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这是干什么?”

他话刚出口,舒窈以为他没理解,又再度鞠躬表示感谢。

厉沉溪皱眉了,“谁让你做这些的?”

她微愣,清澈的眼眸转了转,又再度表示感谢的鞠躬,但这三鞠躬腰刚弯下去,就被厉沉溪一把拉拽了起来。

“少做这没用的!照顾好孩子!”

叮嘱了句,便快步离开了病房。

脑中却不断闪过刚刚的画面,这个疯女人,祭拜死人吗?还三鞠躬,拿他当什么了!

舒窈回到床上,小心翼翼的抱起了孩子,此时政儿也醒了,长着小嘴一副饿了的样子。

她笑了笑,正好也有奶水了,就下床拉上屏风,然后掀开了衣襟。

难得见到孩子,舒窈一直沉浸在喜悦里,观察着儿子的小脸,摸着他小小的手,满怀感慨,以至于病房里来了人都未能察觉。

林墨白绕过屏风时,她才惊觉,当即吓了一跳!

“对,对不起!”

林墨白也快速的闪退去屏风后,尴尬的俊脸泛起了些许微红。

片刻,直到舒窈整理好了衣服,他才重新绕过屏风,深吸了口气,解释说,“刚刚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舒窈微微一笑,她从小就认识林墨白,又怎会不知他是什么样的人呢?

她看着他,用手语比划着,“我听晚晚说了,那天多亏了你,谢谢你!”

“傻瓜!”林墨白粲然淡笑,“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不过窈窈,你考虑过了吗?重新医治下你的嗓子!”

旧事重提,舒窈略显茫然。

“你小时候是能说话的,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就不能说话了?”林墨白一直弄不懂。

当初他去国外看望爷爷,就去了一个月,再回来时,舒窈就变成了哑巴。

薛彩丽说她发烧耽误治疗,导致烧坏了大脑中语言神经,但林墨白曾给她检查过,大脑神经完好,从未有任何坏死迹象!

他看着她,“现在你也生孩子了,你也不希望自己永远没办法说话,不能和孩子沟通吧?”

舒窈愣了愣,这个问题,她暂时都没有打算的!

如果她能开口说话,那就意味着薛彩丽当面谋害父亲的真相要公布于众。

揭发仇人,她确实要这么做。

但如果殃及在疗养院的母亲,可怎办?

再看看襁褓中的孩子,初为人母,又怎可能不愿意和孩子说话沟通?

但是,她好矛盾!

一边是父亲含冤的血海深仇,一边是疗养院的母亲,到底该怎么选择……

“窈窈,你在顾虑着什么?告诉我,我能帮你!”林墨白俯身握住了她的手,抚慰的目光,柔情似水,“你相信我,好不好?”

舒窈还不等反应,厉沉溪高大的身影,却绕过屏风,出现在两人面前。

他俊逸的脸上漾着浓浓的笑,浓的仿佛能将人直接溺毙其中。

厉沉溪冷冽的视线扫过两人,在看到舒窈时,略微停顿,旋即,又落向了林墨白。

“林医生看来很闲啊!”

从小就在上流社会涉身处事的人来说,哪个不是翻脸比翻书还快,浑身都是戏,所以,不过转瞬间,林墨白早已恢复如常,侧身看着厉沉溪,儒雅的脸上透着深不可测。

“查房顺便过来看看窈窈和孩子。”

厉沉溪便冷然一笑,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怎么?现在胸外科的医生,都开始来妇产科查房了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