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领主19

接下来几日祁燃变得更加繁忙起来,他想在大礼之前将堆积的事物都处理完,好在礼后能够好好陪闵恩一段时日。两人不过在闵恩担心祁燃太过操劳以表慰问时才得以温存,止步于亲亲脸颊这样的亲密举止。

大婚前夕祁燃亲自送来一套婚服,于闵恩屋内小坐片刻便走了。

第二日大早便有十余女修敲门进来帮闵恩梳妆打扮,前前后后足足弄了两个时辰。那张本就绝色的脸,经过精心装扮更是姝丽得让人移不开眼。

到了时辰便有人前来迎接,一路情人花铺路,祁燃在尽头已然等候多时。修士到了境界便可神识探路,闵恩即便是盖了盖头也是无需人扶的。

闵恩走到祁燃面前停下,祁燃伸手扶住闵恩两人一齐往前走去,到主词长老面前停下。两人在情人木下立誓,神识里结下印记,拜了天地与神木,祁燃便可揭开闵恩盖头。

台下观礼的众修士开始纷纷起哄。

祁燃心头止不住猛跳,手下竟有些微微颤抖。盖头渐渐被祁燃掀开,露出那张倾城绝艳的脸,那双眼睛明亮清澈,倒影出祁燃春风得意的模样。

当闵恩的脸完全暴露在外,四周忽然一静。祁燃率先回过神,泛起醋意,倒没有像闵恩初来乍到那日放出气息压迫众人。

“咳咳!”最终还是住持的长老注入了灵力的轻咳才将众人唤醒,一时场下又嘈杂起来。

场下一些小修士开始提着小篮子分发小木盒。

“感谢诸位莅临,这是小小一点心意。”闵恩出口,场下众人应和却未放在心上。

闵恩悄悄与祁燃耳语:“时间太过匆忙,师尊来不了,便送来一些丹药,你莫要觉得……”

“不会。”祁燃不在意揉揉闵恩的小手,魔修不同正道,爱讲究,他只需闵恩来便可。

“上品洗髓丹?!”忽而人群中传出惊呼,众人听得此言纷纷打开自己面前的小盒。

“我的是仙品!”

场下鼎沸,要知道一颗上品仙丹已然是可遇不可求,仙品丹药是能够让人当做宝物传家的。闵恩出手便是数量如此多的高品阶丹药,着实让人心惊。

祁燃心下诧异又见怪不怪,那两个丹炉已然是极品,却不过让闵恩随意拿来煮粥;仙介药草被她随意丢下救一个小贼。他在闵恩给他那一箱子的丹药里没有看见一颗上品下的丹药,且仙品丹药占了大半。

众人平白得了如此恩惠自然更加热络,宴会足足到了月上柳梢头才三三两两散去。

祁燃今日高兴,与宾客喝多了些,是被闵恩搀扶进屋的。刚关上门,那床上本该仰躺不省人事的某人便坐了起来,目光直勾勾盯着闵恩。

“你不是醉了吗?”闵恩见祁燃两颊酡红,眼睛却在夜里亮得吓人。

“我不醉,那些人怎么肯走。”祁燃将闵恩扯进怀里,一边亲咬着红唇一边含糊道:“夫人今日真美。”

闵恩被那一声夫人叫得面色通红,又被祁燃整个人禁锢在怀中挣脱不得。

“夫人,替我宽衣吗?”祁燃拉着闵恩的手将自己衣服一件件褪下,肌肉紧实的肉体在月光下甚是勾人。闵恩今日滴酒未沾却也忍不住伸出爪子在祁燃身上摸了几把。

“倒不怪我醉酒,小烧太勾人了些。”闵恩又摸摸祁燃的脸:“第一日见你我便想摸摸了!”

祁燃再是忍不住,三下五除二就褪下闵恩的衣衫。

月亮刚升起来又隐退于云后。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