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灵旅馆》第八章失踪

朱文文小说名字叫做《凶灵旅馆》,这里提供朱文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凶灵旅馆小说精选:会到处找失踪的老公?还保护不了老公?痴迷地死等老公?会让娘给自己烧生前的爱物? 还有很多我都不想说了,反正你要我信,你打死我算了。 但说回来,她能知道我的电话,知道我妈出事,确实有点异样,我操!迷一样的女人,你到底是谁? 织女下凡看上这里的牛郎了? 我吐! 但有一样,让我又转了思路,那就是她应该不是鬼,那我的手机与我妈又是谁作的孽? 是那个小女鬼,看上去不象,小孩子家有那么重的心机么? 我又回到厨房边将那拆下的风扇页给装上,最…

会到处找失踪的老公?还保护不了老公?痴迷地死等老公?会让娘给自己烧生前的爱物?

还有很多我都不想说了,反正你要我信,你打死我算了。

但说回来,她能知道我的电话,知道我妈出事,确实有点异样,我操!迷一样的女人,你到底是谁?

织女下凡看上这里的牛郎了?

我吐!

但有一样,让我又转了思路,那就是她应该不是鬼,那我的手机与我妈又是谁作的孽?

是那个小女鬼,看上去不象,小孩子家有那么重的心机么?

我又回到厨房边将那拆下的风扇页给装上,最好不要让人发觉我进去过。

回宿舍的路上,我不免有点得意,不让我去的我去了,不让我看的我看了,姓伍的你想咋样,你说吧!

象疯子般自言自语回到宿舍,此时已是凌晨五点。

想到明天的约会,不免有点兴奋,将吓人的事早抛到脑后。我可是大姑娘上桥头一回。

想到这里,又将那藏宝图拿了出来,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东西。

对!明天找朱文文去,或者他能看出什么,有财大家一起发。

想到开心处,心情也不再恐怖沉重,和衣躺在床上,朦朦胧胧渐是睡去……

也不知我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忽然看到我床上躺着一个人,而且我知道那就是我自己!似乎有一股力在拉我出门,我没有思想,只是静静地随着那股力道飘动,但只离开数米远,又哧哧地回到床上那个人身上。

我一时惊醒,腾地坐起,但见阴影处,一个人影一闪而没……

象极了那个看车库的无头老头。

我惊出一身冷汗!急提了手电冲出门外,轻喝道:“是谁?谁在那?”

四周悄无声息,昏暗光影,四周没一个人影。

我终于是要得到报应了,但我只是冷笑一声,老子生死早置度外,你奈我何?

我走到那老头的门口,用手电照了照,里面空无一人。

我只得回转,离我门口二十步远时,忽又见一道灰影在我门口一闪而过……

这次却是另一个人,不象是老头。

“什么人出来!”

不知为什么!我的胆子越来越大。

看来我这宿舍是众鬼的目标了!

可我在里面并没发现别的什么!我开始思索,红花说我在里面能发现线索,那线索究竟是什么?

究竟是我在里面看到的哪一样?旧日军装?活死人?鬼肉?

可这些东西都不象是什么线索可言。我究竟要去找谁解救我妈?老天!我生性蠢,别让我动脑筋行不!

忽地!我又恍然大悟!对!找那个鬼门子仙人贝红花,她在这里这么久应该知道什么,只是她不肯告诉我,可我现在有她想知道的,就不怕她不服我。

到时我王牌一亮,还怕她不拜在我牛仔裤底下!

期待明天的真相大白。胡思乱想中,就此睡去

第二个班就这样过去。

第二天早八点一下班就急扑到医院。

妈妈的病情仍没有好转,一直在昏迷之中,我接替父亲守在妈妈身边,看着她一动不动的样子,心里别提多沮丧。

伏在病床边打了一会瞌睡,实在是的点困了。

到了中午,一个护士来换药,被她惊醒,想到与贝红花的约会,用妈妈的手机拨了过去……

电话打过去之后居然显示是一个空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巧合么?

联系不到人,约会自然是不了了之,忽又觉得对不起朱小蓉,那这婆娘从末带感情看过我一眼,想起还是贝红花好。

起码她热情似火。此时妈妈已经醒来了她看着我说“你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了?”这样突然的问话让我怔住,我和女的约会难道妈妈知道了么?可是接下来我妈的话让我毛骨悚然她说:“孩子,我儿子,脾气不好,你要多多担待啊!他这个人心眼不坏!”我妈的眼睛一直看着我的身后,我的汗毛孔都竖了起来,慢慢的转过身,一看一个人影没有,都说人生病的时候阳气特别的弱,所以能看到脏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一阵铃声,配着这个时间,我一个激灵,好半天才接起电话

没好气的说道。

“喂!谁呀!”

“三天不见你是不是丢了魂啊,连我都不认识了?”电话那头正是朱文文的声音。

我哦了一声,道:“你来得正好,我正有事要找你呢”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什么事!”

“什么事?”我奇道。

“不就是关于你妈的病么!”

“你怎么知道我妈病了?”

“奇怪吗?我都去病房看过了,打你电话打不通,我还知道你现在就在医院!”

我笑了笑,这他当然猜得到,我用的手机就是我妈的。

“别故弄玄虚了,你什么事要找我说?”

“我们见个面!”

“行!就在金星网吧”

“十分钟后见”

我挂了电话,十分钟!看来是等不及父亲来接班了,幸好这里也没什么事,不过,我回头看我妈妈的时候,发现她的表情有点怪异,她咧着嘴对我说:“妈没事,妈要是有事情就好了,这样你就不用死了!”我心情一下子沉了下午,说道:“妈你会没事的,我一定会救你的!”然后我匆匆下了楼,直奔金星网吧。

进了网吧,就在门口的沙发上坐了,不一会,朱文文匆匆而进。

他长得比我高,身材粗壮,浓眉大眼,五官棱角分明,很有刚毅气息,留着小平头。

我指了指我旁边的位子,面无表情道:“坐吧!说说你什么事”

朱文文咦了一声,故作奇怪大声道:“就几天不见,我们怎么变得生疏了似的”边说边坐了下来,递了一支烟过来。

我接过,摸出打火机,也给他点上。

“你妈的病很奇怪哟!”

我瞪大眼,道:“你知道什么”“我不知道会有人知道?”他一副很神秘的样子,仿佛他非常的精明,

“是谁?”

“先别说是谁,说说你妈的病吧!你这几天遇到什么了”

我想我这几天还真是遇到了点什么,可在这里说?而且说来也就是话长了。

看我不说话,朱文文看看四周没人注意我们,正色道:“我看你妈象是中了某种盅”

“盅!”我惊得快要跳了起来。

“是的!”朱文文故作优雅地弹了弹烟灰,斜视我一眼。

“你怎么知道的!我可没遇到什么会耍盅的人”

朱文文嘲笑道:“人家会玩盅还会告诉你?”

我想也是,想了想道:“可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孤陋寡闻了吧!在我们这地方有三邪,那可是天下闻名,盅就是其中一个”

“行!我孤陋寡闻,说吧!什么叫三邪”

“我们湘西这地方把赶尸、盅、落花洞女叫作三邪,妙得很呢”

“行!这还妙!……”我不停地点点头。

“你别急眼啊,我可是想帮你想办法呢”

“那你怎么知道我妈中的就是盅?”

朱文文得意笑道:“你可能不知道,我爷爷以前也见过盅,虽然他不一定懂,但他知道些”

我有点嘲弄道:“你祖传技术”

“看你!看你!这态度,都没法合作了”朱文文头一仰,靠在沙发上,慢条斯理道:“这盅啊,如要解得找到种盅的人,得知道他下的是什么盅才有可能解,不然你就是种盅高手也是干看着没法子”

我仔细地想了想,在那四方宾馆中,谁象是会种盅的人呢,说谁象鬼我到说得出几个。

“你愿意帮我去找!?”我试探问道。

朱文文一下来了兴致,低声道:“如果找到这人,态度好我还想拜他为师呢”

我奇了:“为什么?”

朱文文看了下四周,神秘低声道:“你不知道,对人种了盅,可以让这人听你的话,想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又丝毫不反抗,当然我不学害人的盅,到后又可以帮他解除”

我轻蔑道:“是不是想对哪个美眉下手了?”

朱文文哈哈笑道:“知我者!兄弟也!”

我是服了,只是我确实可以让他帮忙找下下盅的人。

“或者我带你去个地方,能碰到下盅的人,可我先说明白,我是碰到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盅!”

“这个你放心,我爷爷告诉过我怎么认”

我放了心,这样好。

“那什么时候去?”

看他猴急样,我不禁有点想笑,拉起他手道:“你跟我来,我让你看个东西”

见我神秘样,朱文文一下起了好奇心:“朱小蓉给你写信了!哎!我这苦命的娃现在还单身”

拉他到网吧边的一个小巷子里,见四下无人,我从裤袋子里掏出那张带毛的皮图,塞给他,轻声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朱文文瞪大眼:“藏宝图!你这小子这几天闯了什么运!哪里来的?”

“我工作的四方宾馆”

朱文文将图翻来覆去,看他样子也是不认识,但见上面有字有图,表情很是惊异。

“你别逗我了,做一个这鬼东西来哄我,你想咋的?”

我一把抢过:“还真是鬼东西,你不认识就算了”

“行行行!兄弟!有财大家发!我去拿给认识的人看,不行么?”朱文文伸出手。

“你想让多少人知道”

朱文文咧开大嘴笑道:“我有这么笨?我先拿给我爷爷看,他不会贪财吧。如他不认识字,我可以将字一个个写下来,再分成一个个字让懂日文的人去认,也不让一个人认,一人认一个字。这样他们只看到一个字,又能想出啥?”

这到是好办法,我想了下道:“你多久完成!”

“我的好兄弟!我赶着跑,到处打电话,还不就两三个小时就行”

“好吧!你翻译出来带着它晚十点来腊子山方向的四方宾馆找我,我带你找种盅人”

朱文文笑笑道:“我以后听兄弟的!有财大家发。但你要知道,在女孩子身上种盅不如种钱有效果……”

我瞪大眼:“你是不想找种盅的人了”

“哪里哪里!为了你妈也得找啊!我是那种见钱忘义的人么”

我拿眼角瞟了瞟他,唏道:“有点象!”

朱文文一拳推了过来:“这可不象兄弟了”

这人力大,我差点打了个趔趄。以前我从来都不知道他力气可以这样大啊,以前都是被我欺负,今天怎么力气大了起来,我嘲笑他说道:怎么最近练拳了还是鬼附身了,力气大的惊人。“”只见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古怪,最后打了一个激灵说“什么鬼不鬼的,你见过鬼么?”

当时我看着他的脸有点发黑发青,也不知道是被谁打了还是没有睡醒。加上在医院的事情,我说什么都没有了心情,现在只想回去看看我妈妈,所以和他告别,告别的时候看到了他发黑发青的脸居然便的正常了,难道我眼睛花了么?

别了朱文文,我急赶到医院,父亲还没来,我就在床边发起了呆。想是父亲一夜没睡,也是困极了。

到了下午七点,父亲也才匆匆赶来,带了晚上的饭。

我这一家子成了白天睡晚上活动了。

我回到家,洗了个澡,换了一件白T恤套了一件深色牛仔裤。这就往四方宾馆赶去。

想来这个时候朱文文也应该翻译出来,可总不见他音讯,我没了手机也无法找他,心里害怕那图有什么异样,吓着他了生出什么事来。

到了宾馆,迎面碰到王姐。

“小韩你来了啊,伍老板叫你去找他呢,好象有什么事!”

我点点头,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我昨晚的事都让他知道了,要找我算总帐了!

我怀着忐忑的心,来到伍冬生办公室,见他怔怔地坐在里面,那神情忽让我想起一个人,那就是在贝红花墙壁上看到的那个英俊小生。

想来他年轻时,长得也不俗,他们父子间才有那股神似,以至于我在贝红花房中看到她老公时,总觉得在哪见过。

这人心肠也是歹毒,对自己的儿子都下得了手。

“哦!你来了啊!坐吧!”伍冬生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看他表情客气,我有点放下心来。

“你知道吗?……”

我一愣,我知道什么?莫不是有人闯他地下室他知道了。

“什么?”我面无表情。

“你昨晚可见到过什么异常?”伍冬生也是面无表情,这让我很捉摸不透,不知道他指的是哪里。

“有两个人失踪了!你不知道?”

“谁?”我惊异露于表情,原来他不知道有人闯了他的地下室。

“就是看车库的那个老头还有住八楼的那个疯子”

没有了 下一章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