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力战顽贼

吴长春听到眼前女子这么一说,自然是喜出望外。可他又担心该女子精神不正常,就想先测试一下她的精神状态。

通过询问几个问题,一些简单的对话,吴长春感觉眼前的女子应该正常,就问了她的名字。

原来女子名叫江彩桐,与江志高同村,她曾遭受过江志高的猥亵、殴打,听她语气对江志高是恨之入骨。

吴长春感觉眼前的女子可信,既然来了也不好空着手回去,不如就去碰碰运气,于是吴长春联系了总台,让人过来支援。

顾怀斌亲自在总台进行指挥,他命令吴长春几人就地待命,不可擅自行动。

但形势紧迫,吴长春担心夜长梦多,一旦江志高再次逃窜,再想进行抓捕将更加困难。

所以,他决定先前去探个虚实,几人将手枪中的子弹填满,上了膛。江彩桐看到几人手中的枪时脸色似乎不太好看,但也只是转瞬即逝。

三名荷枪实弹的警察,随着一名山中女子,在暗夜里展开了行动,一场猎人与猎人的较量,孰胜孰负犹未可知。

江彩桐带着三人,穿过村子,登上一座土山,再翻过土山后,映入三人眼帘是茫茫的原始森林。

天空乌云密布,飘起了牛毛细雨,三人脚下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泥泞。

“还没到吗?”吴长春感觉越来越深入森林了,他们对这里的环境不熟,继续深入恐怕遭遇变数。

“前面就是了,翻过这个山坡。”江彩桐语气平顺,完全不像走了这么一段山路的柔弱女子。

吴长春心中迟疑,但他又渴望胜利,一种不服输的心理支撑着他,让他坚持继续向前走着。

“吴队,我怎么感觉怪怪的,这里黑灯瞎火的一会真开了火,准头也不行啊。”其中一名警察气喘吁吁的说道。

“是啊,吴队,我们应该等援兵的,这里也太恐怖了……”另外一名警察还未说完口中的话,一支呼啸的箭矢飞过,直插他的喉咙,瞬间鲜血喷涌。

“敌袭,快卧倒!”吴长春猛地趴下,口中呼喊着,他再去找江彩桐时,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吴长春在心中大喊不妙,今日恐怕凶多吉少了。

四周一片漆黑,雨水打在枝叶上刷刷作响,就像丧钟一般让人听了心生烦躁。

刚才倒下的那名警察,口中还喷着血,鲜血流淌的声音,带着他似乎又回到了17年前的那场噩梦中。

“吴队,我们怎么办?”幸存的那名警察朝着吴长春这边喊来。

“你掩护我!”吴长春从回忆中清醒,他看了看坡上不断往下流的水,有一股水明显的浑浊。

这股水上方很可能有人为造成的泥土松散情况,说不定江志高就在这上方。

吴长春顺着这道浊水流下的方向,向上开了一枪,枪声如炸雷般,在这密林里响起,震得林中的鸟雀惊散。

一声枪响过后,吴长春开始向上冲锋,他不断地变换着方向“Z”字型走位,下面的那名警察也跟在后面向上奔来。

吴长春在冲锋时偶尔会开上一枪,这样江志高自然不会傻到直接探出头来射箭。

但自从上一箭射出后,到目前仍不发一箭,着实令吴长春心中叹服,他知道此人很能沉得住气。

吴长春又上前进了一段,下面的警察也紧随其后。

吴长春在差不多距离坡顶还有十几米位置时开始紧贴着地面爬行,这样江志高根本无计可施。

不过江志高既然有自信将他们引来,绝不会只有这两下子,现在吴长春他们孤立无援,车又坏了,贸然上山如同寻死,虽然他们手中有枪,可总有子弹打光的时候。

若是中途被江志高夺了枪,到那时恐怕就是再来上一个小队,也奈何不了他了。

吴长春爬的很快,他当年也是警队里数一数二的全能高手,这些年一刻也未曾放松训练,所以到时候两人真的有机会短兵相接,那绝对是一场精彩好戏。

就在吴长春距离坡顶还有不到两米距离时,突然从下方传来一声枪响,他向上一看,一个黑影猛地缩了回去。

吴长春趁这个间隙,眨眼间爬到了山顶。

未等江志高手里的弓拉起,吴长春一个猛扑将江志高扑倒,弓和枪都滚落到了一边。

两人滚倒在泥泞的地上,扭打在一起。

起初是吴长春在上面,略有优势,而后随着江志高几记肘击,吴长春渐渐落了下风。

只见江志高骑到他的身上胡乱的击打着他的头部、脸部、胸部,一时间吴长春竟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力了。

之前落在后面的警察这时候也赶了过来,他看到那人骑在吴长春身上,毫不犹疑的开了一枪,这一枪打在了江志高的左肩上。

江志高“啊”了一声,几个翻滚,滚到了掉落的弓前,他一个回转,箭已瞄上了握着枪的警察,拉满弓的手眼看就要脱线。

吴长春又是一个猛扑,将江志高再次扑倒,离弦的箭擦着那警察的耳朵飞过,一声尖啸过后,箭重重的射进了那名警察身后的树上。

那警察回过神来准备再次开枪,这时突然从树上跳下来了刚才的那个姑娘,她双手紧紧地箍着那警察的脖子,两人翻倒在地上。

江彩桐虽强过一般女子,但又岂是一名男警察的对手,所以不消几下,她就落了下风,毫无招架之力了。

江志高看到江彩桐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她身上的警察仍发疯似的击打着她,突然怒吼着从吴长春身上下来,猛的撞向压在江彩桐身上的警察。

两人一起滚下了山坡,因为山坡下面一片漆黑,吴长春根本看不到两人下落的位置,任凭他在上面如何喊叫,都听不到两人的任何回音。

这时候突然从山下传来了密密麻麻的光亮,是警方的援军赶到了。

吴长春看到下方的光亮他更加大声的喊了起来,这时下面的警察听到了坡顶的声音,开始做出回应。

吴长春听到是自己人赶来了,他重重地跪倒在地上。

他不清楚跟着他来时,还活生生的两个年轻生命,这会儿是否还有生命体征。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