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勇敢与退缩

唐青又说道:“那你也肯定不会怪妍儿对不对?”

陈放说道:“当然。”

“好吧,那你走吧。”唐青站了起来,狡黠的一笑,说道:“孤男寡女的,传出去多不好。”

陈放不由无语,但他还是起身说道:“好。”

当下,唐青送陈放到了别墅门口。就在这时,唐青忽然喊道:“陈放。”

陈放不解的回身看向唐青,便在这时,唐青忽然抓住了陈放的手,却是拉着陈放的手按向了她自己的饱满大白兔。

这一刹那,触手柔软,带着说不出的饱满与弹性。

陈放错愕,人也呆住。

唐青脸蛋红如熟透的苹果,她的表情娇羞无限,嘴里却问道:“你现在总该知道我到底垫没垫了吧?”

陈放呆呆说道:“没垫!”

“赶紧滚吧!”唐青便立刻羞臊的将陈放推出了大门外,随后将整个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陈放手中还有唐青的余温,刚才那一幕,他觉得跟做梦似的。万万没想到,泼辣而害羞的唐青会突然来这么一下。

幸福来的太突然啊!

陈放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姑娘真的没垫啊,绝对的货真价实。

随后,陈放上了夏利车返回出租房。

回到出租房后,陈放没有见到许舒,想来许舒已经离开了。

陈放也没多想什么,随后,他坐在床上,开始梳理起今天的事情来。

还有日后应该如何应对。

崂山内家馆弟子是一个团体,这个团体是个马蜂窝。自己虽然不怕他们,但是一个应对不好,也会殃及无辜。

想了好半晌,陈放依然是毫无头绪。这事,还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陈放的性格生来就是顽强而乐天,他随后索性躺在床上,不一会后就陷入了沉睡。

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五点钟。

陈放又重新盘膝在床上运起日月静心诀来。他心意寂静如羊水包裹中的胎儿,世间任何事情都不能令他牵挂。

一口气吸入体内,这口气在他的运行下,犹如一只气包老鼠,就在陈放的四肢百骸里乱窜乱跑。但每一次跑动,都是在洗涤着血液,滋润着骨髓。

如今陈放的修为已经到了化劲巅峰。再往前一步,就是陆地真仙。

不过这一步要跨出是非常的难。

是人与仙之间的差别。一旦跨出,便是鲤鱼跃龙门,化为神仙的地步。

化劲乃是将体内的劲力练到了入化的程度。明劲是一股凶猛的力量,天下之间,任何强大的力量都是明劲。山洪之力也是明劲,普通人一拳打出来,也是明劲。

暗劲则是只有人类才能领悟出来的。将一拳的力量凝聚成细针一般的力量,这就是暗劲。

明劲高手一拳打出一百斤的力量,这一百斤的力量打在大象身上,就跟挠痒似的。

而暗劲高手便可以将这一百斤的力量凝聚成水箭般尖锐。一拳打在大象身上,这道水箭一般的力量直接穿透大象的外表皮,震伤其五脏六腑。

至于化劲,那便是出神入化。地面上放一青砖,青砖上放一豆腐,化劲高手一拳下去,豆腐不碎,青砖碎裂。

这就是化劲的奥妙。

明劲高手,一拳达到三百斤的力量就算是神力了。

暗劲高手已经能够控制心意,习练洗髓法诀,身体的血液和骨髓得到改造。一拳的力量可以达到五百斤。

化劲高手的力量是一拳八百斤,堪比小型高达了。

至于那高不可及的陆地真仙,那却是将全身的劲力化作一枚丹丸。

此乃万法归一!

也可说是金丹!

金丹高手!

体内金丹一成,便能将所有的力量,气血最大的凝练成一团,一旦击杀出去,其杀伤力是恐怖乃至无敌的。

陈放停留在化劲巅峰已经三年了,但却一直难以跨出最后一步。

而且,陈放这么多年,也鲜少碰到过真正的金丹高手。那些人物都是当世上凤毛麟角的存在。

陈放修炼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他的精气神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状态。就在这时,手机响了。陈放拿起手机接通,电话是许舒打来的。

电话那端,许舒声音悦耳,她说道:“你一定饿了吧?我在家里已经做好了饭菜,你快点过来吧。”

陈放心头一喜,说道::“好。”

他稍微收拾一下,也就出门了。

来到许舒的家里后,许舒已经做好了饭菜,很是丰盛的一桌饭菜。

桌上有红酒,而且许舒还打开了音乐。

音乐里播放的是一首江美琪的歌,那年的情书。歌声带着一种淡淡的缱绻情思,让人沉醉其中。

手上青春,还剩多少

思念还有,多少煎熬

偶尔清洁用过的梳子

留下了时光的线条

你的世界,但愿都好

当我想起你的微笑

无意重读那年的情书

时光悠悠青春渐老……

陈放听的悠然神往,他虽然大大咧咧的,但他并不是个粗人。他觉得这歌声,这歌词让人沉醉,仿佛是青涩时代的初恋一般。

许舒今天穿的是黑色的连衣裙,锁骨外露,典雅中透着一丝精致。两人入座后,许舒倒上了红酒。

今天的气氛跟往日又有不同。

往日里,陈放就是陈放,大大咧咧的陈放。

但今日的陈放是一个武术宗师,也是一个现役的杀人犯。

杀人,决斗,这对于陈放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情,但对于许舒来说,绝对是震撼,震惊的事情。

彼此之间,一片沉默。

陈放拈起红酒杯,轻浅的喝了一口。

便也在这时,他忽然发现许舒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陈放微微一怔,他也看向了许舒。

许舒的眼神显得有些复杂,随后,她也就收回了眼神,她又忽然说道:“陈放,你相信吗?”

“相信什么?”陈放微微不解。

许舒萧瑟一笑,说道:“我曾经以为自己就是公主,就是命运的主角。就是偶像剧电视里的女猪脚那样的人。”

陈放微微一呆,随后淡淡一笑,说道:“每个男生心里,大概都会有一个英雄或是王子的梦。女生也会有公主梦,这很正常。”

许舒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大学。我的成绩一直都是年级前十,是尖子生,也是校花。那时候,追我的人很多很多,我是被他们捧在手心和神坛一样的存在。有很多优秀的男生,就因为我多跟他们说了一句话,他们就会因此而欣喜若狂。我一直以为,我是得到命运垂青的,我以为我就是女猪脚。我的男人,一定会很耀眼,优秀。”

陈放静静的听着许舒的述说。。

许舒顿了顿,随后自嘲一笑,带着一丝苍凉说道:“但我错的太离谱了,事实证明,我不过是个有眼无珠的女人。我执意嫁给杨文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这是我咎由自取。很多次,午夜梦回,做梦回到了大学时代,我都想要哭一场。我哪里是什么女猪脚?我不过是个平凡到愚蠢的女人。”

“许舒,你别这样说你自己。”陈放沉声说道:“在我眼里,你比任何女人都要优秀。”

许舒看向陈放,她的眸子很复杂。“今天我想了很多,陈放你知道吗?”

陈放可以想象得出许舒的挣扎,他不由说道:“那你得出了什么结论?”

许舒说道:“当初选择杨文定,是我有眼无珠。现在,我知道你是个很神奇的人,我也知道离开你,远离你是最好的办法。而且,你也绝不会来纠缠我,我看得出,你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而一旦我这样做了,从此以后,我就知道我们之间不会再有瓜葛,我也不会有任何麻烦。”

“但我想啊想,我想了很久,也许你就是那个老天给我的机会呢?我难道要选错了杨文定,然后还要再错过你?我还想给我自己一次机会。”

陈放的心瞬间沸腾起来了,应该说是激动无比,狂热无比。他那里听不出许舒话里的意思,许舒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陈放欣喜若狂,颤声道:“许舒……”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冷静,说道:“但你不怕我会带给你很多麻烦吗?”

许舒摇摇头,说道:“我不怕。”她顿了顿,又说道:“不过陈放,你还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陈放立刻道:“你说。”

许舒说道:“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的相处好吗?我需要一些时间来考虑许多事情,我并没有准备好。我想你也知道我的情况,你也应该想清楚一些对吗?”

陈放微微一怔,随后说道:“我一切都听你的。”

吃完饭之后,陈放开车回了自己的出租房里。

这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天上有一轮明月。

漫天星空,美丽无比。

陈放也陷入了沉思,一直以来,他都是随心所欲。对许舒的喜欢是真的,想得到许舒的身体也更是真的。但也仅限于此,他从未深入层次的去想别的。比如许舒的处境,许舒的以后。

但今天,当那层面纱被挑开之后,陈放不得不去仔细的想一想了。

许舒是经历了一次婚姻失败的人。她是玩不起的。如果自己真要跟她在一起,那就要跟她结婚,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如此,才算是对她负责。

许舒不同于以往自己碰到的女人。

以往,陈放游戏花丛,大家各取所需,快快乐乐。但对于许舒,显然不行。

陈放今年二十六岁,他从小无父无母,跟随师父。后来在国外纵横驰骋,手上腥风血雨。他从来没去想过要有一个家庭,要结婚,要生子。

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太遥远。

所以,这一刻,陈放突然对许舒感到有些退缩了。他害怕进入婚姻的牢笼,但令他困惑无比的是,他又是如此的喜欢着许舒,乃至她的身体。

陈放这一夜没睡踏实,反反复复的觉得好不折磨。

最后到了第二天早上,他终于下定了心思。那就是和许舒保持距离,慢慢淡化这层感觉,最后离开。

他是属于不羁的风,绝不肯为了任何人儿停留。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