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四哥是最好的人

一道声音陡然响起:“哟,陈先生口气不小啊。”

声音浑厚带有穿透力,辛艾一听眼睛瞬间亮了,简四来了,她蹭的站起来,转身看到简四那小山一样的身影,高兴地喊:“四哥,你来了……”

简四能来,就证明,她这次没事了。

辛艾心头压着的石头,瞬间消失。

陈铭是认得简四的,只是他的身份低,根本够不上跟简四说话。

看到简四来,陈铭吓得从椅子上跌下来,重重摔在地上:“四……四哥……”

他想起辛艾说的,她有高富帅男友!难道……她,她傍上三爷了?

他脑子里当时就一个念头,完了!

简四没理辛艾,看着陈铭:“客气,不敢。”

他个头高,身板壮,脸盘黑,站在那,跟一座山似得,格外的气势压人。

陈铭在娱乐圈沉浮多年,最懂得谄媚讨好,爬起来后,立刻抽了俩自己的嘴巴:“四哥,对……对不住,我,我该死,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有眼无珠,我不知道这是……这是三爷的女人,我要是……知道,就算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对他做什么啊,对不起对不起……”

他又向辛艾求饶:“辛小姐真是……真是太抱歉了,我混蛋,我不是东西,您可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简四压根就没讲陈铭当根葱来看,他看辛艾的眼神有些复杂,见她眼睛红肿,大约是真受了委屈也没说别的,只道:“辛小姐受委屈了,先出去吧,剩下的我来办。”

辛艾是一秒也不想呆在这里,“谢谢四哥……”

她动动唇想说别的,可除了谢谢,确实也想不到其他。

辛艾从一个女警那要来自己的东西出了派出所。

外头阳光刺眼,辛艾猛地出来有些不适应,用手搭在额前。

她苦笑一声,看,就算没有简泽川,只是简四出面,她就这么容易出来了,人啊……从来就没有什么平等可言。

陈铭看见简四立刻变得像个孙子一样,可前一秒,对她却是极尽羞辱之能。

辛艾看见路边香樟树下停着一辆黑色宾利,那肯定是简四开过来的车。

原本要走的辛艾走到车前踌躇了,其实简四跟她没什么关系的,是他厚着脸皮去求的,总不能就这么走了吧,好歹要道个谢啊。

要不然下次怎么好意思找简四帮忙?

辛艾站在车前踢了踢轮胎,她希望简四赶紧出来,一会说不定还能让他稍她去市警局。

结果,等了一会,没等来简四,反倒是陈铭先出来了。

陈铭的脸这会儿肿的跟猪头一样,腾地龇牙咧嘴,估计方才在里头没少抽自己。

简四还没出来附近没人,陈铭眼看周围没有人,怒目走到辛艾面前,“臭婊子,你不要太得意,我就不信简三爷能护你多久,你早晚有一天会落到我手里,到时候我让你生不如死。”

辛艾嗤笑,树影斑驳落在她身上,随着她的身影晃动摇曳,她的脸上笑容被明暗切割开,红唇仿佛能嗜血。

“没错,简泽川是护不了我多久,可没了他简三爷,我还能找四爷五爷六爷,这明都有权势的人可不止他一个,比你厉害的人多了,我就不信凭我这张脸,我找不到一个能收拾你的男人。”

陈铭脸上肥肉抽动,他没想到辛艾会连这样的说都能说出来。

“你……你……本来还以为你是个纯情少女,没想到是个厚颜无耻的骚狐狸。”

辛艾讽刺道:“你没想到的还多着呢,以后我会让你慢慢知道,得罪我,下场会多惨,这才刚开始而已,信不信我今晚上在床上就给三爷吹个枕头风,让你在这明都再无立足之地,要知道现在……三爷对我还新鲜着呢。”

陈铭已经开始怕了,简泽川在明都谁人不知,借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入招惹,辛艾竟然能傍上他,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如果她真的请动三爷出马,人家随便一个手指就能碾死他。

陈铭心底胆怯,嘴里却还硬撑:“行,咱们走着瞧,我看你能猖狂多久。”

辛艾掸去落在T恤上的小飞虫,轻蔑道:“至少,在碾死你之前我能一直猖狂。”

忽然,辛艾露出个灿烂的笑容: “对了,差点忘记问了,你现在晚上,还……硬的起来吗?”

这话愣是狠狠戳中了陈铭最疼的地方,他脸色发白:“小贱人,你给我等着……”

陈铭丢下这话,转身就走。

这是他心里最怕的地方,他找女人试了,没反应,偷偷去了医院,医生也开了药,依然没用,医生说只能服用一段药物看情况了。

要不是这样陈铭也不至于恨不得将辛艾碎尸万段。

“陈经纪人你好像还没孩子吧,造孽这么多,可别真的断子绝孙了。”

辛艾冲着陈铭喊一声,气的他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辛艾给碎尸万段,可他到底没敢折回来。

辛艾看着陈铭肥硕的身影渐渐消失,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淡去。

别看她嘴上说的猖狂,可实际上她才是那个最没底气的,不过是言语上吓唬陈铭两句罢了,可真让她做,她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也好,至少陈铭现在以为她傍上了简泽川,暂时应该不敢来找她麻烦了。

辛艾看到简四出来,抖擞精神,向前走两步,顷刻又变了张脸,甜甜笑道:“四哥,太感谢你了,我都不敢相信你能来,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感谢感谢感谢……四哥果然是人最好了。”

简四看着她眼底仿佛有千言万语,但却一个字都没说,默默打开车门,道:“三爷,办好了。”辛艾脸上的笑随着他这话瞬间凝固,三……爷?

她浑身僵硬缓缓扭过头,看见简泽川坐在后座,姿势慵懒透着漫不经心,那张过分过分俊美的脸陷进阴影中,他周身散发的超低气压正缓缓弥漫出来,辛艾感觉到了丝丝缕缕的寒气侵入毛孔。

辛艾在看到简泽川后双腿抖的几乎站不住,摇摇欲落,随时能倒下。

她现在欲哭无泪,一个人到底是有多倒霉,才能会像她这样?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