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公世子14

少女专注掉着自己的泪珠子,一边数着裴盛胳膊上的疤,鼻子哭得红红的,尽管模样变了许多,但裴盛见如此架势,不用猜便知道这女子是那位缠在他身后的小哭包。

闵恩从手腕一路数上去,不期然撞见一双如野狼般的眼睛。惊得她忘了反应,直勾勾对视了片刻,眉毛一皱,小嘴一瘪,和先前顾及着裴盛休息的小声啜泣不同,声音震得刚走到裴盛屋子门外的闵玧裴峰一行人一激灵。

“云棠哥哥,你疼不疼?怎么受了这么多伤呀?找御医看了吗?最重的那处在哪儿?是怎么弄的?……”闵恩一边哭小嘴一点不耽搁,问题一串一串往外崩。

裴盛额角青筋乍现,他这四年来书信都是言简意赅,草草了事,他以为两人关系已然疏远,如今看来,并不是。

“裴伯父,小妹不懂事,不知礼数还请伯父见谅。”闵玧无奈同裴峰赔礼道。两家关系因两家的当家祖母而亲近,但闵玧与闵恩不同,闵恩是个混不吝,闵玧却知分寸,文豪第一大家与武将第一大家还是不要过于亲近的好,会惹人猜忌。

“无事。”裴峰挥挥手。

“闵恩,跟二哥回去。”闵玧对闵恩开口语气重了一些。

闵恩见哥哥不高兴,眼睛黏着裴盛,却也不敢再磨磨蹭蹭,跟着闵玧身后,与裴家众人告别后回了府。

“你嘴巴翘这么高做什么?”闵玧见闵恩坐在自己对面一脸不服气,觉得有些好笑,故作严肃问道。

闵恩本来想不理他,但余光一扫,见闵玧脸色严肃,也不敢拿乔了:“云棠哥哥伤的重,我不过想去看看……”

“倒不知道你有看病治伤的本事。”

“你要去看也不是不可以,你偏偏要在半夜三更去一个外男的寝屋,还将你二哥留在宫里……”

闵恩听着闵玧训自己,本来垂头丧气,这越听到后头越来精神,还没等闵玧说完,闵恩便熊扑抱了抱闵玧,正好车到闵府门前,一溜烟便下了马车不见踪影。

“谢谢二哥~”

闵玧一口气哽在喉咙边上,他的重点是不能将他一个人留在皇宫,不是让她白天换个时间去裴府!真是女大不中留,闵玧遭气笑了。

第二日,闵恩提着大罐小罐的药,天刚亮便敲起了裴府的大门。裴盛在军营多年,这个时候已经醒了,正在屋里喝粥。

“云棠哥哥,你怎么坐起来了!你伤还没好呢!”闵恩提着看起来比她这人还要重些的箱子,踉踉跄跄从门外走进来,紧张的看着坐在餐桌边上喝粥的裴盛。

“哪来那么多大惊小怪的,我又没有残废。”

“呸呸呸,说什么呢!”闵恩一屁股坐在裴盛旁边,将那些瓶瓶罐罐小心放在地上,便撑着脸看裴盛喝粥。

裴盛不以为然,女儿家就是忌讳多,他也不想与闵恩拌嘴,只低头将碗里的白粥喝了干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