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演技高超

辛艾立刻追问:“几号你记得吗?”

辛欢从来都是什么事都会跟她说,如果真的恋爱了她不可能不跟她这个妹妹提。

安欣娅摇头:“这个……我记不得了。”

“好,谢谢你,如果你回头想起别的消息一定要赶紧告诉我。”

“放心,我一定联系你。”

辛艾准备马上去警察局,请警察调取辛欢手机上的所有通话记录,说不定这会是个有用的信息。

她现在像没头的苍蝇,哪怕有一点点希望都要去查。

道了声再见,辛艾急匆匆踏进电梯,

电梯门合上,安欣娅握着手机,咬了咬唇,低下了头。

忽然,宿舍里传来一声李依染的尖叫,安欣娅不屑的冷笑。

……

辛艾从电梯出来,刚走出楼门,便听到前方一声怒喝:“辛艾,我看你这次往哪儿跑。”

辛艾一愣,这声音不是……

她一抬头便看见陈铭面带狰狞,身后跟着两个穿制服的人冲了过来,口中喊道:“警察就是她,就是这个小贱人,抓住她,不能让她再跑了,”

辛欢二话不说转身拔腿就跑,她好不容易有了点线索,不能被抓进去。

只是她心中很纳闷,陈铭平常不都是去公司上班,今天怎么会这个时候来宿舍?而且好像是专门来堵她的。

“别跑……”

“辛艾,你别跑。”

身后的人穷追不舍,辛艾拼了命的往前跑,可跑的再快也跑不过警察,没跑出300米就被追上了。

“辛艾,别跑了,跟我们去一趟所里,陈先生报警,说你殴打伤害他。”

辛艾眼看跑不掉,只能先妥协,她立刻眼眶一红,咬着唇委屈道:“警察叔叔,我没有啊。”

她不承认,死活都不承认,反正当天除了陆锦城没有人看见。

陆锦城那个大忙人,绝不会跑来做证。

警察是两个年轻人,一看辛艾满脸委屈,不安又害怕的模样,心中难免生出怜惜,说话也软了两分。

“可是报案人说就是你,你还是配合我们工作,如果是冤枉的,没有人能难为你。”

陈铭从后头追上来,“小贱人,你跑啊,你再跑啊……”

他就知道辛艾会来取她姐的东西,果然,让他给抓住了。

辛艾做出害怕的模样往警察身后躲,可眼睛却是狠狠瞪向了陈铭,她真后悔当初没有将陈铭的腿给打断,让他在病床上躺个三俩月。

警察皱眉:“说话要文明点。”

陈铭立刻一脸谄媚:“是是是,文明,咱都是文明,警察同志我也是真的太生气了,你们不知道这个小……就她这个女人,多狡猾,上次在万都酒店就让她给跑了,你们一定要抓好她,还是给她上铐吧。”

警察瞅瞅辛艾,这么一个柔弱的小姑娘,又不是多大事儿,哪里还需要上铐。

“你们俩都跟我们去一趟所里,录个口供。”

陈铭阴狠道:“这次,我倒要看看,谁脱层皮。”

陈铭现在恨不得将辛艾给宰了,昨天晚上他被美色迷了眼,却忘了色字头上悬着一把刀,这女人不是朵娇花,是他妈一朵食人花。

辛艾面无表情,站在警察身后冲他竖起了中指。

陈铭张口想骂人,可看到警察警告的眼神赶紧闭嘴。

到派出所后,录口供的警察问辛艾:“陈铭说你将他绑住打了他,并且差点杀死他,有这么回事吗?”

辛艾震惊的双眸圆睁,清澈的眼底满是不可思议:“警察叔叔,您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您看看我再看她,您觉得我拿什么去绑他?还杀人?我在学校连800米都跑不完的呀?”

辛艾说着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身子因为惶恐不住的颤抖,她那委屈捂住的样子,格外的让人心疼怜惜。

警察点头,辛艾身形偏瘦个子娇小,体重顶多也就是90斤出头,而陈铭都快200斤的人了。

这样柔弱的跟菟丝花似得小姑娘,绝不可能做到放倒一个体重是她一倍还要多的成年男人。

陈铭眼看警察要相信辛艾的话,急了:“警察你们可别听她胡说,这个女人她都是装的,她恶毒的很,对了,她要没打我她跑什么,她一定是心虚,所以才跑的。”

眼瞅着辛艾将娇弱无辜,演绎的淋漓尽致,陈铭恨不得冲上去抽她。

“对,你没有打他,那你为什么跑?”

辛艾吸吸鼻子,低下头,单薄的身体无助极了:“我今天只是去拿我姐姐的东西,可我一下楼就就听到他骂我……骂我小……贱人,然后就带着你们追我,我心里很怕,警察叔叔,您试想一下,如果你突然有人骂你并且追你,你不跑吗,这都是人的本能反应呀?”

“我,我骂她,是因为她……她勾引我……”

辛艾气的嘴唇都在哆嗦,“勾引你?你……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无耻?我姐姐失踪后,你三番四次骚扰我,我都没有报警,你竟然还能说出这种话来,你简直不是人……你凭什么可以这么欺负人?”

辛艾愤怒到极点,气的最后说不出话来,眼泪一颗颗滚落,她哭的没有声音,咬着唇,肩膀颤动,瘦弱单薄的身体,似是要被这样沉重的污蔑压断。

这种情况,别说是男人,女人看的都不忍,做笔录的警察年纪也不大,一时有点慌乱:“别哭,别哭……这件事,我们警方一定会查清还你一个清白,你别哭了。”

陈铭气的胸闷,辛艾这个小贱人的演技没进娱乐圈,简直可惜啊。

“警察同志你们听我说,根本不是她说的那样。”

辛艾拿着警察递来的纸巾,哭的梨花带雨:“何况,我放着高富帅的男朋友不要,我怎么可能会眼瞎了,看上他这个人面兽心的土肥圆?我脑子有毛病吗?”

任何时候,人都是同情弱者的,尤其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漂亮柔弱的女人,更会让人将这种怜惜给放大。

陈铭一拍桌子:“你哪来的高富帅男朋友,你蒙谁呢?”

辛艾身子跟着一抖,警察瞪过去:“你给我坐好,这里轮不到你拍桌子。”

“警察同志我是气不过,她太能瞎掰了,对了……证据,证据那瓷片上有一定她指纹。”陈铭似乎一下子抓住了制胜的法宝,得意地看着辛艾。

辛艾心底紧了一下,糟糕,指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