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领主18

闵恩醉酒到了次日午时才醒,一睁眼便看见祁燃那张即使睡着也妖冶万分的脸。酒后头昏脑涨人并不十分清醒,闵恩准备起身才发觉手上传来不同自己体温的热度。

“仙子醒了?”祁燃睁开眼,手下拢了拢自己松松垮垮的衣襟,眸子微垂显现出一副纯良姿态。

闵恩余光瞥见祁燃身上的红痕不过下意识伸手一摸,祁燃便跟着抖了抖身子,闵恩清醒过来,呆坐在一旁如遭雷劈。

“我弄的?”闵恩看了看自身,衣衫完好,再瞧祁燃裹着那薄衫缩在床边,面上纯良……她不太信,她修为又不比他深厚,霸王硬上弓的事情这事成不了。

“昨日仙子喝醉了,我送仙子回来便被仙子……我怕弄伤仙子,便不敢推开……”祁燃话间抬头看了闵恩一眼,妖冶的脸做出一副娇弱姿态看着有几分勾引意味:“于是……”

祁燃见闵恩仍旧呆在那处,不做反应,暗处掐自己一把倒是硬生生挤出一滴泪来,那泪刚刚落下便被祁燃抚去,戏份十足:“仙子若是不记得了,那这是便过去了。”

“仙子无事便好,我先走了……”说罢祁燃便起身捞起散落在床边的衣衫背影踉跄离去。

闵恩欲要留人,但祁燃修为比她高了三个境界,自然抓不住。见祁燃的反应,昨晚的事她信了七分,剩下三分她不想堵,若此事是真的,她岂不是变成白白占人身子的登徒子!

闵恩翻身下床,沐浴后换了一身新衣便出门找祁燃去了。

祁燃暗地吩咐了一些打杂的修士,闵恩不费多少力气稍稍辗转便在湖中央的亭子里寻到了人。祁燃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依偎在栏边,闵恩走进也未有所觉。

“小烧,这是我的身上所有身家了。”闵恩变出一枚泛着盈盈华光的玉佩,将祁燃的手托起放于掌心,祁燃这才闻声转过头来看着闵恩,眼眶微红,他这倒不算全然做戏,他心底没多少把握,把不准闵恩作何反应。

闵恩见祁燃憔悴的模样心下生出几分愧疚,不疑有他:“按我们那的习俗求娶是得下聘礼的,你先莫嫌少,待我回去定会追加的,我昨日占了你的清白,定会负责,小烧愿意与我一道结做道侣吗?”

“仙子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

闵恩话音刚落,祁燃便忽然凑近,两人呼吸交织在一起,闵恩下意识想推开,却见祁燃一脸受伤:“我并不想仙子为此事求全而委屈了自己,此事便……”

祁燃将玉佩预备退与闵恩,闵恩见祁燃泫然欲泣的模样,脑袋一热主动环住祁燃脖子将红唇贴上去。

“我,我说了求娶岂有反悔的道理!”闵恩红着脸,亲完便送了手,声音比平时高出几分颇有虚张声势的意味。

祁燃摸上刚刚被吻的左脸,一手抓住闵恩交织在前的小手:“那三日后大礼如何?”

“可以!”闵恩回握祁燃的手,神色认真的看着祁燃。

自那清澈黑白分明的眼里,祁燃能清晰看见自己的倒影,他喉结滚了滚,耐不住将薄唇贴上去,两人气息交织在一起。心中空荡荡的地方被闵恩身上的香气充斥完全,让人满足得不经想发出一声喟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