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公世子7

教裴盛拳脚功夫的是前线退下来的残疾老兵,裴府上上下下都是这样的人,士兵从前线退下,不能下田谋生的,裴府便帮忙谋一门差事。

“赵叔。”裴盛吃完午饭,领着跟在他后面兴奋不已的闵恩跨过高高的门槛,走到武场。

“赵叔~”闵恩扬起一张笑脸,与裴盛那有气无力的模样形成鲜明对比。闵恩今日为了练武还换了一套小劲装,头发仍旧是两个小揪揪。

赵成鞍看见还不比他膝盖高多少的闵恩觉得可爱,也扯出一抹笑来,但他天生凶像,长得粗狂,腿断过有些瘸,那抹笑在他脸上不能让人想到慈祥,只能让人平白打个寒颤:“你便是闵恩小姐吧?”

“是……”闵恩也被吓了一跳,往裴盛背后缩了缩。

赵成鞍感到有些尴尬,他久经沙场没和女子打过交道,自己女儿这么大时他也未曾陪伴身边,一时倒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哼,知道怕了?那你最好回去!”裴盛忽然打起精神,撺掇着闵恩。

“我才没有!赵叔……”闵恩鼓着小脸从裴盛身后探出小脑袋,悄悄看了一眼赵成鞍,弱弱叫了一声,然后试探着将身子往外摞。赵成鞍便有示好笑笑,在赵成鞍那张凶脸加上他自认慈爱的注视下,闵恩眼睛慢慢红起来,泪花在里头打转。

赵成鞍挠挠头,怎么感觉自己像小孩眼里的吃人大妖怪似的,他明明还笑了示好了!

裴盛嫌弃看闵恩一眼,这小哭包老是哭,他看了烦得不得了,倒不知话本里怎么人人爱那我见犹怜的美人。要他看,女人要刚强胆大才讨人喜欢。

“你今日要是在武场哭了,你便回去,往后不要来了。”裴盛不想理闵恩,自己做起热身来。

赵成鞍想教闵恩,却看那小娃好似有些怕自己,便叫裴盛带她。裴盛一反常态,爽快应下。

他定要让闵恩今日回去就腰痛腿酸,明日哭着不来才好!

裴盛随手拿起一根木棍,走到闵恩面前,难得对她扯出一个笑脸:“今日我教你热身。”

“我打一套拳,你跟着我做,之后我帮你开肩开腿。”裴盛放缓动作带着闵恩做了一遍,他想难为她,倒是没有深仇大恨要伤她。热身未做好,到时开肩开胯要抽筋。

闵恩头脑在闵家是平均水平,记性好得不得了,裴盛打一遍拳,她便能自己再仿照出来,只是动作并不标准。

裴盛暗暗嫉妒一番闵家的好记性,待闵恩额头出了一层薄汗,他迫不及待搓手上前,开肩开腿不是那么痛,但一定能让这小娃哭上一哭。

待一日训练下来,那小妞娇滴滴肯定受不了,他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出三日肯定能甩掉这大麻烦。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