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床塌了

大掌一把按住她忙活不停地小手:“你冷静些。”

雨霂飞也顾不得旁的,肩膀一耸,就着膀子蹭了蹭脸,将眼泪给抹了。一双大大的眼睛狠狠瞪着对面的男人:“混蛋,滚开!”

洛承骏不急不慌,拿开她的手,亲自给她解开了腿上的西服。

雨霂飞两腿一松,抬脚就踹了过去。

像是早有防备,洛承骏从容一侧身子,伸手就要握住她的脚踝。

雨霂飞也似乎早就料到踹不到他,身子一跃整个人站起,立在床上。

洛承骏看着自己空着的手,看着她的眼睛泛出几许赞赏:“好利落的身手,难怪能把赵晋扔地上。空手道学多久了?”

“不长,九个月。刚好够自保而已!”雨霂飞傲娇地扬起下巴,斜眼看着他。

洛承骏拉开领带,扯下扔到了地上,又松开袖扣,将衬衫的袖子卷起:“好啊,让我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雨霂飞慢慢正视起他来,看他的架势有那么点儿意思。可是她自己知道,如果遇到搏击高手肯定会吃亏,因为她的空手道仅限于应急自保,而不是格斗。

然而,这会儿要是认怂岂不是很丢人。不行,拼了,没准是她高估这家伙了呢!

洛承骏踢掉鞋子,一下站到了床上,速度快得将雨霂飞看傻。这才想起来要打架了。

冷不防地一掌劈出,洛承骏抬手就要扣住她的手腕。没想到雨霂飞的速度也不慢,掌心晃过,一脚已经踢到洛承骏的腰际。

洛承骏抬脚踢到她的脚踝上,雨霂飞一个后倒,单手侧翻,两腿攻向他的小腿。

洛承骏翻身下床避过一击,雨霂飞乘胜而追。

两人你来我往,可雨霂飞分明觉得洛承骏是个老手,而且他总是在让她,真正出招的并没有多少。

心中一时气愤不已,下手也更加不留情起来。

洛承骏可不这么想,夫人是自己的,如果没轻没重真伤了她,他心里会好受么?再说了,这几个回合下来,他已经摸清楚了她有几斤几两,目的已经达到。

说她是高手,还真谈不上,顶多是练过,出其不意的一招制敌或者应急自保肯定没问题,真要遇到高手,有多少次都不够她死的。

这么想着,雨霂飞已经一脚飞踢而来,洛承骏觉得是时候结束这场试探了,一个翻身直接将她压倒在床上。

“砰”两人摔到一处,雨霂飞被洛承骏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你起来!”雨霂飞猛喘,一面挣扎着想要起身。

“不打了,你赢了行么?”洛承骏也微微喘着气,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雨霂飞的颈子上,让她不自觉地想要缩脖子。

“什么叫我赢了。你根本就没有出全力!是,我是打不过你,那又怎么样,我又不靠空手道吃饭。”

她红着眼圈,气自己没用,又气这个混蛋太腹黑。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遇上他,还被他给坑了进来?

媽蛋,是她自己蠢好么?以为可以利用一下他,谁知道自己也被坑的不浅。

“好,我起来,但是我们要好好说话,你可不能再动手了!”

“少废话,你先起来!”

洛承骏半点动静都没有:“我起来可以,如果你再闹,我一样会将你困住,到你好好说话为止。”

雨霂飞自知不是他的对手,闷声应了下来。

洛承骏松开她,可是刚起身,只听“咔擦”一声,床轰然塌了。

“小心!”洛承骏喊道,雨霂飞后面的地方已经沉了下去,她整个身子也往后翻去。

她想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抓不到。

想着这么跌下去也应该没事吧,身子却一滞,后背落在一截臂膀上。

洛承骏大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垫在她的后背心。

“嘶——”

雨霂飞看到他皱起眉头,口中忍不住哼了一下,以为自己太重压到了。

可等他将她扶起,她却看到刚才倒下去的地方是断了的木头,上面满是木刺。

“你的手……”雨霂飞一把拉过他的手背。

上面被木刺扎出了血,还有不少木刺已经扎到了肉里。她的心顿时一揪,如果不是他托着她的后脑勺,恐怕就是自己跌到那些木头上了,

“没事!清理一下就好了。”他扶着她,从一堆废墟中起身,两人坐到旁边的沙发上。

“药箱在哪里?”

“衣帽间有。一进门的柜子里。”

“好。”她赤着脚丫就要往衣帽间跑。

“等等!”洛承骏唤住她,手上拿着她的拖鞋,放到了她的脚下,“鞋穿上,别被扎到脚。”

雨霂飞看了他一眼,听话地把脚伸进毛毛的鞋里,转身去了衣帽间拿药箱。

雨霂飞提着药箱出来的时候,赵晋在指挥着人清理地上的废料。看到雨霂飞过来,赵晋的眼神有些怪异。

雨霂飞没懂,可是那两个清理现场的家政人员看到她时,明显地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将暧昧不清地视线游荡在洛承骏和雨霂飞之间。

雨霂飞一愣,目光落在那些废料上。

还有什么,不就是以为她和洛承骏什么什么,然后把床都弄塌了么?

我靠!什么鬼!

雨霂飞回瞪赵晋,瞪着瞪着小脸就开始转红。

“过来。”温润的嗓音传来,雨霂飞咬牙挪了过去。

狠狠瞪了他一眼,打开药箱开始帮他清理伤口。

这一看她才发现,原来还有好多小木刺扎在肉里,她不得不用镊子一根一根去拔。想到这些木刺有可能扎在自己脑袋上,雨霂飞就无比后怕。

连带着脸上也慢慢出现愧疚的神色,洛承骏看在眼里,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是我不好。”他缓缓说道。

不好的地方有很多。他的母亲,他没安排好,他没有提前计划好,他不该跟她打架,然后害她差点跌倒。

“我也不好。如果我不朝你发脾气,就不会这样了,可是……可是你……”她咬着唇,拿起酒精棉花给他的伤口消毒。

“嘶……”

“很疼吧?”

“嗯,是很疼。”

“你活该!”

“嗯,我活该!”

“你……”

“我错了!”洛承骏认真地看着她。

雨霂飞吃惊地望着他,这么快这么利爽地就认错?

洛承骏看了一样旁边还在清理的现场,起身拉着雨霂飞,两人走了出去。

“还没上药呢。”雨霂飞顺手拿了个创口贴。

“你不是拿了创口贴么,给我贴上就行了。”

洛承骏带着她上了三楼,推开走廊尽头的房间。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照进来,整个房间都是暖暖的。

白色的羊毛地毯上放着整套的布艺沙发家具,茶几上摆着一套青花瓷的茶具。靠着落地窗的地方放着一张软软的懒人椅,旁边还放着一个小茶桌。

很显然,这是一个小客厅。

雨霂飞不由自主地往里走去,果不其然,左手边的一个门进去,是一个小卧室,虽然不大,却布置的很温馨。

右手边的门推开,是个小书房,收拾地简单利落,仅仅有条。

“这本来是给你预备的。你说过,想要自己的空间,所以,这几天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只是我还没有来得及和你说,我妈就来了。而且,来的这么突然,让我措手不及。”

雨霂飞撕开创口贴的包装纸,小心地贴在他的伤口上。

洛承骏拉着她在落地窗前坐下,将茶几上的玻璃水壶烧上水,给两人泡上茶:“这是雨前龙井。我知道你喜欢碧螺春,但我一向不怎么喝茶,就这盒龙井也是之前有人送的。不过我已经让赵晋去买了,他也没料到你会这么快就住过来,最晚明天吧,你喜欢的碧螺春就会放到你面前。”

“G城那边,真的不是你通知的?你妈这么快就过来,也不是你计划的?”雨霂飞看着他。

洛承骏将泡好的茶放到她面前:“我也想亲自将我们结婚的消息传过去,亲口告诉我奶奶我结婚了,她老人家一定会非常高兴。而且,就算我要做什么,也会提前和你商量,起码要保证我们之间无障碍沟通,否则出现今天的这种情况,我不是自找麻烦么?这和我的初衷相背离!”

“那是赵晋或者谁说的?”

洛承骏摇头:“不会,我身边的人都是我的心腹。我不点头,他们不会去做。”

“奇怪,那为什么我们刚领证你妈就来了?”

“其实,我妈知道不奇怪,因为整个G城都传遍了。”

“什么?为、为什么?”雨霂飞有些懵。

“G城晚报的头条!”洛承骏端起茶杯,轻轻吹开茶末,呡了一小口。

入口苦涩,却清新无比,口齿留香,而后慢慢回甜。嗯,其实茶也还不错。

雨霂飞端起茶杯又放下:“是媒体!可是媒体怎么会知道?谁放的消息,又是为了什么?”

身在演艺圈打滚的她,立刻想到是有人故意通过媒体告知洛家的人。可想而知,洛家不是从洛承骏口中得知这样的消息,是如何的震惊。

而洛夫人那样强势的人,必然会觉得她是如何使的下三流手段逼婚洛承骏,才谋得了洛家三少奶奶的位置。

岂有此理!到底是谁?

可知道她结婚的人没多少啊?就连封岳和亓航也只是知道她和洛承骏离开过横店,并不知道是回N市领证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