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公世子11

裴家男人一行走的匆忙,裴陈氏预备写信让人捎到前线去,惦记闵恩一早红着眼睛追出去那架势,便找人知会闵恩也给裴盛写一封,到时好一同送去前线。

待信送到边关,已经是半月后了,裴家男儿一人一封,裴盛却有两封,别人的信封都是瘪瘪的两三页薄纸,裴盛手上那一封信却是足足有那几封信合起来那样厚。

裴旻一看那信封厚度,便围着裴盛啧啧称奇:“啧,老三在外还有女娃惦记,我与大哥却只有阿娘挂心。”

裴盛有些臊,他并不觉得此事多光彩,闵恩爱哭的娇气性子并不是他喜欢的姑娘性子,他的理想型大约是像他阿娘那样脾性刚烈的女子,但不要像他娘那样爱揪人耳朵。

才出来不过半月左右,裴盛便被这边关的烈阳晒得黝黑,脸红是再难看出,只有裴盛自己知道有些脸热,不动声色将那封信一卷随手塞进裤腰里。

这几日战事焦灼,裴萧没有多余精力,随处一坐,一边看着裴陈氏寄来的信件,一边斜眼一扫在裴盛旁边比裴盛这个小幺还没有正形的裴旻一眼:“阿娘安排了几门亲事,你挑一门,便也有两封信件了。”

“那几个高门小姐,我可受不了,大哥你不还未娶吗?惦记我做什么!”裴旻撇嘴。

“你们精力倒是好得很,趁着战事稍缓,好好休息休息,到时再开战才有精力。”裴峰被几个小崽吵得脑壳痛,挥挥手打发了三人。三兄弟便各自散开回了自己营帐。

裴陈氏的信里寥寥几句,除了问候便是两三句琐碎嘱咐,林林总总加起来也不过两页纸。

裴盛提笔给裴陈氏回了一封,随便擦了擦身便准备躺床上睡一觉,解开腰带时,那封厚厚的信件便掉落到地上。裴盛捡起来,随手放在桌上,等收拾完自己,刚躺下又觉得不太妥当,起身将那封信压在枕头下面。

裴盛睡到一半,做了一个梦,他看见那日他随军离开,闵恩第二日来寻他,找不到人便一直哭,嘴里云棠哥哥云棠哥哥叫个不停不休。

裴盛一身冷汗坐起来,喝了口水,看着外头还深深的夜色,再躺在床上便怎么也睡不着。他便又点了蜡烛放在床栏上,将那封厚厚的信拆封,取出足足十五页纸。

每页都有几滴眼泪晕开的痕迹,看的不甚清晰,每页都反反复复在问‘云棠哥哥,毋恙也?’。最后一页结尾说道:“云棠哥哥,我放了一张画像在信封里,毋忘,早日归来。”

裴盛再掏了掏一旁的信封,果然掏出一张宣纸,上头画着一个妙龄少女,眉眼弯弯,美目含光。

裴盛感觉心头被撞了一下,他皱眉将画像又折回去,这画工定是收了闵恩的银两,那小丫头如何能笑的这么好看!?

左右睡不着,裴盛便提笔给闵恩回了一封,寥寥几句,无功无过。如今两人都快到了订婚年纪,落花有情流水无意,要早些断了小姑娘的心思才好。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