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公世子18

中午只稍作休息便又整装待发,闵恩脚上磨出了水泡,又破了,众目睽睽下又不好察看。只能把帽子压低,一边忍住,一面含着眼泪走。

“小兄弟,你这也太文弱了些,唉。”后面的老大哥脑补一个从小没有饱饭的小孩,营养不良长大,身体不好还被人捉来当兵,心下越发可怜闵恩,抬手扶着她一侧的胳膊肘。这一抓更不得了!胳膊他这一只手便能圈住,也太瘦弱了,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

闵恩也没有拘泥于这些,她现在确实要人扶一会,否则她腿脚发软,再走一段估计会跪在路上。

“这批新兵也太文弱了,才走了不过二十里便累成这幅样子。”

裴盛顺着副将的视线看去,映入眼帘的又是那个与闵恩神似的身影,那个又黑又小的人正被后面的一个强壮小伙扶着,一瘸一拐在走。

裴盛收回视线,随口吩咐道:“让那小子去赶粮车吧。”

“是。”副将打马回头往闵恩那处去。心里嘀咕,这将军待人也太好了些。

闵恩远远看见副将又往她这来,悄悄往队伍里缩了缩,希望不要惹了副将的眼,到时候若是被裴盛发现了,怕是今天就要被送回去。

“你,就是你,那个又黑又瘦的那小子,说你呢!”副将见闵恩还畏畏缩缩在那处,伸出拿着马鞭的手碰了碰闵恩胳膊。

闵恩见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压着嗓子将头尽量低下来:“在,副将吩咐。”

“你去后面赶粮车。”

闵恩还以为自己露馅了,听了这话大大松了一口气,喏喏应了,低头一瘸一拐往粮车方向走去。

裴盛忍不住又回头看一眼,就见那相比较旁人矮上一节的小人一瘸一拐在走,他越是看越觉得和脑海里的那个小烦人精像。

这怎么可能呢?那小娇娇从裴府走到家都嫌累,更别说走二十里,怕是还未出十里亭便哭着坐在地上喊着脚疼,耍赖要人背。而且这人这么远也能看出黑,那小烦人精别的不说,却是他见过肤色最白的,远远见着就觉得在泛光,这两人除了同样的身形其他千差万别。

但一些偏远地区没口粮吃而瘦弱的男子又何止这一个,军营里也不乏有一些瘦瘦小小的做后勤。他真是魔愣了,今日总是想起那个小哭包。

裴盛回过头,挥了一记马鞭,以后要将这瘦弱的小子安排的离他远些。

闵恩爬上粮草,坐下那一刻觉得浑身一松,脚还在隐隐发痛却比刚才好忍受多了。

临近日落,找了一处平底,正好临近小溪。部队停下开始搭营帐,搭锅烧水。闵恩草草吃了晚饭,悄悄拿着自己的小包袱去了溪边,找了一处石头坐下,将鞋子小心脱下来。

白天是晴天,晚上的月光也比较亮,隐约能够看见那只小巧玲珑的小脚丫破了几个大水泡,皮还翻了一块。

闵恩抿嘴,含泪吸了吸鼻子,先前没看见伤口的时候还能忍一忍,这会觉得更痛了一些。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