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激烈碰撞【求鲜花 求票票】

“轰——轰——轰!”

二十六门火炮不断发出巨响,誓要把水怪虐杀在前进途中。

“千夜哥,什么时候轮到我们出手啊!’一个冰蓝头发的少女摘下头盔,从一辆装甲车内冒了出来!

“笨蛋,谁让你出来的,不是说了偷偷的过来跟我观察采集数据的么!”

另一个黑发美人也从车内冒出头来,正是悄悄潜伏进来的姬月落与陆雪。

“你们两个怎么跟过来的!你们要是出了事,我可怎么像陆叔交代啊。“陈千夜简直有骂娘的冲动,原本就紧张起来的神经再一次受到了刺激。

“没有关系的,虽然张方这厮很不中用,但是他手下的装甲旅导弹旅战士我还是有信心的,更何况还有你在,怎么能放过这么厉害的生物样本,我一定要采集到新鲜的血液样本!”

姬月落撇撇zui,给了张方一个白眼,抿了抿娇艳的唇.瓣,对陈千夜说道。

一旁的张方脸颊抽搐,只当没听见姬月落的数落。

“落落姐,你看现在的形势,要不你俩就先回去吧。”陈千夜苦着脸,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你们难道没有听见侦察兵的报告么?这怪物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在chong.刺的途中,拦截式炮击终于发挥出了它应有的威力,蛇颈龙的身体左侧因为接连遭受连续打击,冰甲碎裂,冰岩一时之间无法迅速恢复,鳞甲碎裂,被轰炸出了一个血ròu模糊的伤口!

只是拥有高级再生能力的它在一百点体质的加持下,伤口迅速止血,不过一会便补上了一层新皮。

“长官,敌方照此速度行进,将于十分钟后于我部接触!”

“它已经受了伤,证明已经支撑不住了,不要停止。“

“报告长官,我方炮管将于五分钟后达到过热状态,需要及时更换!”

“各单位听令,两两一组,进行交叉射击,延长炮击时间!”

。。。

“肚子好饿,这血ròu的香气隔了这么远也能闻到呢。”

萧然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在恩赐带来的技能【血感交织】的加持下,他的三感都被极度加强,鹰眸一眼的眼睛可以看见数公里外的情形,出色的嗅觉把血液的香气极度放大。

在火炮不间断的拦截阻击下,减缓了水怪的chong.刺速度,表皮的鳞甲血ròu横飞,在侦察兵的喜报下,张方等人丝毫没有注意,冰路已经先一步延shen近了部队前侧。

“它这样下去绝无可能冲破最后的防线,到底只是一只野兽,不过这畜生如此急切,我们这边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呢?”

“不对,张兄,YeWai的腐蚀犬尚有基本的战斗意识,如此强大的的超凡生物不可能这么无智啊。“沿路而来的冰层让陈千夜的眉头紧锁。

“这个大家伙好厉害,竟然在炮击中顶了这么久!”陆雪拿着望远镜不住的惊叹,

“落落姐,你快来看看!”说着把望远镜递给了姬月落。

随着冰层已经快要延shen到了部队的脚下,水怪的冲势骤然一停,

它眼里闪烁着嘲弄的目光,长颈抬起,尾巴像外甩动,身体在强力的扭势下旋转,围绕旋转的中心冰光闪现,半米厚的JianYing冰面被带起了飞扬的冰屑,周围的冰原上已是刮起了狂风!

“它在干什么?”张正不解道。

“这是在原地当靶子么??”

“不对,快疏离部队,往后撤,不,像四周分散!”陈千夜放下望远镜大吼。

“胜利就在眼前,你发什么疯,它既然不动,我们更应该乘胜追击!“

“张正你要死别拉着我们,你懂个屁!“

“你说什么?姓陈的,你就是在嫉妒我得到功勋吧,老子入伍的时候,你还没断奶呢,别在老子面前嚣张!”

几句话的功夫,天边的巨兽已经化为了一道冰霜龙卷,风暴中一声嘶鸣,冰龙卷以迅雷般的速度像部队袭来!

“我的天,它的速度一下快了好几倍!”手下的军士不断惊叫.

“给我打死它!’

激烈的火炮射击在龙卷风上,像是轰击到了一层屏障,有的炮弹还未爆炸便已经被卷到一旁,爆炸的炮弹在冰风下威力骤减,丝毫无法穿透内里。

“这——这可如何是好!”导弹旅的战士们瞬间傻了眼,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难不成老子打的是假炮?“

张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一时慌了神。

就在他们慌乱的功夫,

水怪施展的冰河龙卷风就像是在地上疯狂旋转的陀螺,携带者势不可挡的风刃冰刀冲击而来,眨眼便出现在了部队前方的视野之内!

“撤退撤退!各单位分离疏散!不要慌张,保持秩序!“

此时张方不得不下达撤退的命令。

“王力,你先带二位小姐撤离到后方,其他队员随我至侧翼,见机行事!“陈千夜果断的下达指令。

“是,队长!“

一位穿着军绿色背心的瘦高男子,从后方的装甲车侧翼卸下绑带,

“这玩意足够带我们安全撤离,放心吧队长。“

一辆黑色的梭形摩托车,长约三米,前后轮廓二十寸,流线型的机身像一只鲨鱼,显现出机械的美感。

“千夜哥,我们就不扯你的后腿了,在后方给你呐喊助威。”

虽然陆雪已经胆大了不少,可明显对于前方的龙卷风很是惧怕,缩了缩头,拉着姬月落上了机车。

王力戴着她俩迅速从侧后方往巨木从中离去。

“咦,这个小东西竟然还活着。看起来马上轮到我收网的时候了。”

萧然在树冠中的yin影里悄悄的注视着陆雪一行人,zui角露出一个嗜血的微笑。

一分钟后,

冰川龙卷犹如天灾一般冲向稀拉的装甲旅,沉重的坦克反而成了拖累,履带行驶速度缓慢,后方的装甲自走火炮已经在逐渐撤离,嘶鸣的炮管吐出烟雾,百毫米的穿甲炮弹竟然丝毫无法撼动冰川龙卷。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