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林墨白皱了下眉,故意就说,“好歹窈窈当初也是我未婚妻,过来看望下,不可以吗?厉董。”

“呵!”

厉沉溪嗤笑了声,犀利的眸光冷冽起来,“林医生也知道是当初了,又何必如此念念不忘呢?”

“因为舒窈是个好女人,值得让人所爱!”林墨白话里有话,几分威严,几分警告,“厉董既然也知道旧情已过,又何必对某些人,如此执念呢?”

厉沉溪挑眉,也接茬就说,“这句话还是留给林医生自己吧!”

他听了讪笑了下,淡道,“当然了!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过,只希望厉董也能自律!”

说完,林墨白又若有所思的看了舒窈一眼,然后阔步向外。

厉沉溪俊脸阴霾,明显不太好看!

舒窈很清楚,他估计也是看在厉政的份上,才没和林墨白再计较吧!

午后,舒窈还沉浸在孩子回到自己身边的喜悦中,抱着儿子睡了个午觉。

香甜的睡梦,被猛地惊醒。

而惊醒她的,正是突如其来的一盆冷水,还加了冰块。

以及舒媛愤怒滔天的眼眸,‘啪’的一把将手里的水盆扔到了地上。

刺骨的凉寒,巨大的响声,舒窈猛地睁开了眼睛,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孩子,果不其然,孩子的小脸被些许凉水迸溅,还有小冰块砸到了他的小脑袋上。

孩子放声大哭,哇哇的哭声震人。

舒窈心疼不已,正想要抱起孩子哄哄,奈何舒媛猛地扬手捆了她一巴掌!

劈头盖脸的巴掌,打的舒窈脸颊火辣,头晕脑胀。

“贱货!都是因为你,害的沉溪哥都不理我了!”

下一秒,舒媛又恼羞成怒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暴怒道,“你有什么资格嫁给沉溪哥!你有什么资格生下他的孩子?你就是个贱货!一个像你妈那样的破鞋!”

舒窈呼吸的空气越来越少,她的双手被舒媛压制,推搡之中,她还担心碰到孩子,只能任她这般。

冰冷与窒息交织,心头只剩下无尽的苦涩。

“臭女人!你怎么不去死?孩子都生完了,你还有什么价值?去死好了!”

脑海中沉沉浮浮,厉沉溪的轮廓切换再切换,一瞬间闪过无数个画面。

舒媛尖锐的叫骂声仍在耳侧徘徊,舒窈却感觉声音越来越远,就像从另个世界传来一般,

沉浮中黑暗越来越近,正要合眼时,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窈窈!”

熟悉的声音,磁性的在耳畔肆虐,她缓缓睁开眼,入目的,是林墨白焦急关切的目光。

确定她无事后,才放开了舒窈,林墨白冷酷的睦岗杀人一般的盯向了舒媛,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

“舒媛,你跑这儿发什么疯!”

林墨白很少这样,他总是很温柔的,给人的印象,也如翩翩公子一样,温婉细腻。

润物细无声。

鲜有这般的暴躁脾气。

舒媛一愣,红唇张了张,还不等说话就被林墨白阴冷的话语打断,“这些年你和薛姨各种欺负舒窈,现在她刚生完孩子,又各种算计,舒媛,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