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莫晚晚跟在他屁后,像个尾随的小跟班。

蒋文怡看着他一怔,“沉溪啊,孩子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舒窈……我们厉家不会亏待她的!”

“怎么算不亏待?”他反问了句,同时扯过医生手里的承诺书。

“只要孩子平安,能抢救就抢救,实在不行,那就风光厚葬,不管怎样,都是我孙子的母亲呀!”蒋文怡说。

莫晚晚气不过,当时还了句,“还真不愧是做婆婆的啊!如果换成舒窈是你女儿,你舍得这样吗?”

“舒窈亲生母亲虽然没在这里,但你们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莫晚晚气不过,火冒三丈的顶撞蒋文怡。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

蒋文怡怒气再起时,莫晚晚直接躲到了厉沉溪的身后,祈求庇护。

厉沉溪懒得管她,但冷冽的眸刀扫去,蒋文怡也无奈的只能噤声。

林墨白一直守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不断皱眉,“现在最重要的是舒窈,而不是孩子!”

“对!说的太对了!”莫晚晚又补刀。

厉沉溪冰冷的视线瞥向了林墨白,有关他和舒窈曾经订过婚的事情,他也是一清二楚。

想不到这个时候,林墨白竟然也来了!

“呵!”厉沉溪嗤笑了声,低冷的嗓音接连出口,“舒窈是我妻子,肚子里是我孩子,不管保大还是保小,都由我定!”

“既然你还知道她是你妻子,就保护好她!厉沉溪,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好,你也就不算男人了!”

林墨白本就怒意使然,此时更是为了舒窈,来了激将法。

厉沉溪冷蔑的唇角一扬,狠戾的眸光从林墨白脸上闪过,对医生说,“去准备,我进产房!”

“这个……”医生眼神晃荡,明显心虚。

“怎么?非要我把院长叫来吗?”厉沉溪阴沉的脸上,太阳穴狂跳!

居然有人想弄死他女人?呵,还真是胆大包天了!

不管舒窈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管她是不是残疾的哑巴,首先,她都是他妻子!

敢动他的人,真是不想活了!

片刻,厉沉溪换了消毒服,迈步进了产房。

舒窈体力几乎耗尽,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双腿被高高架起,蓝布在身上盖着,张主任和助产士在旁指挥,让她深呼吸再用力。

她浑身沁满了汗珠,虚弱的大口喘气。

舒窈怎么都没想到厉沉溪会进来,还是在这个时候……

“胎位不正,在这样下去,孩子就有危险了!”张主任说。

厉沉溪径直走过去,握住了舒窈的手,同时冷眸撇向张主任,“胎位不正?之前怎么每次检查都是好好的?”

“这个……”

“大人和孩子都保,我要他们母子平安!”厉沉溪一字一顿,狠戾的眸光恍若将几人射杀。

张主任吞了吞口水,无奈的和助产士目光相对,似乎彼此会意,犹豫了下,又说,“厉先生,这个还是选择一下吧!产妇的情况真的……”

“那就保大!”厉沉溪当机立断。

但顿了下,他又说,“但等我妻子平安以后,你们整个生产过程,我将派人全部调查,稍微让我发现有任何问题,我将以谋杀我儿子的罪名,告到你们后半辈子都在牢里度过!”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