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怒抽贱人

早上七点,许舒给陈放打电话,说道:"我在家里做早餐,半个小时后你过来吃早餐吧。"

电话里,许舒的声音充满了悦耳与温柔,让陈放压根就忘记了要拒绝,要疏远,他很开心的说,好嘞。

七点三十分,陈放开着自己的夏利车准时来到了北湖小区,随后到了许舒的家里。

许舒给陈放开门之后,就去厨房端面条了。随后,许舒又给陈放倒好了牛奶,搬正了椅子,就像是来等待大爷上座一样。她是如此的无微不至。

在决定接受陈放之后,许舒的心态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快来吃吧。"许舒微微一笑,说道。

阳光照射进来,照在许舒的身上,发丝上。那发丝在后面披着,如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她就像是误入凡尘的神女一般。

陈放发了一下的呆。

接着说道:"许舒,你真美。"

许舒脸蛋微微一红,说道:"我老都老了,美什么呀,少油嘴滑舌的。"

陈放坚持的说道:"你在我心里是最美的。"

"快来吃吧,一会面条糊在一起就不好吃了。"许舒莞尔一笑。

陈放便也就上前坐下。

面条上有黄金灿灿的荷包蛋,陈放吃的很香,连说好吃。倒也真是好吃。

许舒见陈放喜欢吃荷包蛋,便将自己的荷包蛋也给了陈放。

陈放呵呵一笑,感到甜蜜无比。

他很快就连带着面条吃完了,但却还是意犹未尽。许舒看他吃的高兴,便也从内心感到了满足,又将自己碗里的面条匀了一些给陈放。

吃完早餐后,许舒收拾碗筷。

陈放就闲坐着,他想帮一些忙,但许舒不让。

"或许,真的安定下来,有一个家也不错吧?"陈放暗暗的想。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他习惯了一个人,如果长期要被困住,只怕他会发疯。

"我去房里换件衣服,你等我下,咱们一起去公司。"许舒说道。她顿了顿,突然又道:"对了,你还去公司上班吗?"

陈放说道:"当然要去。"

许舒一笑,说道:"也对,你主要是为了保护妍儿。"

陈放淡淡一笑。

许舒很快就去了房间。

十分钟后,她换上了黑色的套装出来,这是绝对的制服诱惑,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让陈放心儿蠢蠢欲动。

许舒穿上这样的套装,无形中更有种丽人气质。

陈放不由看的呆了。

许舒将陈放的表情看在眼里,她心里是乐滋滋的。

许舒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说道:"陈放,今晚咱们去逛逛商场吧,我帮你挑选几件衣服,你这衣服也太旧了。"

陈放倒是无所谓,说道:"还好吧,能穿就行。"

许舒坚持说道:"我想把你打扮得更好一些,怎么,你不愿意配合我?"

她说到后来有一些娇嗔的意味。陈放心里告诫自己要远离许舒,但在见到许舒之后,却是无力抗拒,只能被牵着鼻子走。他忙说道:"当然愿意配合!"

许舒娇俏一笑,说道:"这还差不多。"

便也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

许舒与陈放都是一惊。

这种小区房,一般是不会有陌生人来敲门的。陈放对许舒说道:"我去看看。"

许舒点了点头。

当下,陈放前去开门。门打开之后,陈放看见来者是两个陌生女人。两个女人均是水桶腰,一个三十来岁,一个五十来岁。看起来,应该是母女。

许舒也立刻就看见了这对母女,看见的时候,脸色顿时一变。

她自然认识这两人,因为这对母女正是前夫杨文定的母亲和妹妹。也就是她的前婆婆和前小姑子。

这前小姑子叫做杨玉梅,前婆婆叫做韩秀。这对母女,绝对是尖酸刻薄的主,此番找上门来,可绝不是什么好事。

"你谁呀?"杨玉梅瞪了陈放一眼,立刻斥道。陈放不由气的笑了,说道:"你谁呀?"

杨玉梅马上也就看到了许舒,她一把强行挤了进来,对着许舒不分青红皂白的怒斥道:"你这骚狐狸,不错啊!现在找了这么个小白脸,还把我哥手都打断了。"

这对母女来势汹汹,显然是来找许舒麻烦的。

韩秀也就跟着进来了,她打量了这屋子上下一眼,随后也向许舒冷嘲热讽的说道:"我早看出你这骚狐狸不是个安分的主,当初我就不同意你和我儿子在一起。现在果然应验了吧?骚狐狸,你这才离婚多长时间,居然将小白脸带到家里来了。没男人你就活不下去吧?"

许舒顿时被这对母女气的酥胸剧烈起伏起来,她怒道:"你们滚!滚!"

陈放这时候也算是弄明白了来龙去脉,他突然一转身来到了许舒的面前,然后搂住许舒的腰肢,并且在许舒的脸蛋上吻了一口。

许舒顿时呆住了。

陈放冲韩秀和杨玉梅呵呵一笑,说道:"怎么啦,我跟我老婆恩爱犯法啦?告诉你们两个贱人,我们可是领了结婚证的。你们现在闯民居,并且恶意辱骂我的妻子。刚才你们的话我都录下来了。你们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韩秀和杨玉梅呆了一呆,随后,杨玉梅就爆发了。"你这杂种,还有你这骚狐狸,你们还长本事了是不是?"

"哎哟!"陈放呵呵一笑,说道:"你干嘛这么愤怒,像你这种丑八怪,死胖子,就算是给我金山银山我都不会要。我要是你,就不出来丢人现眼了。也不知道你怎么好意思出来。"

"你……"杨玉梅那个气啊,气的浑身发抖。"老娘跟你拼了!"她说完就冲陈放脸上抓来。

许舒本来是气的要死,但陈放给她出头,这让她有种小女人的安全感。不过这时候,许舒又担心起来。

杨玉梅一冲上来,那韩秀也就跟着爆发了。两母女这次来是要钱的,给儿子要医药费。儿子被打的手断了,两人怎么想都窝火。

她们觉得自己是女人,对方不敢将她们怎么样,所以就冲过来了。

不过此时此刻,显然她们想错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