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 理论

  姓钱,但是口袋里没钱。这就是钱子明的真实写照。

  在这个号称越活越年轻的时代,三十六岁,正是男人花儿一般的年纪。成熟、稳重、拥有良好的社会基础和工作经验,虽然精神和体力的充沛程度,比不上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但是在那些眼光独到的女人看来,这点小小的缺陷,完全可以用金钱弥补。

  很遗憾,钱子明并不具备这些优点。

  他个子不高,身材也比较干瘦,沉默寡言的性格禁锢了本就狭窄的交际圈,苍白的脸色使他看起来颇有几分时下女生推崇的忧郁感,却被瓶底般厚重的高度眼镜彻底破坏。走在大街上,不会有人去特别留意他的存在。简单到没有任何特点的外观,注定了他就是一个丝毫无奇的普通人。

  清华大学生物研究专业,金字招牌名校和偏窄的学科结合,使他成为了南方药剂公司的一名药理研究员。

  和所有男人一样,经历了结婚、生子,日益衰老的年龄和亚健康状态的身体,逐渐消磨了钱子明身上所有的锐气。当微薄的工资和飞涨房价之间无法划上等号,漂亮妻子身边出现越来越多比自己有钱男人的时候,“离婚”这个词,也终于提上了家庭事日程表。

  一个男人,带着不大的孩子,在租来的房子里过着潦倒的生活。显然,钱子明应该被归于失败者的行列。

  很自然的,研究,成了他消磨时间,寻找亢奋感的精神寄托。

  南方药剂公司有三十多名研究人员,除了钱子明和另外三个人会进出于常年没有维修的实验室,其他的人,都是顶着“权威”、“专家”等耀眼光环的厂长、经理、董事长。

  公司每年都会推出一批新药。与先前的老旧产品相比,新药的疗效更好,见效更快,当然价格也更加昂贵。

  每当电视里铺天盖地播放出各种名目新颖药品广告的时候,钱子明的脑子里总会下意识地出现“青霉素”、“磺胺”、“阿司匹林”等药物名称。

  换上一套漂亮的包装,几毛钱的青霉素就能以“新型抗生素”的名义卖出上百元的高价,阿司匹林也摇身变成“强效缓释镇痛药剂”,至于售价,早就超过成本的上千倍。

  制药公司几乎每年都在玩这种新瓶旧酒的把戏,决策层也不下拨任何研究经费。对此,钱子明从不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只是老老实实坐在实验室里,默默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他管不了,也没有权力去管。

  潜心钻研终究会有成效。两年前的某天,当他拿着刚刚研究成功的一种特殊药剂,满怀激动走进厂长办公室的时候,得到的,仅仅只是一个装有五千块钱的牛皮纸信封。

  一周后,一篇记录了整个研究过程的论文,出现在某权威学术杂志上。厂长、书记、经理等所有领导的名字,整齐的排列的文章的末尾。

  唯独没有钱子明。

  半年后,研究成果已经变成了国际上销路畅销的真正新药。文章末尾所有的署名者,每人都得到了至少五十万元以上的现金或实物奖励。

  唯独没有钱子明。

  一年后,这种新药被选入当年的《国家创新科技目录》,所有相关人员均得到了行政级别提升。

  还是没有钱子明。

  “你是公司的员工,你的工作就是为公司创造财富。因此,你的研究成果自然也属于公司。拿着公司的钱,用着公司的设备,还能额外得到五千块奖励。。。。。。做人,不能忘本。”

  面对钱子明的质询,享受过大量好处的公司党委书记,作出了语重心长的解释和开导。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进过实验室。

  心,很冷,很灰。

  就在钱子明准备重新寻找未来出路的时候,他和公司所有科研人员,一同被召集到了首都,对R12病毒样本进行研究。

  这是一个机会。

  看完相关材料的简介,钱子明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走进戒备森严的实验室,而是以身体不好为借口,在宾馆里独自呆了几天。

  没有人对此表示怀疑。由于没有直接接触样本,军方也一直没有把他纳入监控范围。R12的机密程度并不高,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中国大陆,很多地方都能搞到这种可怕的病毒。

  用十几个空拉罐筒绑在一起,在军事科研院的门口故意制造噪音,与哨兵发生冲突,最终得以进入其中。钱子明相信,借用从资料上看到的“R12”名称,加上自己货真价实的生物研究员身份,肯定能够引起真正掌权者的注意。

  这是一次赌博。

  成功的话,可以顺利达到自己的目的。

  失败,很可能什么人也见不到,直接被哨兵以“冲击军事区域”的名义,当场予以格杀。

  但是不管怎么样,钱子明必须试试。

  很幸运,他成功了。

  。。。。。。

  会客室很大。足以容得下上百人同时就坐。巨大的条形长桌两边,整齐地排列着黑色的橡木靠椅。

  “我的时间不多,你有十分钟说明自己的来意。”

  看了一眼腕上的精致女表,方雨洁端起桌上刚刚泡好的浓茶,冷言道:“如果到时间没能说出任何让我感兴趣的东西,你会以扰乱军事基地的罪名被枪毙。”

  这个外表看上去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绝对不是在恐吓自己。钱子明以他对生物研究的敏锐直觉,得到了这个结论。

  “我没有接触过R12,但是我可以研制出相应的疫苗。”

  端着白瓷茶杯的细腻手腕停在了半空,方雨洁微蹙起眉头,从眼镜中央的聚焦点上,反复打量着这个看上去丝毫无奇的中年男子。

  这句话前后矛盾,但是却很惊人,也很狂妄。

  “我看过资料上的简单介绍,R12最大的特征是吞噬性繁殖。它能在短时间内侵入感染者的所有机能**官,加速细胞能量燃烧,从而达到彻底控制寄主的目的。只要能够抑制住它的生长速度,就能把病毒的活动范围限制在人体可以接受的正常范围。”

  钱子明用最简单的语言,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意图。当然,他并没有忘记看一眼墙上悬挂的壁钟,心里飞快地计算着对方承诺的时限。

  “继续。”方雨洁用细长的手指轻敲着桌面。刚才的话对她没有任何帮助,也没有她所需要的信息。

  “因此,我有一个设想————”

  “设想?”

  面若冰霜,身材火辣的女上校眼睛里,顿时释放出两道杀人的寒芒。

  冷汗涟涟的钱子明连忙加快了自己的语速:“在R12的培养过程中,添加大量营养液和促进剂,强行加快它们的生长速度。利用衰老状态的病毒为基础毒株,就可以制造出能够让人体接受的疫苗。”

  方雨洁安静地坐着,内心却不由得有些意外。

  强行加快生长速度?

  衰老的病毒?

  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男人虽然看上去外表窝囊,但在生物研究方面的确见解独到。并不是那种夸夸其谈有名无实之辈。

  这十分钟,没有浪费。

  “有没有实际的数据?”相比理论,方雨洁更愿意看到具有说服力的现实。

  “我做过几个实验。”说着,钱子明摸出一只小巧的U盘,轻轻摆在桌上。

  插上电脑,点开屏幕,令人瞠目结舌的名目条款,顿时罗列在方雨洁眼前。

  “抑制型肾上腺素”、“固定型溃疡病毒”、“萎缩性肌肉研究”。。。。。。

  “这些都是我利用衰老病毒获取相关制剂的实验资料。”

  钱子明熟练地点开“抑制型肾上腺素”的页面:“把病毒和生物蛋白结合在一起,就能生成中和肾上腺素的最好凝固剂。我用这东西在公司办公室主任身上做过实验,从两年前到现在,他一直保持非正常阳/萎状态……”

  方雨洁仔细地看着这些触目惊心的案例和实验报告,冷艳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

  显然,这个男人的心理已经严重扭曲。但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我需要对付R12的疫苗,他的这些实验恰好提供了足够的理论依据。

  按下呼叫器的钮键,身材高大的值班军官很快出现在会客室的门口。

  “和相关部门接洽一下,把这个人的档案和工作关系转到第三研究室。通知情报处,现在就对他进行初步政审。我需要他尽快参与实验。”

  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