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言犹在耳,张主任等人心底猛颤!

不管之前薛彩丽承诺给多少钱,这单买卖都不能接了!

慌乱之下,张主任和助产士等人只好连连点头,“放心,厉先生放心,我们一定尽力,尽力保母子平安……”

本以为舒窈一个哑女,又无亲无故的,唯一有能力的父亲还早年过世,后母肯出这么大一笔钱卖她难产死亡,那就将计就计,谁和钱有仇啊?

但厉沉溪出面了,厉氏又有谁敢惹?!

张主任等人开始正常的工作,舒窈却虚弱到了极限,她只是紧紧的握着他的手,清澈的眸里,盈满了泪珠。

此时此刻,舒窈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只要能换孩子的平安,她真的无所谓!

“坚强一点,舒窈,你不是一直想生下这孩子吗?”厉沉溪的声音在耳边侵袭。

是啊,她一直想生下这孩子。

这是她和厉沉溪的骨肉。

在很小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了他,那时候,他甚至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一晃十多年了,就算他心里爱着别人,就算明知道这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婚姻,也很清楚后母的算计,但为了他,她愿意!

不知道是什么信念支撑,让舒窈硬生生的挺过了难关,听到孩子哇哇大哭的声音,她虚弱的一笑,随之瘫下,闭上眼睛,失去了意识。

“舒窈!”厉沉溪握着她的手道。

“产妇过于疲惫,只是暂时昏厥,没事的!”医生在旁解释。

他松了口气,慢慢的放开她的手,看着护士递送上来的小婴儿,还那么小,小眼睛都没有睁开,厉沉溪皱眉,这就是……他的儿子!

“恭喜厉先生,是个男孩呢!”护士将孩子递送过来时说。

第一次做父亲。

没想到,竟然是和这个女人一起生下的孩子。

舒窈被平安的送进了VIP病房,蒋文怡乐呵呵的跟着医生去了婴儿保温室,隔着玻璃看着自己的小孙子,高兴的眉开眼笑。

“这就是我们厉家的小继承人!我的小孙子!”

莫晚晚在旁撇嘴,冷道了句,“被光顾着高兴有孙子,别忘了,这孙子可是舒窈生的,以后对儿媳妇好点!”

“你这丫头……”

盯着莫晚晚离去的背影,蒋文怡叹了口气,心情太好,也没空和她计较。

莫晚晚在医院转了一圈,最后找到了厉沉溪。

面前的男人斜身依着墙,高大的身影犹如一堵墙,气势渗人。

莫晚晚看着他,犹豫了下,才说,“其实,舒窈早就知道薛彩丽和舒媛母女的阴谋了!而她明知道有人要算计自己,还冒着风险给你生孩子……”

顿了顿,她又上下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啧啧,真搞不懂你们男人,放着舒窈这么爱你的女人,都看不见!”

“……”

“薛彩丽是后妈,舒媛更不是什么好货,厉少啊,拜托你以后对舒窈好点吧!”

莫晚晚唉声长叹,摇摇头,从他身边绕过,上楼了。

舒窈醒来,是在十几个小时以后。

生产的剧痛和折磨,对于每个生过孩子的女人都是刻骨铭心的,十月怀胎,孕育出一个新生命,无疑,每个母亲也都是伟大的。

舒窈缓缓的睁开眼睛时,空大的病房,没有看到一个人,她落寞的喘了口气,挣扎着正想坐起,余光却瞥见了窗旁的身影。

男人也听到了动静回眸,大步凛然的走到她近前,将她再度按回了床上,“躺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