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说你是白眼狼,你还不相信!胳膊肘往外拐,从来不会为家里人考虑考虑!”舒媛摇晃的起身,愤愤地朝她递了个白眼。

“好处便宜了别人,舒窈,有你后悔哭惨的一天!”

舒媛确实是喝多了,舒家的秘书过来搀扶着她离开,临走前还不忘恭敬的对舒窈行礼。

而舒窈却愣愣的坐在那里,双目空寡,卷长的睫毛也轻微的颤动。

远处的主席台那边,韩采苓抱着厉政和周围的人有说有笑,那架势,分明已经就是厉家的女主人,孩子的亲生母亲一般!

舒窈紧紧的看着,目不转睛。

难耐的烈火在心中腾起,沸腾的火焰几乎将血液澎湃,情绪上她想马上冲过去,夺回自己的儿子!但理智上,又让她不得不冷静下来。

一定要冷静。

深呼吸,再呼吸!

小不忍则乱大谋。

且不说她现在不能说话,冲上去了,抢夺孩子时万一让孩子受伤怎办?

只是一场宴会,等过后,政儿自动会回到她身边的!

舒窈尽量安抚心情,这场宴会,她真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待下去,拿着包包转身出了大厅。

走廊上聚集了几个喝醉了的人,吵吵嚷嚷的,也不得消停,舒窈本就心情烦闷,尽快避开了。

洗手间,哗哗的冷水冲洗着素白的小手,持续了半分钟,才关掉了水龙头。

舒窈望着镜中的自己,烦闷的眉心紧拧着,不管怎样,她都要坚持到最后,只有这样,才能平安的带政儿回家。

“听说了吗?韩采苓是怎么从舞蹈团退下来的,你们知道原因吗?”

厕隔内,一道柔柔的女声,在舒窈耳畔持续。

她本不惜这样偷听别人的谈话,匆忙的拿纸巾擦了擦手,就想离去,但脚步还未等迈出卫生间门口,里面又传来了一句——

“因为她得病了!还是那种恶心病!”

“什么意思?”

“不懂吗?能传染的,所以离她远点!”

有女人吃惊的尖叫声,“我的天啊!”

“小点声,别被人听到了!”

舒窈身形猛地一颤,站在洗手间外面,失神了好一会,才慢慢的回过神,而之前对话的两个年轻女人也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们扫了舒窈一眼,也没理会,径直离开了。

转角处,两个女人停下了脚步,目光惬意的对视一眼,纷纷露出了皎洁的冷笑。

舒窈却无法再淡定下去,紧攥着拳头,指甲深深陷进皮肉,再也无法忍受心底的不安,快步返回了宴会大厅。

远处的人群簇拥中,韩采苓仍旧抱着厉政,和几个人谈笑风生,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名媛淑女的非凡气质。

就连笑容,都清丽淡雅,尤为得体。

舒窈快步越过众人,来到了韩采苓近前,礼貌的低头一笑,然后从她怀中将儿子抱了过来。

细小的举动,却惹来了韩采苓的疑惑,马上质问,“舒小姐,怎么了吗?”

蒋文怡也马上移过了视线,走向这边,压低声冷嗤,“舒窈,这没你的事,把孩子给采苓!”

历来温顺乖巧的舒窈,此时却像变了个人似的,紧紧的抱着政儿,一动不动。

同时,她澄澈的眼眸望着蒋文怡,倔强的目光,透着分外的笃定。

“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吧!我最后说一遍,马上把孩子给采苓!”蒋文怡怒火高涨。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