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心计:冷宫皇后Ⅰ》第6章 从此风云是路人(2)

云清碧桃小说名字叫做《宫心计:冷宫皇后Ⅰ》,这里提供云清碧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宫心计:冷宫皇后Ⅰ小说精选: “别怕!”轩辕墨玉看着怀中吓得面色苍白的美丽女子,一缕幽然的清香随着她的惊慌挣扎悉数钻入鼻中,让他原先的捉弄之意莫名地升腾出异样情愫。双手紧扣在她纤细的腰处,他缓缓地俯下俊容,听着不远传来的有力脚步声,嘴角扬起的温柔笑意分外迷人:“云清…你好香!”“放开我…”云清心口一跳,吓得忙伸手往唇前一挡,避开了那暧昧贴来的唇。然而她的手心却传来一片灼热的温度,伴着轩辕墨玉唇瓣的轻微触动,让她的心瞬间乱了。可是她却愤怒地看到,轩辕…

“别怕!”轩辕墨玉看着怀中吓得面色苍白的美丽女子,一缕幽然的清香随着她的惊慌挣扎悉数钻入鼻中,让他原先的捉弄之意莫名地升腾出异样情愫。

双手紧扣在她纤细的腰处,他缓缓地俯下俊容,听着不远传来的有力脚步声,嘴角扬起的温柔笑意分外迷人:“云清…你好香!”

“放开我…”云清心口一跳,吓得忙伸手往唇前一挡,避开了那暧昧贴来的唇。

然而她的手心却传来一片灼热的温度,伴着轩辕墨玉唇瓣的轻微触动,让她的心瞬间乱了。

可是她却愤怒地看到,轩辕墨玉一双好看的凤眸挑着狭长的细线,他竟故意伸出灵滑的舌尖轻舔着她此刻快僵住的手心。

“放肆!”云清低喝一声,面色大红。

清澈如水的眸子此时几乎愤怒得可以喷出火来,素洁的手掌再也控制不住地屈起,刚欲狠狠地抓向邪美得如同天人的俊容时,只觉全身一僵,身体便无力地瘫软在轩辕墨玉的怀中。

“你…”她一慌,无比惊恐地看着那张极度好看的俊容生生地向自己的脸孔贴来…

“皇后与皇兄这是表演的哪一出?”就在云清吓得忘了呼吸之时,一声冷俊的轻哼打破了四周的宁静,让轩辕墨玉身形一顿,本来落在云清唇上的吻,硬生生地止住,并无比意外地转开头去。

伴着一记指力加身,云清立时感觉到自己身子一松,方才的僵硬感也凭空消失。

她看也未看来的是何人,亦顾不得轩辕墨玉此刻还暧昧地搂着自己,忙使足了力气狠狠地推开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扬起玉手,“啪”一声,有力地扇在轩辕墨玉的脸上。

立时,她看到轩辕墨玉一张如玉的左脸之上清楚地显出一个红色的掌印,而他的右脸却以一种比翻书还快的表情,迅速地变化着。

错愕、震惊、讶然、不信、意外…甚至,他的眼中还出现了一抹连他自己也未曾想到的神情--欣赏!

是的,他在短暂的错愕过后,所升腾的便是对云清这个柔弱女子所表现出来的勇气而感到佩服。

先前对她产生的那一抹异样情愫此时更是明显,浓得让他险些无视四周的其他人,只深深地凝视着眼前一脸愤怒的美丽女子。

直至此时,云清才平复了心底一片怒气,她静静地理理自己被弄乱的衣角,抬起头,冷冷地看着一脸震惊,似乎被自己打呆了的轩辕墨玉,沉声道:“这一掌,请王爷记住了。本宫是皇后,虽不得宠,却依旧是不容王爷可以轻易亵渎的天阙皇后!”

此言一出,语惊四座!包括轩辕泽与面色大变的何若婉。

手指缓缓地抚上自己微烫的左脸颊,轩辕墨玉轻轻一笑,竟然露出一抹摄人的笑容:“娘娘教训得是,本王方才失礼了。”

说着,他掩在袖下的手指一弹不远处的碧桃,笑得颇为自然。

适才,何若婉远远便看到两个搂在一起的男女,也可以感觉到,皇上牵着自己的手,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有力。

她知道,那个女人让皇上动怒了。

可是她却没想到,当皇上出声制止了他们的暧昧动作之后,那两人竟然旁若无人,依旧注视着对方的眼睛,看也不看自己与皇上一眼。

美眸一动,她察觉到皇上周身散发出越来越强盛的怒气,知道此时自己所需要的,仅是添一把火。

“皇后姐姐,明清王爷,你们这是?”她无比小心地抬头看一眼面色暗沉的轩辕泽,有点不敢开口。

终于可以动弹的碧桃快步扑到云清身上,有点委屈又有点害怕地紧抓住她的手,担心道:“小姐,你没事吧?”

刚才的情形可吓坏她了,可是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姐被人轻薄,自己却不能动!

偏偏皇上和华妃也恰巧来到这里,还看到这一幕让人误会的画面,这可如何是好?

若是那下流王爷一口咬定是小姐勾引他,那小姐可真是有理说不清了。

“我没事,碧桃!”云清安慰地对碧桃笑笑,这才平静地转过身,直视着一脸怒容的皇帝,缓缓地俯下身子:“云清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然而,轩辕泽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根本没有要她起身的意思。

一只藏在袖中的手也紧紧地握成拳,努力地让自己忘记方才的那一幕。可是他却生气地发现,竟然无法让自己不在意那一幕给自己造成的震憾与愤怒。

“皇兄,你可有什么要对朕解释的?”努力地平复着自己心中的涛天怒意,轩辕泽不理会依旧半俯着身的云清,只将目光投到此时竟然有点心虚的皇兄脸上。

他看得清楚,方才皇兄可是差点吻上那个女人!

没来由的,他的心竟然很是痛恨!那个女人,似乎很容易让他变得爆躁和易怒。

“咳!”轩辕墨玉轻咳一声,而后咧了咧唇,轻松笑道:“皇上好兴致,竟然与为臣一样,专程过来赏梅!”

他将“赏梅”二字咬得很重,配上他装腔作势地看向四周梅花的神情,仿佛他真是来这里赏梅一般。

“哼!”轩辕泽衣袖一拂,眼睛扫过竟然半点不为自己解释的女子,冷声道:“皇兄好兴致!”

说着,他冷冷地走到云清身前停下脚步,低头看着那张看不清神情的苍白面庞,沉声道:“皇后平身罢。”

“谢皇上!”云清直起身子,依旧微低着头,只是注视着地上那双华贵逼人的金色短靴。

“皇后有空陪皇兄赏梅,怎的朕一来,却如此拘谨?”看着对自己无视的女人,轩辕泽不明白自己向来沉稳的心气,为何总是因她而动怒。

待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出其不意地钓起云清的下巴,让她一双微微错愕却很快冷静的眸子,直直地平视向自己。

一刹那的双眸相撞,轩辕泽几乎有种不知名的震撼,让他的俊眸猛然一收,手上的力度也不由自主地收紧。

“唔!”云清秀眉不自觉地轻拧,一旁的碧桃早已吓得跪了下去,不住地求饶:“请皇上息怒!小姐,小姐她原本只是与碧桃二人在林中赏梅…后来那无…王爷不知怎么就出现在我们面前,并…”

“碧桃!”云清声音一提,立刻制止了碧桃的试图申辩。

她知道,若是轩辕泽的心中存了误会自己的心,他根本不会听信碧桃的辩解,相反还会说她污蔑明清王,到时以她目前的处境想要保碧桃根本不易。

其实方才的情况虽然混乱,若有心之人还是可以看出,自己那一巴掌是怒急之下才失手挥出。甚至连自己都没有想到,向来淡定的自己,也会有这样愤怒的一刻。

更何况依着轩辕墨玉的花名,若要相信她的清白与无辜其实很简单,只取决于这个能够主持公道的人,内心到底倾向于哪一边。

可是云清发现,这个站在自己面前似乎要将自己生吃了的男人,与自己一共只见了三次面。然这短暂的三次,全是对自己充满了鄙夷与漠然的仇视!

这种目光,让她想起自己的身份曾无意中破坏了他应给予华妃的地位,知道自己若是争辩,只能带来更多的屈辱和讽剌罢了。

如此,顺其自然罢!

“怎么,皇后不想解释些什么吗?”见她的神情,坦然中带着一丝清高,似乎自己是个存心为难她的昏君,让轩辕泽不由眸子一寒,声音更为冷漠。

“云清只想说,云清不知皇上突然驾到,有些震惊。同样,云清之前亦不知王爷意外驾临。来梅林赏景,只是云清的随意之行,还请皇上明鉴。”忍着下巴上的捏痛,云清睁着一双清澈的眸子,声音坦然。

而她如此倔犟的神情,也让轩辕泽心中一顿,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重了。

直直地盯着她的眸子,他看到她的眼中映着自己在婉儿身旁从没看见过的暴虐,似乎要将她推毁似地,无比的冷酷而无情。

可是她好似根本不怕自己,眼里的坦然与无畏,分明在告诉自己,她是清白的。

心一动,他的手骤然一松。没有思想准备的云清却因为他突然的松手而身子微微一晃,也让一旁紧盯着她的轩辕墨玉身形一动,迅速地伸臂过来。

刹那间的暗流涌动,云清尚未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轩辕泽有力的臂膀已经快速拉过她的身体并衣袖一动,一旁靠过来的轩辕墨玉便似身形一顿,随后有点神色怔忡地立在二人不远之处,再未有所动静。

“小姐!”碧桃大惊,看着小姐突然被皇上一把拉入了怀中,她大张的嘴只发得出“小姐”两个字。

云清低呼一声,一时不察自己竟然被轩辕泽圈入怀中,那周身袭来的陌生紫檀气息让她一时呆住,除了条件反射地紧紧揪住他的衣袍外,竟一时毫无动作。

“啪!”有物件自袖中掉落,而这轻微的声响却让云清心下一惊,忙抬起因意外而惊红的脸,身体下意识地试图推开轩辕泽。

轩辕墨玉拳心紧紧地握起,方才的动作根本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轩辕泽竟然会出手阻止自己,并强行将云清搂入他的怀中。

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他的眸中闪过一抹警告!凌厉且逼人,竟然是已经磨砺出的帝王之锐气!

短短两年,难道那个性子温和的轩辕泽已经被那个女人打造成一把锐器了吗?

该死,是自己的锋芒渐渐隐淡,还是他正在逐渐长成一柄欲赶超自己的利剑!

“皇上!”一旁被轩辕泽的突然举动而惊呆的何若婉,唇角下意识地咬起。

之前看他狠狠地捏住那个女人的下巴时,她还在心底轻笑,可是转眼之际,情形却换了。变成了她根本没有想过的,皇上竟然会去拥抱除她之外的其他女人!

还是那个抢了她的皇后之位、皇上曾说绝不会碰她的平凡女人!

何若婉的哀怨之声立刻唤醒因为意外相抱而带来巨大撞击的轩辕泽,原本在对上云清意外的娇态时,他的心底不由掠过一丝轻漾;然而紧跟着他便意识到怀中的人正在抗拒着自己的怀抱,让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气,再度暴发。

再加上听到婉儿那声委屈的轻唤,他立时明白过来自己竟然当着婉儿的面抱了这个女人,当即心下一冷,手臂微一用力,便毫不犹豫地将云清重重地扔到地上。

而后,他不再理会狼狈跌倒的云清,转身往何若婉身边走去。

“朕的皇后无论是跌还是扶,都只能由朕自己动手。其他人如皇兄,希望下次不要再让朕看见这样僭越的情形出现。”在经过轩辕墨玉的身边时,他的声音虽轻,却足以让在场的人都听清楚。

“皇上!”何若婉心下一喜,看着对自己伸出手的轩辕泽,声音轻柔而温顺,方才的不快也随着云清的摔倒而消失。

轻挽着轩辕泽的胳膊,她幸灾乐祸地看一眼地上的云清,嘴角露出一抹计谋得逞的轻笑。

“婉儿,我们回宫。”再不看一眼让他心烦的那个女人,轩辕泽温柔地拉起何若婉的素手,大步离开了梅园。

留下神情变幻不定的轩辕墨玉,以及一脸淡然的云清和满面心疼的碧桃…

昨天的梅林一出,仿佛是一场闹剧,以云清的受轻薄而开始,再以云清的跌倒而结束。

甚至碧桃事后始终不能明白,当时皇上抢着去扶小姐的时候,到底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不过,这些云清却懒得去猜想。

她只庆幸当年风送给自己的玉笛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坏,至于其他的人和事,她就当是一场风。风过了无痕。

回门的礼单云清免强吩咐对自己目露怨愤的成**拟出,直至出了宫门,她还没有弄清,为什么成**走路的样子竟然有点一瘸一拐。

然而,在她踏上尚宫局为自己准备的普通马车时,便听到一旁碧桃传来的嘀咕埋怨声。

本想出声制止,后背却感到一道深沉的目光直射自己,让她下意识地一回头,意外地看到在身后不远,打扮得光彩照人的华妃正由宫人掺扶着小心地踏上一辆华贵的马车。

而轩辕泽正温柔地对她说着什么,随后便钻进马车,顺手放下了车帘。

四周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云清这辆不起眼的马车,可那道让她浑身不自在的目光,又会是何人投来的呢?

“小姐,你在看什么?”碧桃好奇地顺着小姐的目光去看,正看到那辆华贵的马车悠悠地从她们车旁驶过,立时嘴一撇,有点不快地噤了声。

碧桃知道,那是华妃的马车。

昨天她央宫人帮小姐去准备一辆回门用的马车无果后,不得已只好自己跑一趟尚宫局。

她看到那些太监也全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势利人,见到自己全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可是见到在她之后去的朱华宫的一个普通宫女时,那副讨好的嘴脸却让人看了就想吐。

“小姐别理她,不过是一只没有内涵的孔雀罢了,到哪里都爱显摆。”没好气地嘟哝了一声,碧桃却看见小姐投来无奈的好笑眼神。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