安耳边轻道:“作为你未来的合作伙伴,我提醒你。你想用萧家做文章,拉住萧时安,引起他的注意,就必须先……”

之后的话,季墨寻没有再说。

他的手指捏了下苏乔安的耳垂,终于将昨天在她这儿吃下的暗亏扳回一成。

“后面的话如果还想听,就来求我。”

季墨寻的动作很快,俯身不过一瞬间的事。也只有眨眼的功夫,苏乔安就感觉到自己身后的压力骤然消失。

她冷着眸子转头,不意外的身后空空如也,半个人也没有。

苏乔安在瞬间眯了眼。她总觉得季墨寻话中有话。这让她有些在意。

可让她去求他?

呵,还不如做梦来的实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