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惨烈的战斗

陈放危机中,化拳为龙爪手。

龙爪大擒拿,云龙探爪!

他的龙爪手突然就缠向了天忍的手臂。

根根指甲都如利剑,一旦抓中,瞬间分筋错骨。

天忍冷哼一声,突然之间轻盈一退。

一步之间,退出三米开外。

陈放立刻扑了上去。

天忍一退,却是个弯弓箭步。这是少林的独门功夫,退如弯弓,蓄力爆发,强悍无匹。

一般高手相争,一旦退却,就是落了下风。对手肯定会穷追不舍。

而弯弓箭步则是巧妙的隐藏劲力,让敌人攻杀上来,他却以最强悍的力量杀了对方。

所以,这一瞬,天忍爆喝一声,周身劲力鼓动,狂暴的气血猛然如龙窜出。

“吒!”天忍大力金刚拳的金刚拳印爆出。拳头如金刚龙钻,砰的一声闪电轰杀向陈放的胸腹。

金刚拳印来的好快。就如一座山峰忽然倾轧过来,陈放只觉瞬间呼吸难受起来。

躲无可躲。

这一刹那惊险到了极点。这两大高手的对战,从一出手就充满了无穷的惊险。

几位宗师看的都是心惊肉跳。

而许舒几人更是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们虽然看不真切,但也感受到了其中的惊险。

弯弓箭步杀了陈放一个措手不及。那金刚拳印配合了弯弓箭步,瞬间就让陈放陷入绝顶危机。一众大宗师见状不由抽紧心神,难道陈放就这样败了。

沐静的手心也是汗水。

就在这时,陈放的身形忽然变化起来。

“羚羊挂角!”

他就如在山间奔腾的羚羊,突然之间就贴着金刚拳印的拳风奇妙的穿插过去。

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这一招是陈放的师父在山间观看羚羊跳跃领悟出来的,玄妙无双。

天忍只觉眼前一花,便已经失去了陈放的影子。他暗叫一声不好,立刻霍然回身。

陈放逃开,马上就是龙爪大擒拿抓向天忍的后脖子。可天忍回旋的太快,天忍也立刻施展出大擒拿手来。

砰砰砰!

两人爪力对撞在一起,凶悍至极。

三招擒拿手一过,彼此都没占到对方便宜。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陈放突然之间一退,接着单掌劈出,力劈华山!

天忍大手一抓,直接将陈放的手腕擒拿住。不待陈放变化,他忽然双脚离地,却是如蟒蛇一样缠绕向陈放的腰腹。

陈放冷哼一声,龙爪反擒拿,忽然反擒拿住了天忍的手腕。而且双手同时跟进,缠绕住天忍的手臂。

“鳄鱼剪尾!”陈放一瞬间大力撕扯,两条手臂交叉出了一股强悍的螺旋之力。

咔嚓一声,血雨纷飞。

这一瞬,天忍的手臂被陈放生生的撕扯下来。那天忍双眼瞬间陷入血红,爆吼一声,双腿死死缠住陈放的腰腹。他的双腿在这种情况下,聚集了最后一瞬的气血之力,强悍到了逆天的程度。

陈放只觉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他危机之中,再也顾不得,接着凭感觉一掌击杀下去。

砰!

这一掌直接击中了天忍的脑门。

顿时,天忍眼一花,七窍流血,当场死亡。

而他的身体失去了力气,也摔了下去。

陈放身子摇晃了一下,刚才的战斗实在是太惊险了。一开始,他和天忍打的保守,但是却分不出胜负。所以陈放兵行险招,力劈华山让天忍缠绕上来。

陈放对天忍的打法摸透了一些,知道他必定要这么做。而陈放的鳄鱼剪尾就是为他准备的。

只是陈放没想到的是,天忍的腿功强悍,几乎就要了他的命。

若不是陈放提前施展出鳄鱼剪尾,撕扯掉了天忍的手臂,让他元气大泄,那一瞬,陈放就已经死了。

可就算如此,如果陈放不及时杀了天忍。他自己的五脏六腑就要被天忍腿力粉碎。

这一场仗,打的太惨烈了。

“师兄!”这一瞬,独眼看到天忍惨死,不由目眦欲裂。他突然就冲杀向了陈放。

陈放还没清醒过来,他脑子里乱乱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杀了天忍。

而独眼速度来的好生快速,眼看陈放就要死在独眼手上。

可就在此时,一道更快的身影出现了。

沐静就如一尊神祗出现在了陈放面前,她冷哼一声,道:“不知死活!”一脚踢了出去。

砰!

独眼重重的摔飞出去,摔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既然胜负已分,诸位师傅,我们告辞了。”沐静抱拳说道。随后,她扶了陈放,带着徐家兄弟迅速离开。

许舒也跟在了后面。

许舒呆呆的,她第一次看见死人……

这一幕,对于唐青,宋妍儿来说,同样是震撼的。

陈放上了车后,人也就清醒过来了。许舒坐在她的身边,沐静坐在前排,由徐青开车。

“我们去哪儿?”陈放不由问道。

沐静说道:“去我的茶庄。”

陈放沉默下去,随后说道:“今天多谢你了。你的这份情,我陈放永远记着。”

沐静淡淡一笑,说道:“我没做什么,倒是你,为了宋妍儿和唐青那两个丫头,甘冒生死大险。我看她们似乎不太领情。还有,你今天将天忍杀了,我只怕崂山内家馆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若是天忍没死,一切都还好说。”

陈放沉声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

沐静说道:“我明白。所以在之前,我从来没跟你说过,不要杀天忍。”

“我劝你,离开海滨。”沐静说道。

一旁的许舒心儿颤了一下,但她什么都没说。

陈放却也不说话。

“怎么了?”沐静问。

陈放微微一叹,说道:“我走了之后,这个烂摊子会被丢给妍儿她们。再说,这不是我的风格。”

沐静不由无奈,她说道:“我真是看不懂你了。为什么要这么帮那两个丫头?”

陈放沉默一瞬,随后说道:“妍儿的哥哥是我的兄弟,她的哥哥死了。”

沐静呆住。

许舒也是呆住。

许舒这时候终于明白为什么陈放会来到海滨。为什么他如此厉害的身手,却去做个保安。原来一直都是想暗中保护宋妍儿。

这是一个铁血真汉子。

“静姐,我想回我自己的家。”陈放忽然说道。

沐静便道:“好。”

“还有,关于妍儿哥哥的事情,我希望你们替我保密。”陈放说道。

沐静说道:“好!”

半个小时后,陈放与许舒下车。一众人便也就离开了。

许舒关切的看向陈放,说道:“你没事吧?”

陈放摇摇头,说道:“没事。”两人进了陈放的出租房里。

房间里有些乱。

陈放坐在了床上,不发一言。

许舒给陈放倒了一杯水。陈放接过,他看向许舒,随后说道:“许舒,你不害怕我吗?”

许舒微微一呆。

随后,她摇摇头,说道:“我不怕。”

其实她脑海里不停的闪现陈放杀人那一幕,她是有些害怕的。可她知道这时候不能说害怕,而且,她也很敬佩陈放。

许舒忽然想起什么,说道:“可是,你终究是杀了人,不会有麻烦吧?”

陈放说道:“不会的。我们签下了生死状,这件事,独眼他们会处理的很干净。”

许舒说道:“那些崂山内家馆弟子呢?他们会不会找你麻烦?”

陈放看向许舒,他随后说道:“会有一些麻烦,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他在心里暗叹一声,美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终究还是惹下了大麻烦。

许舒在这一刹,心里很不是滋味,复杂到了极点。

就在这个时候,陈放的手机响了。是唐青打来的。

陈放接通。那边立刻传来唐青的声音,她的声音充满了说不出的复杂情绪,说道:“陈放,我要见你。”

陈放能感觉到唐青打这个电话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所以他也没有任何为难,以轻松的语调说道:“你在哪儿,我来找你。”

唐青感受到了陈放的温柔,她的心情立刻明媚了一些,说道:“我在家里,你过来吧。”

陈放微微意外,但还是说道:“好!”

挂了电话后,陈放看向许舒,说道:“许舒,我要出去一下。”

许舒点点头,她有些魂不守舍。

陈放微微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便先出了门。

出门之后,陈放上了自己的夏利车。熟稔的启动引擎,将车子开了出去。

一路前往柳叶别墅小区。

半个小时后,陈放来到了别墅小区外面。那保安尽忠职守,居然不让陈放进去。陈放无奈,给唐青打了电话。唐青便马上出来迎接,如此才将陈放顺利带了进去。

唐青还是穿着那身红色长裙,优雅而尊贵。

陈放停好车后,随唐青进入别墅。他不忘问道:“妍儿呢?”

唐青说道:“她去公司了。”

陈放又问道:“你表哥呢?”

唐青说道:“回佛山了。”

陈放说道:“哦。”随后,他也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两人之间明显有了许多的变化,再不能像之前那样互相开玩笑,取笑对方了。

唐青的神情显得平静,陈放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别墅里是属于复式楼,大厅里洁净典雅,地面铺了红色的地毯。

两人在沙发前入座。

陈放便看到茶几上有红酒,唐青身上也有酒味。显然是她在喝酒,她将头发披在脑后,整个人神情有些慵懒,这样的她凭添了许多的风情。

唐青又给陈放找来酒杯,对陈放说道:“咱们喝一点吧。”

陈放微微一笑,说道:“喝一点倒是没问题,不过我有点怕你对我酒后施暴。万一你要XO我,我怎么能够反抗得了你?”

唐青微微一呆,随后,眼角眉梢里却是闪过一丝喜悦。她并不着恼,喜悦自然是因为陈放的大度不计较。

她的眼眶忽然一红,一滴泪水在眼角晶莹。“对不起。”她说道。

陈放看的很淡,一笑,说道:“没什么对不起的,我从来没怪过你们。”

唐青看向陈放,她有些激动,说道:“你用命来帮我们,我们却怀疑你,质疑你,你为什么不怪我们?我觉得,你骂我,我可能还会高兴一些。”

陈放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随后说道:“青青,你不要这样想。信任这个东西是需要时间的,我突然出现,你们怀疑是很正常的。这是人之常情!”

这时候的陈放显得成熟而世故,再不是那个猥琐的小保安。

唐青的心情缓和了一些,她又说道:“你和沐静也是刚认识,但沐静却对你百分之百的信任。我觉得我不配你对我们这么好。”

陈放看着唐青,觉得这个女孩子其实是很善良的。他说道:“沐静是一名高手,她跟我是同一类人,所以就对我了解的多一点。”

“你真的一点都不怪我们?”唐青睁大了水汪汪的眼眸,问道。

陈放微微苦笑,说道:“若是怪你,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唐青闻言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说道:“那你明天要到公司里去上班。”

陈放点点头,说道:“当然没问题。”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