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领主9

祁燃将那张符咒收入胸襟藏好,将那袋钱别在腰间,嘴里哼着不成曲的调子在街头晃荡。

虽临近大荒,但仙门弟子历练大都选择这处猎杀魔兽,街道上人声鼎沸。因为阎海的传讯,各派仙门派人陆陆续续赶来。

派来的都是金丹上的修士,早已辟谷,只在茶楼或外头摊位寻一处坐。熙熙攘攘三三两两,看起来热闹非凡。

祁燃不爱热闹,他总被分隔在外。但今日,看着卖包子的小贩吆喝,卖豆花摊位上的热气,还有那些个活灵活现的糖人,他也觉得快活。

前一段日子的颠沛流离仿佛南柯一梦。

祁燃兴致勃勃买了糖人,咬了一大口,忽然被人一撞。祁燃下意识一摸钱袋,空空如也。

他流离的一段日子,同小叫花子抢食,也学得一些小偷小摸。祁燃转身照直觉抓住一人的手腕,那人正要说话,祁燃直接伸手向那人胸口。

那人见被拆穿,不再演戏,直接反手一掌打在祁燃左肩,祁燃吃痛松手。竟也是一个修士。

祁燃向来能忍痛,只送一瞬又立马追过去。两人你来我往,过了三四招,旁边的行人已经自觉让出一片空地,路边的各派修士也纷纷听见响动围观过来。

那人对着祁燃面门又是一击,祁燃忽然瞳孔一红,下意识一掌打在那人胸口,竟生生将那人震出十米,被一人撑住后背才停下。

“见过折玉上仙。”

一旁的修士认出来人,纷纷扶手一鞠。

齐翰颔首,目光却锁在祁燃身上,眼中划过一丝探究。

祁燃低着头掩盖住那双不同以往的眼睛。手指握住那个在打斗中已然碎掉的糖人棍子,渐渐收紧。面前被人称折玉上仙的修士,祁燃以前也有所耳闻,与仙门里的小娇娇不同,祁燃当时也参与过那场仙魔大战。

正是那场战事,齐翰让老领主身负重创,命丧黄泉,他才得以继位。不知那人是否还记得他,若是认出自己该如何……

定要杀了他,否则若是那人知道了该怎么办……

这群修士向来自视甚高,不与魔修往来,若是这人认出自己,必定要杀了他,绝不能让她知道……

“你怎么在这里?”齐翰看着祁燃,扶着人的手探出一抹灵识,被震飞的这人已经是五脏俱碎。他刚刚扶住这人,那一掌余力让他手下一麻,这人修为尚浅,毙命并不稀奇。

“这只是一个刚刚筑基后期的散修,你竟如此痛下杀手!”

祁燃嗤笑,暗暗蓄力,设想要如何取他命让那人闭嘴,趁那人没说出自己身份之前……

“折玉上仙?我的小童是如何开罪了你,要堂堂上仙如此咄咄逼人?”一道空灵的女声忽而响起,祁燃肩膀一沉,一道浅绿的身影挡在他身前。

祁燃心下一慌,气息一松。

“他是仙子的小童?”齐翰错愣一瞬,祁燃竟然与医仙的继位人有关系。一下倒没有注意到闵恩话语的讽刺维护。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