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灵旅馆》第一章奇怪的工作

凶灵旅馆小说名字叫做《凶灵旅馆》,这里提供凶灵旅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凶灵旅馆小说精选:我从高中毕业就一直待业在家。 也找过各种工作,最终都是不了了之。做得最长的是在一家平安公司做个业务员,最终受不了业务压力,做了六个月就打了退堂鼓。 退堂鼓是打得很干脆的,感觉那就不是人做的事儿。 在父母的眼中我就是那种典型的高不成低不就的主儿,还喜欢清高着。 受不了父母的唠叨,每周星期天我都会在市的招聘市场逛一圈。 这一周的招聘大厅里更是人群如鲫,每人手中都有一份光鲜的自我介绍,而我从毕业就没学过什么专业,什么几年…

我从高中毕业就一直待业在家。

也找过各种工作,最终都是不了了之。做得最长的是在一家平安公司做个业务员,最终受不了业务压力,做了六个月就打了退堂鼓。

退堂鼓是打得很干脆的,感觉那就不是人做的事儿。

在父母的眼中我就是那种典型的高不成低不就的主儿,还喜欢清高着。

受不了父母的唠叨,每周星期天我都会在市的招聘市场逛一圈。

这一周的招聘大厅里更是人群如鲫,每人手中都有一份光鲜的自我介绍,而我从毕业就没学过什么专业,什么几年工作经历更是谈不上。

没一个象样的工作,兜里没钱我连约朱小蓉的勇气都没有。

朱小蓉是我高中同学,又同住凤凰城小胡里,她一直都是我心中的女神。

越是喜欢对方自身就会越是自卑和紧张,在她面前我几乎一直都是侷促着。

典型的自卑暗恋!

在大厅里逛了一圈,终觉与好工作无缘,心中说不尽的沮丧与无奈。

工资太低,这年头在外面进个馆子都进不起,工作不体面偶尔碰到小蓉,更是不敢直视。

男人的自卑与自信全在兜里!

我正要转身出厅,日子还得照旧过,依旧泡网吧去……

刚到厅门口,不经意的一瞄间,看到一副极大的红布广告。旁边围满了人,字体也特别大。本不再抱有什么幻想,但那招聘信息又一下吸引了我。

这是一家宾馆,上面写着招聘服务员类,最下面是招聘一名保安主管,让我心跳的是在条件一栏里,清楚写着:无需任何条件。工资5800元一月,包吃住。

5800的工资这在凤凰城抵得上一名企业高管,何况主管这两个字看上去很是体面。更重要的是:宾馆嘛,里面肯定是美女成群了。

我禁不住心蹦蹦地跳,扒开人群挤了进去……

主招聘的是一位长相斯文的西装男子,抬头看了看我就递给我一张纸条,让我第三天下午八点就去宾馆应试。

就这么简单,简单得我几乎有点不相信,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将是一名主管,工资5800呢。

回家的路上,兴奋后又忽心生一种希奇,为什么要在第三天呢?而且是下午八点。

管他呢!你出钱是老大你做主!

第三天下午八点,我按照纸条上写的地址找到这家宾馆。

这家宾馆名四方宾馆,座落在凤凰城西郊,依山傍水,再往西就是凤凰城里小有名气的旅游胜地腊子山。

说是宾馆不如说是一家庭式经营场所,一幢八层小楼,每层也就七八个小房间。一楼用于卖餐的地方,侧有很小的车库。

餐厅后面就是办公场所。

进入办公室,抬头就看见办公桌后坐着一个精瘦男子,面颊瘦削上面布满青春豆留下的坑坑洼洼。双眼细小,正半躺在软皮实木班椅上,双眼看着天花板,不知是在做梦还是在发呆。

我看了一眼天花板,脚步加重。

那精瘦男子听到脚步声,回过神来,见到我立马站起伸出手,笑道:“你是来应聘保安主管的吧?”

我点点头,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我姓伍,叫伍冬生!以后都在一起做事,也不必客气你就叫我伍冬生好了!他们都是这样叫”

看他这么热情,我忙点头回道:“伍先生您好!”说完将身份证递了过去。

那伍先生看了一眼,将身份证推给我,眯着眼笑道:“哦!你叫韩志!好名字!人就得有志气有勇气。我这里的工作很简单,从晚八点到次日早八点。工资你也知道了,如果做得好每月福利都另算!”说完起身去饮水机前倒了一杯水递了过来。

“原来是上晚班”

“是的!我们这里白天不要保安,只有晚上才有!这几天也有人来试过,都只做到半夜就走了……”伍冬生边说边两眼直直地盯着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是什么活儿,一晚上都做不完就半夜跑了。

“做保安嘛,也没别的事,就是到处看看,上晚班不要睡觉。还有第一:八楼是空房,不允许任何人上去,包括你更不准打开房门;第二:不准打听客人言行,特别是住在七楼的;第三:不允许私自进厨房”

这第一二条到是情理之中,没事我去做那些事做嘛,只是这第三条觉得有点希奇,难不成我看上去就是个吃货么?

听说美女多是吃货,可本帅哥却未必是。

“当然!你的保安主要职责就是不允许任何人触犯这三条,如果没事今晚就可以上班!”

我犯了嘀咕:“可是厨房总会有职工要出入的啊”

“你上班后厨房已下班,白天有我呢”

我连忙点头,伍冬生拍拍我肩膀笑道:“这才是年轻人嘛!要多锻炼锻炼!”说完交给我一串钥匙。就引我去看了我的宿舍,里面就一床一椅一桌一手电一警棍。

伍冬生临走时又拍拍我肩膀,又叮嘱几句才转身离去,我第一天的工作就算正式开始。

这宿舍并不大,傍依那个小小的停车库,显得有点阴暗潮湿,椅子上布满灰尘,床上的被子也似乎有股子霉味,似是好久没人住过。

四周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什么保安主管,现在才知道所有的保安也就是我一人了。

这与我想象中的工作相差着十万八千里,但看在母亲的唠叨上和那5800元上,一切也只有暂时忍了。

大不了拿了几个月工资又泡网吧去。

我整理一下屋子,提着那床薄薄的被单出了门,去找垃圾堆……

此时已是晚九点多的光景,看得出这里的生意并不是很好,大厅前少有人行来往,想象中的服务员美女们也没见到几个。

却看到几个三十多的老妇,缩在大厅角落里叽叽喳喳,也不知在八卦些什么,却不时有眼光往我身上张望。

楼上窗户中透出的光线及远处昏暗的路灯,将四周映出一层淡淡的昏黄。

我顺着一小块平地往对面公路边寻了过去……

忽地……

在路边一昏暗的影子里,一个身影蹒跚而行,似是一个老头,佝偻着腰,上肩一字平削却是没有脑袋,左手负在背上,右手提着一圆乎乎的东西,象是自己的头……

而去的方向正是自己的小宿舍。

我一时呆住,只觉背心渗凉,全身汗毛倒竖。

我是一个唯物论者,起码也算受过高等教育,对这景象只是本能反应一下,就静下心来。世间的鬼不过是存在于人心,只是这里的气氛才让自己吓了自己一跳。

是我想多了!

如真有鬼,我到是可以捉了几个去展览展览。

我赶紧将手中被单找个地方扔了,转身再去看刚才那老头,四周一片静谧,哪里还有人影……

我呆了呆,手中举起手电,犹疑着竟始终不敢往那方向照。

三百码速度么?这么快就不见了?

我有点惊魂不定,强整理一下心情,正要回宿舍,忽感觉一只冰冷的手从后面搭上我肩膀,我一哆嗦,张大眼,急退,转身……

“你叫韩志?新来的那个保安?”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浓装少妇,脸型丰满,体型也算凹凸有致,瞪着一双丹凤眼。见我反应激烈,笑道:“小兄弟!你怎么了?”

我张大眼瞪着她,茫然地摇摇头,道:“才……才……没什么……”

那少妇一阵咯咯娇笑,道:“你才看到什么了?看把你吓得……来!到厅内坐坐”

想到刚才那个提着自己头走路的老头就是往自己宿舍方向去的,下意识里不敢一时就回宿舍,我点点头,似是呓声道:“里面还有些什么人?”

“都是些一起做事的啦!你呀!别到处乱跑,瞧你这细皮**的可经不起吓!”

听这话,我一时犯了嘀咕,难不成这里经常有吓人的事么!

这到也让我一时放了心,吓人的事自然都是假的,不是真的就好。

“这里呀!生意也不是很好,就几个游客。到了这时候基本就没人来吃饭了,来住宿的白天就来了,晚上也没几个,也到是轻松!”

我跟着少妇,听她有说不完的话,进入大厅,东角一桌子边坐了三四个同样的少妇,见到我到蛮是热情,嘻嘻哈哈地让座打趣……

领我的丹凤眼少妇从柜台上拿了一包玉兔牌奶糖,打开塞了几粒到我手中。

“听说前几个保安只做了一晚上就不做了,我瞧你呀,年纪轻轻,还是别做这个为好!”

我来了兴趣,道:“我觉得这蛮好的呀!他们是怎么了?”

这话并不好笑,却惹来一阵咯咯哄笑,我都一时有点糊糊了。

一个稍年轻,大概二十几模样的少妇道:“听说这里有个保安就死在外面的土堆边,就是两个月前的事,死的时候光着身子全身没一件衣服,真是可怜……”

我顿时全身紧张,故作冷静道:“没有公安来破案么?”

“来过了!也找不到有什么伤,就说是自杀,最后不了了之!你们说一个年轻人整天有说有笑的,怎么会自杀!”

“谁这么残忍?”我故作平静微笑道。

那丹凤眼少妇看了我一眼,正色道:“这世上的残忍莫过于后悔!”

这是说我么?

想到先前所见,又心里咯噔一下,问道:“那保安可是一个老头?”

“什么老头,人家和你一样大的年纪,只是没你这么俊!”说完周围一阵嘻笑。

一声音娇笑道:“你莫不是看上人家了,今天的空余房间可多着呢!”

与她们聊得我有点窒息,长这么大了还没认真摸过女人的手,我处男一个,这诱惑我可有点受不了,这些人还真会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