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红带威胁

眼看暑期临近尾声,苏小七不得不疯狂地补写着作业。她这几天每天都要熬夜到很晚才睡,不过她发现有一个人比她睡得还晚。

程媛媛最近很神秘,总是半夜时分出去,凌晨或早上回来,然后白天能睡上一天,只在她钱花光的时候苏小七才能“有幸”见她一面。

两个人已经有几天没说上一句话了,程媛媛要钱的时候会过来找苏小七,她也不说话,只是将手对着苏小七一伸。

苏小七虽不情愿但还是会给她,只是钱的数目都是她提前数好的,里面已经扣了烟钱。苏小七本意就是不想让她这么疯狂地抽烟。

这下倒好,人家根本就不领情,我行我素就算了,还开始夜不归宿起来,苏小七隐隐地担心这样下去会出现不可预料的状况。

于是有一天晚上苏小七早早地写完了作业,她一直在客厅沙发上等着程媛媛,灯都没开。

快到午夜十二点的时候,随着“吱吱”几声,程媛媛缓缓地打开了房间的门,她左右看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的就下楼来了。

就在她即将打开家里的门准备出去的时候,苏小七将灯打开,刺眼的灯光配上开关的声音,程媛媛吓得直接喊了出来。

“你他么是神经病吗?”程媛媛咬牙切齿地转身看着苏小七,声音低沉愤怒。

“嗨,我可以采访一下这位非主流小姐姐,这么晚了要去那里浪吗?”苏小七说着拿起茶几上的一本杂志折成话筒状,走向程媛媛。

程媛媛上来一记飞踢将杂志踢飞,腿仍然笔直地悬在空中。

“下一次就直接是你的头!”程媛媛缓缓将腿放下,冷冷地说道。

“这么晚了你要去干嘛?”苏小七虽然有些害怕,但她还是壮着胆子对程媛媛吼道。

“你吼什么吼,我可是跆拳道红带,动动手就能捏死你!”程媛媛说着一把将苏小七推倒在地,重重的把大门关上。

“老娘我爱去哪去哪,能管住我的人躺在医院呢,反正今天心情不好,我还真就不出去了,你能怎么着啊!?”程媛媛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愤愤的说道,头也不回的就向自己房间走去。

因为动静很大,张婶也被吵醒了,她起来看到苏小七坐在门口正埋着头哭泣,赶紧上前去搀扶她。

苏小七很委屈,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非要遭此劫难,难道只是因为她希望母亲有人陪伴,她能享受片刻的父爱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希望这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她再也不催着妈妈找伴侣,幻想自己有一个宽阔的肩膀可以依偎了。

苏小七在自己的房间哭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她又早早的起来,把自己收拾干净。

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满眼通红,布满血丝,整个人憔悴了很多,自从程媛媛来后,她就一天没睡安稳过。

苏小七站在二楼,她看到张婶已经将早餐摆好,可是她一点胃口也没有,于是她又回到自己房间躺倒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包裹起来。

她自己明明都还是个孩子,现在居然要照顾一个如此放荡不羁的野丫头,她该怎么办,她又能怎么办呢?

她现在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