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信任危机

许舒看着陈放如神兵天降,她的心潮也跟着澎湃起伏起来。她虽然不会功夫,但也看的出来,眼下来的这个天忍是真正的高手。

谁也无法阻挡天忍的脚步。但是这个时候,陈放出来,却是一拳退敌。

这样的英雄气概让许舒想起了小时候的幻想,那时候总会幻想着有一位盖世英雄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许舒在这一刻对陈放的印象再次有了改观,甚至说是带了一丝钦慕。

不过此刻,现场的气氛是紧张的。许舒也是屏息心神。

这时候的陈放没有了平时的吊儿郎当。他站如渊岳大地一般沉稳。陈放冷冷的看着天忍。随后,他的目光看向了勉力爬起来的独眼身上。陈放狞笑一声,说道:“独眼,看来我的话你是全忘了。你大概是以为请来了这个家伙,就可以保你周全了。”

独眼接触到陈放的眼神,顿时心中寒战,当下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

陈放不再理会独眼,而是看向天忍。“你是来替独眼出头的吧?来,来,来,今天咱们就划下道来。”他说完就要动手,丝毫的不客气。

火爆性子,毕露无遗。

不过天忍却不出手,他看向陈放,说道:“你的确值得我出手,不过,今天咱们不动手。我来,是为了化解恩怨的。”

陈放不由冷笑,说道:“你一来就将我这位霍兄弟差点杀死,有你这么化解恩怨的?”

天忍淡淡说道:“是这位施主先向我出手的。”

陈放也就不纠结这个问题,说道:“好吧,你说说看,你要怎么化解恩怨?”

天忍说道:“我们都是练武的,武者解决问题,当然要用武者的方式来解决。这样吧,三天之后,我在佳悦击剑俱乐部里等你,到时候,我们签下生死状。谁若死了,或是输了都与他人无忧。若是你输了,这雅黛公司就按之前说好的价格卖给我这师弟。如何?”

陈放淡冷说道:“你倒打的好算盘。若是你输了,又当如何?难道没有一点附加条件?”

天忍说道:“你要如何?”

陈放说道:“我要独眼从此滚出海滨市,终生不得再踏进来。”

天忍点头,说道:“可以。”他顿了顿,又道:“雅黛公司的主,你做得了吗?”

“自然做得了主。”陈放说道。

天忍便道:“好,回去之后我会让我师弟草拟协议,到时候,我会请武术界的一些前辈来做个公证。”他说完转身就走。

独眼便跟在了后面。

“你怎么可以不跟我们商量就擅自做主?”唐青这时候不由怨怪陈放。

哪怕是陈放刚刚救了霍雷,但是陈放将雅黛公司当做赌注赌了出去。这还是让唐青和宋妍儿生气。

甚至有那么一瞬,唐青和宋妍儿脑海里同时升腾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如果陈放是独眼的间谍,故意用这个方法来夺取自己的公司怎么办?

陈放不由怔住,他看出了唐青的怒气。同时也看见宋妍儿眼里也有微词,只是忍住没说。

陈放不由沉默下去,他半晌后说道:“对不起,没跟你们商量是我的不对。不过你们放心,如果我输了,我把命赔给你们。”

他说完之后,便不再多说,直接离开了雅黛公司。

这一瞬,陈放的身形显得有些落寞和萧条。

唐青和宋妍儿不由呆住,她们心中生出不忍来。

霍雷则是心有余悸,同时好奇的问道:“这个陈放是什么人?”

他不能不奇怪,这个陈放的身手恐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雅黛公司里。

唐青说道:“我们也不太清楚他的来历,他之前在我们公司做保安。后来独眼来找我们麻烦,是他出手解围。所以我们就让他做我们的司机和保镖。”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霍雷马上说道。

霍雷虽然刚刚被陈放救了,但是他心里对陈放的感觉并不好。只因为,他本以为陈放是个不入流的保安。但这个保安却有被天忍正视的资格。

霍雷可是记得天忍看他的那种淡漠目光的。

而且,霍雷之所以觉得陈放有问题,并不是因为单纯的讨厌陈放。以陈放的身手,却甘于平凡来做一个保安。这太诡异了。

宋妍儿与唐青心儿一颤,两人相视一眼,说不出话来。

“我们进去说话吧。”宋妍儿随后说道。

霍雷点点头。

那些保安们伤势并不重,早已经起身待在一旁。

宋妍儿又对他们说道:“你们今天辛苦了,待会每人分别去财务领五百块钱的奖金。”

五百块对于保安们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因此一个个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总裁办公室里。

宋妍儿与唐青心里都很不舒服。这种不舒服是来自于陈放,他们不愿意相信陈放是间谍之类的。因为她们和陈放相处时很是舒服,惬意。也是真的在信任陈放。

“为什么雷哥你肯定陈放有问题?”宋妍儿不由问道。

霍雷深吸一口气,他看向宋妍儿,沉声说道:“妍儿,你和青青还是太单纯了。以我的身手,我给一些富豪做保镖,一个月是一百万的价格起步。而陈放这样的身手,是没有价格能够估量的。但他这样一个人却来给你做保安,拿着几千块的工资,这不是明摆着的有问题吗?”

宋妍儿与唐青无话可说了。

之后,宋妍儿让唐青带霍雷去休息。她则将老夏叫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老夏显得有些拘谨,坐了半个屁股在沙发上。

宋妍儿看向老夏,说道:“夏队长,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老夏恭敬的说道:“总裁,您问吧,只要是我老夏知道的,一定都告诉您。”

宋妍儿说道:“你觉得陈放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夏微微一怔,随后脱口而出的说道:“他是个混球。”

宋妍儿不由愣住,她本以为老夏会说陈放是个好人。因为陈放如果是间谍,一定会善于伪装自己,跟大家打好关系。

“哦,怎么混球法?”宋妍儿再度问道。

老夏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自知失言了。他正色说道:“总裁,我只是说我心里的感觉,如果我说错了,您别介意。”

宋妍儿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不会介意。”

老夏说道:“陈放是个特别洒脱的人。他好像对一切东西都不太在乎,包括钱财。”

宋妍儿说道:“你觉得他可能会是商业间谍吗?”

老夏沉吟半晌,说道:“我觉得不是。”

宋妍儿说道:“那他这样的身手,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来做个普通的保安呢?”

老夏说道:“也许并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他喜欢,他是个爱好无拘无束的人。”

宋妍儿始终还是想不通,最后便说道:“谢谢你,夏队长。你回去吧。”

“好的,总裁!”老夏站了起来。

老夏走了之后,宋妍儿陷入了沉思。她给唐青打电话。

“青青,说心里话,你真觉得陈放会是商业间谍吗?”宋妍儿沉声问。

唐青沉默下去,好半晌后才说道:“我觉得不是。但是他的确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宋妍儿微微叹息一口气,随后挂了电话。

她站了起来,决定去找陈放。

陈放是步行回家的,今天实在不适合再去开宋妍儿的车了。

夕阳西下,陈放的背影在夕阳余晖之下,显得有那么一丝的萧索。他心里自然是不痛快的,这份不痛快是因为宋妍儿和唐青的怀疑。

便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却是许舒打来的。

陈放接通,他打起精神呵呵一笑,说道:“涵妹,找我撒事呀?”

“我请你吃饭吧?”许舒说道。

陈放微微一怔,随后说道:“今天晚上吗?”

许舒说道:“是!”

陈放本能的拒绝,他眼下实在不想跟人接触。于是就说道:“今晚不行啊,我有事情。”

“你有什么事情?”许舒立刻追问。

“我靠,我大姨妈来了行不行?”陈放说道。

“大姨妈来了也不妨碍你吃饭吧?”许舒犀利的反击。

“……”陈放不由无语了。想不到许舒也有这么屌的时候。

最终,陈放还是应承了下来。

随后,许舒开车来接了陈放。

陈放上车之后,许舒问道:“想去哪里吃?”

陈放打了个哈哈,说道:“哪儿都不想去,就想吃你亲手做的菜。”

“真的?”许舒犹豫了一瞬,说道。

“当然!”陈放斩钉截铁的说道。

许舒银牙一咬,说道:“那好吧。咱们先去买菜!”

“我靠,涵妹你这什么表情啊。不就是去你家吃饭吗?你这搞的好像视死如归,舍身取义似的?”陈放马上不满的说道。

许舒闻言不由莞尔,她笑笑,说道:“你要知道,我把你请回家,那得担多大的风险啊!”

陈放摸了摸鼻子,说道:“哥是正人君子好不好?上次你喝醉了,缠着要我留下来,我都离开了。”

“你去死!”许舒顿时满脸通红。

便在这时,陈放的手机又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宋妍儿打过来的。

陈放接通。许舒也就不说话了,专心开车。

那边宋妍儿说道:“我们见见面吧。”

陈放淡淡说道:“我现在有些忙,没时间。”

宋妍儿不由语塞,这家伙真是太拽了。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宋妍儿说道:“其中也许是有什么误会。”

陈放倒没那么小气,所以也不愿意跟宋妍儿生气。虽然被她们误会,这的确让陈放有些心灰意冷。但是转念,陈放想到了死去的林南。暗道:“成斌就这么一个妹妹,妍儿还是个小姑娘。自己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想到这,陈放缓和了语气,说道:“妍儿,我与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我其实是做不了你们的主的。如果到时候,我一旦输了,你们可以不承认。因为你们根本没有答应过。另外,你放心吧,我也绝不会输。所以,到底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没什么好谈的。三天之后,自有分晓,你说呢?”

宋妍儿娇躯一震,她猛然醒悟过来。她知道自己错的太离谱了,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可以想见,自己和青青到底是有多伤陈放的心。他一心一意的保护自己和青青,可自己却和青青怀疑他的动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