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你瞧见了么?

能被萧时安识破,苏乔安一点儿也不觉得诧异。

但识破是一回事,承不承认又是另外一回事。

苏乔安在萧时安的话落音之后,适时的露出茫然的眼神,似是尤为不解的望着他。

“萧少,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萧时安的目光在她脸上游移片刻,唇角的笑意反而加深几分:“不明白?那就算了吧。”

说完,萧时安准备起身离开,脚步却微顿下。

“你和季墨寻是什么关系?”

苏乔安心中猛的一沉,面上不显:“见过几次。”

她说的轻描淡写,即便是迎着萧时安探究的眼神,也丝毫不显气弱。

“只是见过几次么?”萧时安玩味,显然不信。

对此,苏乔安没有任何表示。她甚至没去接这个话头。

“你之前是不是去过皇家会所?”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萧时安一时间竟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他左手抄在口袋里,右臂微微蜷起,食指和拇指小幅度的摩擦着。

苏乔安不动声色的瞧着。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摩擦手指了。似乎是他在思考时惯有的小动作。

“去过。昨天我刚到C城的时候。”苏乔安答得坦然,问询时,却带了些绵软的腔调:“萧少问这个是有什么事吗?”

然后,苏乔安就见萧时安的手指停了摩擦的动作。

下一秒,他目光略带了几分尖锐的望过来。

“巧了。我昨天也在皇家会所。”萧时安慢悠悠的开口。

苏乔安有些疑惑他提起这个话题的目的,为了防止多说多错,她以静制动,不问不答,只静静听着。

“正好我瞧见季墨寻在和人亲热。”他故意说到这儿,就止住了话茬,狭长的眼睛里布满审视的目光,“你瞧见了么?”

当即,苏乔安的脊背有些发寒。

她还记得在电梯口,季墨寻压着她强吻时,那串由远及近却没停下的脚步声。

原来……竟是他?

没有着急回答,苏乔安把他审视的表情尽收眼底。

停了好一会,她才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皱着眉摇摇头。

“不记得了。大概是没有吧。”

萧时安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慢慢点头。没说信也没说不信。

半晌,他再问:“你什么时候见他的?”

苏乔安想了下,面上略带羞赧:“昨天。季先生走错房间,我把他当成……嗯,不小心把人打了。”

说完以后,苏乔安还抬头快速的解释着。

“我已经道过歉了,真的!”

萧时安顿了三秒,那双狭长的眼睛里先存了几分笑意,随之越来越盛。然后他把手抵在唇边,肩膀颤动着笑起来。

“你把他打了?季墨寻?”萧时安语气里还带了些未退尽的笑意。

“……嗯。”

摸不清他究竟什么态度,苏乔安微垂下头。

“苏乔安。”萧时安叫着苏乔安的名字,舌尖碰触口腔发出的声音,更像是在呢喃着自语。

见苏乔安带了些茫然的抬头,萧时安眸子里泛着几丝兴味,颔首评价道:“你比我想的更有趣。”

他故意把手放在苏乔安的发顶,看似很温柔的拍了拍,却在同时抬起头,向不远处季墨寻的方向看去。

可惜的是,季墨寻并没有关注这边,而是在打电话。

顿了会儿,萧时安才把手从苏乔安头顶上拿下来,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

而与此同时,季墨寻掐断电话,眯着眼睛望过来,眸子里像染了墨,浮浮沉沉,凝为深渊。

出了会场,萧时安直接上了停靠在路边的保时捷。

“嘿,怎么样,哥?姓季的那天抱着啃的丫头找到了没?”说话的人叫林洛阳,正满脸兴奋的八卦。

在萧时安上车的第一时间就扒着朝他身后瞧,“人呢?怎么没一切带出来?”

萧时安瞥他眼:“不是她。”

“不是?!”林洛阳瞪大眼睛,“哥,你不是亲眼看见的吗?”

“兴许是我看错了。”萧时安一派闲适的靠在车椅里,透出些慵懒的味道。

“看、看错了?”

林洛阳先还是狐疑,被萧时安凉凉的瞥了一眼之后,猛的一拍方向盘,秒懂。

“我懂了,哥!回去我就告诉大家,姓季的那儿不行!就算撬不成他的墙角,咱也得搞臭他!反正咱们圈子里都知道,这家伙狂的一批,根本没有人能看上他!再加上这件事,他就等着孤独终老吧,哈哈!”

萧时安心里嘲了他一声幼稚,却没开口阻拦。

顺手拍拍车门:“走了。”

“得嘞,哥!”林洛阳踩了脚油门,车子瞬间就窜了出去,“诶,哥,你不是有个未婚妻,叫……叫什么来着,她不是要来吗?”

“嗯。”萧时安笑了声,慢条斯理的应着,“刚不就见着了?”

林洛阳瞬间八卦之心再起,“哥,嫂子什么样?漂不漂亮?”

漂亮?萧时安用手指抵着太阳穴,想了想苏乔安的模样,发现已经想不起来她的脸了。

索性随口应道:“是挺有意思的。”

“那改天带给兄弟们见见?”林洛阳开着车,小心询问。

萧时安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再次摩擦起来:“再说吧。去场子。”

林洛阳一听,瞬时把一切抛在脑后,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好的,哥!”

……

苏乔安没能在舞池旁呆太久。

因为萧夫人已经把那个在舞池里狠狠踩了她的人抓到了。

萧夫人冷笑一声,目光凌厉:“我最见不得这种乌七八糟的事情!方小姐,难道家里没人教过你,要敢作敢当吗?”

那位被称作方小姐的姑娘,在众目睽睽下,最终顶不住旁边人交头接耳的议论哭了起来。

“不是的,真的不是我……”

然而,佣人却没给她这个机会,直接把她脚上的鞋脱下来。

“方小姐,还好您今天穿了双白色的鞋,不然恐怕我们还真的要花些功夫去找。”佣人说着,恭恭敬敬的把鞋交给萧夫人,“夫人,您瞧。”

萧夫人扫了眼,就冷笑着抬起下巴:“给方小姐自己看看。”

只见那双白色的高跟鞋上,还粘了一道不甚明显的血痕。

“来人,请方小姐出去!以后我们萧家的任何宴会都不要再邀请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