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公世子8

裴盛将手放上去,在开始前又强调一句:“话说前头,你今日若是在武场哭了,往后你便不来,我们先前说好的。”

闵恩一脸认真应下,裴盛在她背后嘴角高高扬起,他不指望闵恩能不哭,他就是要她今日哭出来,到时她理亏,吵也吵不过。

裴盛手脚还是利索的,开肩不过咔嚓一声便结束了,他低头对上闵恩红一圈的大眼,挑眉,小看她了,抗住了第一道。

“好了,接下来我要开腰开腿了。”裴盛故意高声说道。

“好~”小娃软软糯糯应道,声音有些颤,像快哭出来了。

裴盛手再放到闵恩圆圆的腰上,刚碰着,闵恩便压住他的手:“等,等一下~”

“怎么?这点便受不住了?那你趁早回去吧!”

闵恩小嘴一瘪,小手松开,捂住自己眼睛:“好了,云棠哥哥。”

开腰开腿麻利得很,咔嚓两声便全弄完了,闵恩松开捂着自己眼睛的手,露出那双含泪欲滴的眼睛,吸了吸鼻子,问道:“云棠哥哥,好了吗?”

裴盛见这丫头弄完所有都没哭,倒也没心急,毕竟这才刚刚开始。裴盛让闵恩休息了一会儿,便又带着闵恩开始练基本功。

“这习武之人呢,下盘必须得扎实,如今先练扎马步半个时辰。”裴盛将条件放松了些,像他练武都是扎马步一个多时辰呢。

“这屁股不要抬这么高,再蹲下去点,脚再开一点……”裴盛拿根木棍,帮闵恩摆正姿势。

闵恩才扎马步半盏茶功夫没有便开始有些歪起来,裴盛在一旁便说起风凉话:“这才开始呢,蹲好了!”

裴盛自己也需练功,便与闵恩并排扎起马步。闵恩身形总是踉踉跄跄,裴盛不动声色用余光扫她,后者仍旧眼眶红红,就是没掉一滴泪。

随后训练挥拳与打桩,闵恩也都泪眼婆娑的坚持下来。今日训功的难度低了不少,但凭裴盛对闵恩的了解,这小哭包忍了一天都没哭,真是让裴盛匪夷所思。

裴府一般在酉时用晚膳,裴盛练功一般也练到酉时,这半日过去,小哭包硬生生一滴泪未掉,裴盛只由着闵恩牵着,跨过那道门槛出去。

“云棠哥哥,”裴盛低头见闵恩两眼泪汪汪看着自己,她这半日都是如此:“我们出了武场吗?”

“出了。”裴盛看了眼门槛,不知闵恩关心这个是为何。

“哇……”闵恩忽然小嘴一瘪,嚎啕大哭,一边抽泣道:“那,那就好……我快,快憋不住了……”

裴盛袖子被闵恩扯着,站在闵恩旁边看着她哭,那小鼻头和眼尾都哭得红彤彤的,看起来煞是可怜。

“云,嗝,云棠嗝,哥哥,我今日没在武场哭嗝,我明日再来找你~嗝~”闵恩足足哭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慢慢止住,小脸绯红还挂着眼泪,只是眼睛格外明亮,裴盛说不出拒绝的话,呆呆答应了下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