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大虎现身

看到这么多人围殴陆军,陆雪琪开始担心了,要是陆军失败了,自己一定难逃厄运。

可就在陆雪琪担心的时候,陆军突然爆发了。他本不想跟这帮杂鱼动手,但是,对方欺人太甚!

陆军一记勾腿撂翻了身后的一个对手,随后,反守为攻。声势强劲的令对方无可阻挡。拳脚的速度快的如同闪电。连续几次出击,将陈二奎的另外两个手下也被一一击倒,摧枯拉朽势如破竹!

最后,一记长空劈挂腿,高高竖起,战斧一般朝着陈二奎狠狠劈落。

“不好。”陈二奎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到“砰”的一声,陈二奎庞大的身体被陆军一脚扫中,轰然倒地。陈二奎顿时吐了一口血。

一个打手扑上来抢救陈二奎,被陆军又一腿狠狠砸在肩膀上,伴着一声清澈刺骨的“咔嚓”声——恐怕这个家伙的肩胛骨已经被踢断了!

好生猛的力道!自己好歹也是精英级高手,竟然一招就会被打趴下。陈二奎满脸煞白汗如雨下。胸口疼,锥心的疼。这种感觉好久没有出现了,最近这几年,自己还从未有过败绩。

“他姥姥的,敢在这儿撒野?”发现打不过陆军,陈二奎忍着疼,嗖的一声从裤腰里拔出一把乌黑的手枪,枪口对准了陆军,“我特妈的弄死你。”

陆军淡淡一笑,“怎么,还跟我玩枪?怕你玩不起。”

陈二奎枪口对准了陆军,咬牙切齿走过来,“孙子,你挺能打啊,不过再能打,来到这里也得给我乖乖做孙子。信不信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陆军撇下嘴角说,“谁知道真枪还是假枪。吓唬人的玩具枪吧?”

“草!你当我真不敢杀你?”陈二奎心中一发狠,对准陆军,猛地扣动了扳机!

陆雪琪吓的一闭眼,“完了。”

谁料,只有扣动扳机扳机的声音,却没有子弹射出来。

陆军哈哈一笑,扬了扬手,陆军的手里,竟然多了一个弹夹,“妈的!没有弹夹都不知道,还跟我玩枪,我看你就是找死!”

陆军刚才跟陈二奎交手的时候,就发现他腰里别着手枪,为了防止陈二奎开枪,陆军自己倒是不怕。就凭陈二奎的枪法,根本打不到陆军。但是,陆军担心误伤了陆雪琪,因此,先下手为强,下了他的弹夹。

这个动作陈二奎一点察觉都没有,这就是两人的差距!

陆军徐徐逼近,正要废了陈二奎,就听有人喊到:“住手。”

诸人抬头一看,居然是陈大虎来了,刚才的一切,陈大虎都看见了。

陆军很能打,先后撂倒三个打手,接着又把陈二奎放倒。这令陈大虎感到很吃惊。陈大虎走过来,先是制止了双方的打斗,然后将陈二奎手里的手枪拿过来,冷笑说:“老二,你没事拿把假枪吓唬人,有意思吗?”

陈二奎低声说:“哥,那小子打伤了我们好几个兄弟。”

陆军知道陈二奎手里的那把枪,绝对是真家伙。陈大虎之所以说是假的,是他不希望把事情闹大。陆军猜得没错,陈大虎对陈二奎刚才的举止很恼火,但是他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训陈二奎,毕竟陈二奎是他的弟弟。

在矿上,如果有外人来捣乱,跟自己的人打起来,哪怕是把对方打残了,甚至打死了,自己都可以通过关系,把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要是动了枪,用枪打死了人,那事件就升级了。因为,枪击案件,尤其是致人死亡的案件,是公安部责令必破的。到时候,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惹恼了政府就划不来了。

另外,陈大虎知道,自己现在干着不能泄露机会的大生意,要是因为闹出人命,被抄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老巢,实在有点划不来。

陆军斜着眼睛看看陈大虎,他心里也在想,这个陈大虎葫芦里卖的什药?

喝退陈二奎,陈大虎走过来,笑眯眯地对陆雪琪说:“陆经理,刚才我兄弟多有得罪,我这里替他向你赔个不是。话又说回来,你来我这儿做客,为何不早点跟我打个招呼?你也知道,我手下这帮子野惯了,这是没出事,真要是出了事,你说这不是误会大了?”

陆雪琪阴着脸说:“陈大虎,你也不要跟我装腔作势。我来的目的就是讨债。你最近这几年,先后从我们银行贷走九千多万贷款。加上利息一亿都超了。你据不还钱,按照规定,我们有权审核你的现有资产。”

陈大虎一笑:“那当然,小玉,拿账本给陆经理看啊。陆经理,我们这两年生意逐渐好转。已经开始扭亏为盈,光今年上半年的盈利就超过三千万。不过呢,因为铺的业务太大,资金周转确实困难。希望银行领导能够宽限一些时间,我给你一个承诺,年底之前,一定把欠款连本带息还清。你看怎样?”

陆雪琪脸一绷,“谁相信你的鬼话。陈大虎,你也知道,我们银行这帮人也不是吃干饭的。我们也调查了你的经济情况,你本人的账面这两年根本就没有过大额款项收入。你说的扭亏为盈,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啊?”

陈大虎脸色有点不悦,“陆经理,我已经说明白了,现在没那么多钱。你说咋办吧?”

陆雪琪冷声说:“那我们只有通过法院,强行冻结你的账户,然后拍卖你的公司。”

“你敢!”陈二奎气爆了,又插嘴说道。

这一次,陈大虎没有阻止自己的兄弟,而是阴阴一笑,“陆经理,你们银行会不会起诉我,这不是你说了算的。需要你们行长说了才算。据我所知,你们行长大人不会支持你这样做吧。”

陆雪琪心里咯噔一下子,她知道,姜行长虽然支持自己讨债,但是坚决不同意起诉陈大虎。他对内声称,担心陈大虎狗急了跳墙,扔下烂摊子逃之夭夭。陆雪琪却怀疑,行长暗中吃了陈大虎的好处。不然的话,陈大虎没有担保,怎么可能两次从银行贷走了九千万?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