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洗手做羹汤

沐静见陈放不想说,也就只好不问了。

陈放带着沐静来到了靠海的酒吧街。

两人随意进了一间酒吧。这家酒吧是演艺型酒吧,里面重金属音乐激烈震荡,那男男女女在舞池里似妖魔狂舞。

陈放不由有些兽血沸腾,也想进去浑水摸鱼,占占便宜。但是沐静在,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两人找了角落位置坐下。沐静要了一杯迷离鸡尾酒。陈放则是要了冰啤酒。

陈放的目光始终在看别的美女,时而送个飞吻什么的,但是这家伙穿的太差了,美女们都不理他。

很快,酒也就上来了。沐静说道:“咱们碰一个。”

陈放举杯。

随后,沐静说道:“据我所知,天忍最近在焚香沐浴。他非常重视和你的这场决斗。不过我看你好像不怎么在乎,难道你觉得你必胜?”

陈放喝了一大口啤酒,咧嘴一笑,说道:“我没有输过,你信吗?”

沐静微微苦笑,说道:“我信。”她又说道:“不过,天忍的修为的确很是厉害。崂山内家馆的创始人林文龙修为功参造化,他收的弟子有两代,而天忍是二代弟子中最出色的。”

陈放说道:“我早看出来,那独眼和崂山内家馆有些渊源。”

沐静淡淡一笑,说道:“崂山内家馆故意收一些资质不错,家庭背景好的人为弟子。这是崂山内家馆的人脉,是他们的一种手段。这些弟子现在已经形成了规模。就算你能打赢天忍,但还有其余的人会来找你麻烦。”

陈放闻言不由头疼,说道:“天忍不是最出色的吗?他被我打扁了,其余的人还想怎样?”

沐静说道:“你错了。我是说天忍是二代弟子中最出色的弟子。但二代弟子上面还有一代弟子。一代弟子上面还有文字辈的高手,那些高手是林文龙的师兄弟呢。”

“靠!”陈放忍不住骂了一声。“这还没完没了了。”

陈放骂归骂,头脑还是很清醒的。他沉吟一瞬,说道:“事情不是我主动惹起来的,天忍找上门来,我不能不战。不管崂山内家馆到底多厉害,他既然来了,我就要亮剑。日后若真是他们蛮不讲理,我也会让他们看看我的手段。”

沐静微微一笑,说道:“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的意思,是要提醒你,不要小看了崂山内家馆。你一个人的力量是难以抗衡他们的。三天之后的决战,刚好天忍请了许多公证人前来,这些公证人都是武术界里有名望的大师。你们可以在决战前把话说清楚,就是不管死活输赢,之后都不再接受崂山内家馆弟子的挑战。崂山内家馆也不能再找你报复。”

陈放眼睛一亮,天忍这些人是崂山弟子。打着崂山内家馆的招牌,所以肯定要重信誉。如此一来,的确可行。

“为什么?”陈放看向沐静,说道:“为什么要帮我?”

沐静淡淡一笑,说道:“我是生意人,生意人左右逢源不是很正常吗?”

陈放说道:“那你这可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我一旦打败了天忍,崂山内家馆的这些弟子都憋的一口气在。大家都恨着我呢,你跟我亲近,那他们还能不记恨你?”

沐静便正色说道:“具体也没为什么,钱财对我来说,身外之物。你让我很感兴趣,就这么简单。”

陈放主动举杯,说道:“干杯!”

酒喝完之后,陈放便与沐静道别。临走时,陈放又干了件让沐静无语的事情。他说道:“是你说要请我喝酒的,所以得你来买单啊!”

沐静苦笑。

陈放出了酒吧,招了辆的士就回家。

第二天早上,陈放觉得自己没车太麻烦了。习惯了有车,突然就没了,空落落的。

这个时候,他也不好厚脸皮到雅黛公司里去开那辆车。不等那场决战完毕,他是不会去雅黛公司的。

干脆麻溜的,陈放直接就跑二手市场花了八万块买了辆八成新的夏利。虽然夏利不如宝马牛擦,但开的是自己的车,开起来感觉就是不一样。

中午的时候,陈放主动给许舒打电话。他现在和许舒之间的关系微妙而暧昧。也是一段感情最美丽的时候。

陈放先是跟许舒汇报自个买了辆车,并且解释了自己的钱是从哪儿来的。然后,陈放又就说:“涵妹,晚上哥哥来接你下班怎么样?我先去买菜,然后咱两一起回家做饭。”

许舒听的脸红心跳,觉得这架势,搞的两人像是老夫老妻了一样。但她心里终究是不抗拒的,于是羞涩归羞涩,最后还是应了一声随你吧。

这也算是答应了。

陈放一见许舒这态度,那就更加欢喜和放心了。他知道自己和许舒的关系又进了一大步。

下午五点半,陈放准时开车来到了雅黛公司前面。

他并不进去,就在车里等着。

许舒其实是开车来了,但是陈放说要接她,她就干脆不开车了。这也是为了给陈放面子啊!

许舒上车的时候,刚好被迎面出来的唐青和宋妍儿看到。

唐青不由皱眉道:“许主管上的那辆车,车里坐的怎么好像是陈放这家伙?”

宋妍儿倒是不太在意,说道:“就算是陈放也没什么,她们本来就认识。”

唐青说道:“陈放这家伙穷得叮当响,突然哪里来的钱买车的?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宋妍儿翻了个白眼,说道:“青青,咱们也别总是怀疑陈放了。我之前不是给了他十万块吗?那辆夏利是二手车你没看出来吗?他怎么就没钱买了?”

唐青闻言恍然大悟,但她心里还是不舒服。具体是那里不舒服,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陈放与许舒开车回了北湖小区。之后,两人提了食材上楼。

进屋之后,陈放将许舒按在沙发上,给许舒打开电视,空调,备上一杯花茶。

“干嘛呀?”许舒觉得怪怪的。陈放说道:“涵妹,你上班辛苦了,今天晚上就让哥哥来给你做晚餐,你就等着享受吧。”

他说完就提了菜去厨房。

“你会做饭吗?别把我屋子给烧了?”许舒有些担心。

陈放嘿嘿一笑,说道:“别小看哥,哥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打得了流氓。而且,骑得了小摩托,开得了法拉利,驾驭得了战斗机!”

“好啦,你别吹牛了,我拭目以待!”许舒觉得陈放这家伙牛皮越吹越大了。

实际上,她却不知道陈放那可是一句牛皮都没吹啊!

陈放心情愉悦,他呵呵一笑,转身就去了厨房。

许舒在客厅待了半个小时,她一直听着厨房里发出声音。最终她还是忍不住去看了看。

来到厨房,她就看到陈放系了女式围裙,很认真的在切菜。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情景,这一刹,许舒的眼眶红了。

陈放回头看向许舒,他一看见许舒掉泪便是手足无措。

陈放呐呐说道:“哎呀,许舒,你怎么又哭了?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你别生气啊!”

许舒却是突然迈步向前,扑进了陈放的怀里。

陈放呆了一呆,随后便拥抱住了许舒柔软的腰肢,感受着她柔软大白兔的触感,心头顿时激动起来。

这感觉真是美妙到了极点啊!

许舒觉得这样的傍晚,这样的场景有一种家的美好。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体验过家的感觉了。

从那一年冲动结婚,那便仿佛是进了地狱。

到现在,她一个人在这座城市努力的活着,不依靠任何人。她倔强的坚持着那一份尊严。

当初,和父母闹的太不愉快了。可事实的确是自己选错了人,所以她觉得自己没脸见父母。

许舒好半晌后回过神来,她眼眶红红的,转过身去,不让陈放看见。

“那个许舒,你去收拾下桌子吧,马上就可以开饭了。”陈放当下便说道。

他觉得许舒是被自己感动了,所以他很开心。

这顿饭,吃的愉快至极。陈放的手艺是真的不错,吃的许舒很是开心,并且连连夸赞。

“涵妹啊,你要是喜欢吃我做的菜,我可以天天给你做啊!”

“你想的美啊!”许舒脸蛋微微一红,嗔了陈放一眼。陈放也就是这么一说,他知道自己不能太心急了,于是也就呵呵一笑,不再多说哦。

吃过晚饭后,陈放想帮着收拾一下碗筷,许舒却是不让。

哎,真是个贤惠的姑娘。

陈放不由在心里感慨着。

吃完饭后,陈放赖在许舒的房子里不走。许舒收拾完后,也坐了下来。

两人之间随便闲聊着,气氛温馨而融洽。

陈放能感觉到许舒在一点一点接受自己,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不过陈放也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随后就主动提出回去了。

许舒也不挽留,站起来相送。

早晨,天气晴朗。

独眼先是给陈放打来电话。这小子在电话里阴测测的说道:“上午十点,佳悦击剑俱乐部,我师兄等着你。”

陈放懒洋洋的说道:“好了,你爹我知道了,你可以退下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这一下可气死独眼了,偏偏又无可奈何。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