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降世猎杀

“咚。。咚。。咚。。”

夜月下的天空突然光华四射,霞光万丈,从天外传来像是神灵击鼓的宏大声响,睡梦中惊醒的人们望着天空。

“啊啊啊!”阳台上,无法适应环境变化的人,全身像泡沫般融化。而适应环境的野兽则不断进化,獠牙锋利,潜伏不吠。

“咔咔咔”大地在震动,无数道光柱降落在地面,如果从银河的角度观察,整个星球像是解体的面球,摊开成了一张大饼,还在不断像外延申,无数的位面碎片随波而来,成为延申新大陆的一块拼图。

苍穹的顶端,不断拔高,云层中闪现出七彩的宫殿,如梦如幻的秘境犹如都市的楼台般在空中自上而下逐层架起。迷蒙中只得隐约看见万千景象,这之中有玄奇的都市,平天的楼阁,曲折蜿蜒的回廊,黑雾蒸腾的魔幻异界等等。

虚幻的景象像星图般刻印在了天空,等待人们去开启。

地面上,从土层中窜出一座座巨大的斜塔,大门上挂着兽首金锁,门户紧闭。

无限大陆的环境在变换,森林湖泊同化了钢筋混凝土,有些城市则幸免遇难,百丈高的巨木森林拔地而起,其中传来阵阵精灵的歌声。

残羹断壑的破落帝国遗落在平原,火山喷射而出凝固的山灰承托起未知的遗迹,如同神话传说中山脉巨大的星际要塞斜靠在山腰旁

这个夜晚,人们眼球中充斥着万花筒般艳丽的光芒,天落星河,虹流瀑布,天神虚影,圣人传道,这些幻想中的异象一个接一个纷呈呈现。

悄然降临在大陆上的怪兽魔物星星点点密密麻麻散落在陆地森林。

地球,从今日起化为无限大陆,在诸天千万位面庞大能量的冲击下,三成人类融化,六成化为行尸走ròu,失去自我意识。

只有一成的幸运儿,他们跟萧然一样,成为了新时代的宠儿,获得了上天赐予的恩赐,化为超凡的高等生命,史称:超凡者。

萧然默默的练习着新得来的身体,熟悉着刚刚领悟的技能,看见地图中不断喷涌闪现的光点,笑容散到了耳根。

“一步快,步步快,拥有系统傍身的我,将会站在进化的最前沿,蚂蚁们.”

。。。。。。

原T市的万科小区附近,这是变革日的一周之后

周正紧张的盯着前方,这是一只原本该是人类的变异体,身高三米五,双眼像是要爆出来的玻璃球,腹部肿胀,下颚的獠牙突出来漫过鼻翼,粗壮的手臂拎着一根不知从哪来一米多长的柱状钢筋条,毫无遮掩的身体遍布伤口,血ròu^缝隙中布满了绿色的汁水,琳琳啦啦的像地上滴下,腐蚀了水泥路面。

在周正的后方,有两男两女,这个小分队在市内的海天大学宿舍中ting过了一周的时间,在三个小时之前迫于粮食的短缺和校内体育场的巨大yin影,逃了出来,万幸走到了小区附近的百货商场旁边,希望可以取得食物。

“学长,怎么办才好,我们会死在这里么??我不要死在这,不要.“名叫星慧的女孩死命的抱住闺蜜的手臂支撑自己恐惧而发抖的身体。

刘明和王鹤两位站在后方的男生也不住的往后退去,“这根本不可能战胜的,这东西明显和活尸不是一个水准.“

被抱住肩膀的陆雪咬牙看向前方的周正“学长,只要你能帮我们ting过这一次,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只要找到我爸爸.”

陆雪出生富庶,父亲是军区的师级参谋长,在这支队伍里,除了拥有战斗恩赐的周正外,他们几个废物恩赐的拖油瓶也只有她还算坚强,誓要带领这个小团队生存下去,回到广播中指出的幸存者根据地。

“要不是她还有点用,我干嘛要带着这几个累赘,跟这怪物试试手,不行就只能自己跑路了。“

周正的恩赐名为地元素掌控,这是魔法系很不错的能力,初始自带钢岩铠甲的被动技能,在前两天他又因此掌握了名为落岩矛的攻击手段,在活尸中无人能挡的他内心极度膨胀,可惜没有探查技能的他并不知道与面前怪物实力的巨大差距。

“落岩矛!”

在外圈渡步的周正,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手上的土元素凝聚成了一杆一米多长的标枪,土huang色的厚重长矛在他手中轻若无物“嗖”的一声射向了怪物的脑袋。

“嘭“的一声巨响,怪物处满是烟尘,

“它完蛋了,我的落岩矛可是能一次穿透三只活尸的强大技能“

看到此处,身后的两男两女长出一口气,

就在此时,“呜呜”声音从烟尘处传来,

怪物迅捷的扭动着巨大的身体,挥动着手上的钢柱砸向周正

“怎么可能,竟然毫发无伤。”

周正害怕急了,尽力像周围逃窜,“崩”的巨响,地面龟裂,飞溅的石块把周正的胳膊一下砸断了一只,

“我的胳膊,哎呦,不要追我,不要。。。”

萧然环抱住胳膊,站在旁边的楼上,看向下方的怪物

腐尸缝合怪(精英)

等阶:一阶7级

力量:5.6

体质:7.0

敏捷:2.7

智力:0.7

战斗力:80

“看起来目前降临的生物还都很弱小啊,不过积少成多总会产生质变的”

陆雪大汗淋漓的看着怪物向前逼近,身边的星慧已经吓得瘫坐在地上,渗出黄白相间的不明物,竟是吓得失禁了。

周正早就跑的没影了,刘明被王鹤一脚踹倒,已经在前方被怪物砸成了ròu饼,稀烂的遍布在水泥地上。

“怎么办,爸爸,快来救我,爸爸!!“陆雪默默的念着父亲的名字,冰冷俏丽的脸蛋充满了绝望,就在一周前她还是大学里人人称颂的校花,来约她的男孩络绎不绝,周围充满了赞美和奉承,从没想到会落到如此境地。

陆雪的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她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今天的晚餐,看起来口感不太好呢“

一道红色的血影从天而降,这是一只充满力与美线条的残暴生物,刀刃般的外臂,黑色的双角,猎豹形状的腿部,脚掌已经化为了利爪。只在下身处套了一件不知从哪来的残破西kù。

萧然从没想过要给对手机会,前世的经验告诉他在杀生的时候一定要讲究快,准,狠,一击必杀就是让自己损失降到最低的法子,就算对手比自己远远不如仍是如此。

缝合怪的反应达到了它出生以来的极速,奋力扭过身去,抄起手中的da棒像这只打扰它进餐的生物挥去。

可惜的是,在它刚刚抬起手还未落下的时候,萧然的双臂如残影般纷飞,

“唰唰唰”利刃切割血ròu的声音响起,缝合怪的脖颈往上已经成为一片ròu糜,绿色的血液飞溅,落在水泥地上,腐蚀出一个一个小洞。

“真是没有挑战性啊.”萧然自语到。

陆雪的茫然的望着眼前的不明生物,如果不是它自己和星慧此刻已经变成案板上的ròu块,既然他会说话,是不是可以沟通放了自己一马呢。

少女强忍着巨大的恐惧,出生询问对方的身份。

“……请、请问,你是……?”

她有着一头乌黑透亮的长发,纤细的面孔清纯可人,如今却在泪水与汗水中皱成一团。

而他回答了。

“救世主,小姑娘,抬起头你的头,带上你的伙伴逃命去吧”

——不是英雄或者勇者,更不是怪物恶魔,他就是新世界的唯一救世主

如果在文明时期听到有人自吹自擂这个滑稽的名号,一定会惹人发笑的,但现在的陆雪丝毫没有这样的念头。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