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狩猎者的反击

雨霂飞翻翻眼睛不理他,小手却从托盘里拿起一包小饼干开始吃起来。闹了一早上,她都还没吃早饭呢。

洛承骏给她满上茶:“所以你就要更加努力的证明你这个儿媳妇是她看走了眼,这洛家三少奶奶你是当得起的,G城洛家也是你能随意进出的。当然你要真的不喜欢洛家,随时可以走人,只要你喜欢就好。”

“嘎吱嘎吱”雨霂飞嚼着饼干,耳朵里听着洛承骏的话。不可否认,他说的话是越来越中听。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只是有时候实在是忍不住嘛,再说发脾气也看人的不是么?

“少给我灌迷魂汤,说那么多话还不是希望我陪你把这场戏给演下去。”雨霂飞拍拍手,将空掉的饼干包装纸扔进脚边的垃圾桶里。

洛承骏坦然一笑:“那我说错了么?”

雨霂飞挑眉:“洛承骏,不愧是一肩扛起ICF的商业精英。你很懂得如何谈判,如何把握谈判节奏,更懂得把握对手心理,并且专挑对手的弱点进攻。”

“那又如何,这点小把戏还不是被你一眼就看破?那也没所谓了,你聪明、理智,我很期待和你统一战线,而且我也坚信有你做战友,我不会输。怎么样,要不要好好合作?我一定会讨得你家太后的欢心,保证把她给你哄好了。”

雨霂飞斜睨着他:“得了吧,只要我肯结婚,就算老公是头猪,我家太后也会高兴地撒花。你这样的,就算不用讨,她也会很欢喜。”

话说,她家太后也太那什么点了,是不是应该端一端丈母娘的架子,为难一下女婿,告诉他一定要善待她的女儿么?

雨霂飞皱着小脸,不悦地拿起另一包饼干:果然她是厕所里捡来的么!

洛承骏低笑着摇了摇头。

温暖的阳光将室内照得暖烘烘的,茶香满室,混合着轻淡的饼干奶油香,让人有些沉醉。

秦瑞一大早就来到秦氏商业大厦,西装笔挺,短发打理得一丝不苟,一派商业精英的模样。在石峰的帮助下整理好了一应资料,意气风发地踏进了会议室。

他歪头和身边的石峰小声说道:“机场那边安排好了么?”

石峰点头:“已经安排人去接了,不过董事长和夫人的班机延误了,大概到十一点才能到家。总经理可以晚些再回去。”

秦瑞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他扫视一眼会议室的高层,朗声说道,“开始吧。”

营销部的经理当先发言:“这个星期的销售额有所下跌,但跌幅不明显,进入冬季,又过了‘双十一’和‘双十二’,市场需求有些滞缓,这是正常现象,下一个峰期应该是在年前。我们应该着手促销一些冬季用品,并且提前刺激市场囤备年货,这样一来可以维持销售,二来可以预热春节活动。关于销售预案我已经发到秦总邮箱了,您抽空看一下。”

秦瑞看着面前的平板点点头:“嗯,我回头会去看的。”

企划部经理在销售部经理发完言后扬了扬手中的文件夹:“秦总,我们公司自营商品情况稳定,但下个月的开发预案我们这边比较急于得到回复,昨天下班前我就发到您邮箱了,请您要抓紧看了。有需要修改的地方我们要赶工。”

秦瑞抬眼看了看他。随后点头:“昨晚是吧,好,我回头看。”

心里却在嘀咕:昨晚睡前明明有看过邮箱怎么没有?

财务部经理推了推眼镜:“秦总,月底了,员工的工资结算我发到了您的邮箱,请您核实一下,没有问题财务部就出结算文件了。”

“好。”秦瑞点头。手指却开始在平板上操作起来,进了自己的邮箱。

嘴上却一刻不停:“那个客服部,林经理,这周客服话务量爆增,投诉信息高出上个星期十个点,怎么回事?”

林经理原本一派轻松地摇着笔,一听被点名,紧张的“啪嗒”,笔杆子掉到了地上。

“什么?投诉?”他手忙脚乱的点开自己的平板,他没发现客服状态有异常啊。

秦瑞不悦地敲了敲桌子:“我们做电商的最重要的是什么,品质和信誉。如果售后投诉太多,那么反应出的只有两点,一是商品质量,二是服务质量,这两点是信誉度的致命伤。既然客服部出了这么大的状况你之前为什么一点消息都不上报,要等到今早的例会么?”

林经理慌忙查阅自己的后台,发现并没有秦瑞说的状况,又给下面的管理人员发了紧急通知,结果也反馈并无这样的事情。

林经理一脸懵逼:“秦总,您、您说的消息是哪里得到的?我这边没有收到这样的情况啊。刚才问了下面的人,汇报过来的大数据也没有这样的情况。而且,周数据我已经做了图表和报告发到例会文件夹里面,您应该能看到啊。”

会议室里的高层门怪异地看着秦瑞,又小声的交头接耳起来:“怎么回事啊?难道秦总看到的和我们看到的不一样?”

“对啊,我也看到了客服部的数据,和平时出入不大,没有什么特别的起伏啊。”

“怎么了这是?”

秦瑞眉心一沉,目光微冷,看向第一个发言的营销部经理:“你的销售预案什么时候发给我的?”

“因为是月底了,我们的案子早些启动对后面的销售会有帮助,毕竟现在电商的竞争也很大,所以昨天我们部门还加了班,赶出了案子。我在八点前就发给您了!”

石峰惊愕的说不出话来:“这……秦总……”

秦瑞眼神发冷,盯着自己的平板,看着空荡荡的邮箱,整个面部线条都变得冷硬起来。看得各高管心里发毛。

这秦总虽然平时吊儿郎当,但打理起公司来是毫不含糊的,否则董事长也不会在他年纪轻轻地就彻底交出秦氏。

会议室的议论声戛然而止,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难不成秦总的电脑出了问题?这就等于打脸啪啪响啊。

要知道,整个秦氏电商的平台都是秦总带着团队亲自做出来的,而且技术部主管也是秦总盯的,别说秦总自己的电脑,就算整个秦氏的电脑都是他的团队一手包办,绝不假手外界团队。

这是怎么个情况?

技术部的经理徐昂立刻起身,走到秦瑞身边,看着石峰和秦瑞都一个表情,他也连忙凑过去看秦瑞的平板。

然而,他的表情也很精彩:“你这电脑是不是中毒了?”

不止邮箱里面空荡荡,就连例会文件夹里的数据全都和他在自己电脑上看到的不一样。

徐昂看老板脸色可以和锅底一拼,就算两人原本是同学又是同事,他也不敢再刺激秦瑞。

拿过自己和石峰的平板放在秦瑞面前:“你看,这个是我们收到的例会文件夹,今天客服部的,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而你收到的数据……应该是被篡改过了!”

徐昂冒着被秦瑞瞪的风险,说出了“篡改”两个字。

石峰连忙低下头:徐经理好胆量,他都不敢说秦总的电脑大概被人黑了好吗?

秦瑞一下子站起身,手掌拍在立着的平板上,平板倒下,屏幕碎成渣。

“所有部门清查数据打包备份。技术部分两拨,一拨清查平台信息,另一拨检查秦氏所有电脑后台。”

徐昂点头:“我这就去。”

秦瑞黑着脸扯了扯领带:“会议中止,什么时候继续等通知,散会!”

说完他当先走出会议室,直奔自己办公室而去。

媽蛋!是狩猎者联盟么?这么快就找到他身上了?

如果对方只是单纯的和他玩技术那就算了,最怕的就是对方报复性的黑秦氏平台。

一旦平台遭受攻击,整个秦氏损失可不仅仅是数据和人民币,还有人民币也买不回来的服务质量和信誉。

而且对外界来说,一个平台连自己的技术问题都解决不了,还做什么电商?关门回家摆地摊去吧!

这对秦瑞来说绝对是分量十足的战书!

狩猎者联盟!未免太厉害了些,他只是留下一条病毒而已,对方竟然就能摸回来。

他们怎么做到的?换成是他,也没可能这么快就有反馈啊。那个“千与千寻”是要上天么!

殊不知,奋斗了一夜黎明才睡的封岳,一早顶个黑眼圈,穿着水手服打着哈欠来到觅贤雅舍准备上班。

“早,封岳。”

“早,亓航。”

亓航看她无精打采的,整个人像是被放了气的皮球,将自己手中泡好的咖啡放在她面前:“这是怎么了?这么没精神?”

封岳看了一眼黑灯瞎火的老板办公室:“老师还没来么?”

亓航摇头:“没呢,可能太累了,不来也好,调整一下比较好吧。她的伤大概要多休息休息。”

封岳一听雨霂飞没有来,抱着自己的皮卡丘抱枕窝在了沙发上继续补眠:“我好累,不要和我说话。”

“这么累?昨天也没见你怎么着啊,昨晚做贼去了?”亓航玩笑道。

“嗯。”低低地一声回应,亓航以为自己听错了,摇着头忙自己的工作去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