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心计:冷宫皇后Ⅰ》第4章 一入宫门深似海(3)

云清碧桃小说名字叫做《宫心计:冷宫皇后Ⅰ》,这里提供云清碧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宫心计:冷宫皇后Ⅰ小说精选: “呵呵,哀家今日难得清闲,顿觉清静无比。婉儿不如陪哀家多聊会儿天,若待会儿泽儿来了,便一同留在养心殿用膳。云清若愿意,也一同留下吧。”最后一句话,是司徒纤玉对云清说的。清清淡淡,全无几分感情。何若婉心下一喜,面上却不动声色。看来太后似乎更喜欢自己一些,她方才升起的一丝担忧便消失无踪,再也构不成任何威胁。只要不让皇上有机会接触那个女子,她有把握自己一定会同时赢得皇上与太后的欢喜。“谢谢母后恩典!只是云清宫里还有事务未安…

“呵呵,哀家今日难得清闲,顿觉清静无比。婉儿不如陪哀家多聊会儿天,若待会儿泽儿来了,便一同留在养心殿用膳。云清若愿意,也一同留下吧。”最后一句话,是司徒纤玉对云清说的。

清清淡淡,全无几分感情。

何若婉心下一喜,面上却不动声色。

看来太后似乎更喜欢自己一些,她方才升起的一丝担忧便消失无踪,再也构不成任何威胁。

只要不让皇上有机会接触那个女子,她有把握自己一定会同时赢得皇上与太后的欢喜。

“谢谢母后恩典!只是云清宫里还有事务未安排,便先回去了。”云清适时地起身,知道自己在这里只会是多余,便不凑这份热闹。

何况方才何若婉的一番话,让她只觉自己身上的狐裘越来越重,此时太后开口,她方有机会告辞。

“嗯,那你便去吧。”司徒纤玉拉着何若婉的手,对她讲起出阁前举行的那些诗会很是感兴趣:“婉儿,继续讲讲你以前的那些趣事。尤其是泽儿在读书时,是不是也有被太傅责罚的时候…”。

默默地退出大殿,云清听着里面渐小的谈话声,终于舒了口气。

蓝天白云之下,她美丽的身影如同一只火凤凰一般,一下子吸引了宫内所有人的视线,包括刚刚走到殿廊外的慕容冲。

“属下见过皇后娘娘。”云清不防,差点撞上匆匆而来的男子,讶异地一抬头,撞进一双幽深莫名的俊眸中。

待看清才认出,他竟然是昨日牵着自己一路走上城台的那个男子。

她记得,他叫慕容冲。

“慕容大人无须多礼。”微微一笑,云清发现此人怕是这后宫之地唯一主动称自己为皇后娘娘的人吧。

所有宫中下人见到自己都是恍若未见一般,眼中总是透着或轻或重的讥讽。就算自己尚未走远,有人不敬的私语都会随时飘入耳中。

慕容冲一怔,这是第二次听到她的声音,却同样跟昨日一样,让他的心湖砰然一荡。

再回神,她已经翩然而去,只留下一个美丽动人的背影。

慕容冲眸子骤然一深,冰山般的俊容难得露出自己都不见的柔软,直到云清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他才收回视线,神情一凛,钻进殿内。

“小姐,方才那人你认识?”碧桃无比好奇,看刚才那个男子只是一个陌生的人,小姐是何时认识他的。

“谈不上认识,只是知道他的名字而已。”云清淡淡一笑,想自己要不要跟碧桃说,自己的轿门竟然是由一个皇家侍卫代踢开的。

呵呵,怕是古往今来的皇后之中,她是第一人。

“小姐?”碧桃难得见小姐这副神情,此时见她竟然为一个侍卫而走神,不由心中诧异。

却在这时,只觉眼前白衣一闪,一个衣袂飘飘的俊逸男子竟如同鬼魅一样,“啪”的一声轻叩掌中玉箫,在云清身前半米之处停下。

“啊!”碧桃吓了一跳,忍不住尖叫出声。待看清来人长相,却又张大了口,尖叫嘎然而止,只是一双眸子傻傻地看着眼前之人。

她没有想到,自己一路跟着小姐出了宫门都没有注意到附近有人,却在此时眼前突然冒出个如此俊美如神的男子,真是太邪门了!

云清同样心中一惊,待抬眸望向眼前之人时,面容也不由微微一动,心中暗叹:好美的男子!

没错!云清身前站着的,正是一个俊逸美男子。

只见他剑眉挺鼻,薄唇玉面,玉箫轻叩,俊眸轻笑,修长的身形虽然看似清瘦却俊朗翩跹;华贵而飘逸的衣着,伴着腰间佩戴的上等玉佩,看一眼便知此人身份极其高贵。

“你是何人?为何要挡我们去路?”好容易回过神来的碧桃,见这个长得很美的男子竟然用一双狭长的凤眸,正无比轻挑地直射小姐脸孔。她立时紧张地将身体往云清前一挡,戒备地瞪他。

“呵呵,好美的一个人儿!想不到我轩辕墨玉两年未回天城,今日进宫却撞上这样的绝色美人,真是上天眷我!啧啧。”自称轩辕墨玉的男子玉箫一划,竟然轻易地避开碧桃,用箫身托起了云清的下巴,出言轻佻。

“放肆!你是何人?竟敢公然调戏当今皇后!”碧桃大惊失色,气愤地一把打开那人的折扇,杏目圆瞪。

她四下看了一眼,却见四周宫人侍卫竟全无一人上前相助,不由气得胸口微微起伏,只身将云清护在身后。

“皇后?”听了碧桃的怒斥,轩辕墨玉没有半点惊讶,好看的凤眸反而微微眯起,看向云清毫不变色的脸孔,唇角高高扬起:“原来你就是那个让皇上在新婚之日便公然抛弃的皇后?哈,长得其实也不是传言的那样糟嘛…”

“你…无耻之徒!”碧桃气得捏紧了拳,恨不能将眼前如此口毒的男人咬死。可是云清却仅是默默地看着眼前的男子,秀眉微拧。

她拉开碧桃,直直地对上那双略显轻佻的俊眸,声音平淡:“恕云清眼拙,不识尊驾,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只是尊驾若无他事,还请移驾!碧桃,我们走!”

说完,云清也不管对方一双充满好奇又玩味的眸子紧锁着自己,便径自拉着碧桃,自他身侧绕过。

虽然她不知眼前是何人,却可以肯定,此人身份极不寻常。

后宫之地普通人根本不可轻进,更别说男子。除了宫中守卫及那些宫女太监,就只有皇上了!

可是皇上她昨日已经亲见,并可以肯定他并非眼前之人!那,此人是谁?

“啊!”思量间,云清远远看到一个冷俊而高大的明黄身影正直直地向着自己这方走来,心下一怔,认出了来人。

却不知为何她竟突然踩到自己的裙裾上,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便直往身后倒去。

“娘娘小心!啧,皇后娘娘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儿?”一双修长的臂膀适时地圈住云清快跌倒的身子,伴着一声轻佻无比的嘻笑,那属于异性的温热气息便直喷云清面庞。

丽容霎时涨得通红,一为惊吓,二为此人竟然如此轻佻的动作,云清只觉血涌脸颊,一双美眸也不由映上了一层羞恼之色。

俊眸一深,轩辕墨玉不觉砰然心动。

看着怀中之人那双清亮的美眸同时映着羞与气恼的神色,一种从未有过的异常心动,让他本是戏弄她的手,不受控制地移到她的面上…

“放开我!”云清恼怒地一把偏过头,伸出手快速地想推开对方,却由于动作太过仓促,反让轩辕墨玉下意识地手臂一紧,她便再度身子一歪,整个人以一种极暧昧的姿势贴到了轩辕墨玉的身上。

“嗯,皇后娘娘这可算是投怀送抱?”好听的轻笑,让云清只觉连耳根都烧得通红。短暂的意外让她全身一怔,便听轩辕墨玉自头顶发出一声轻佻低笑,态度也变得更加放肆。

这让云清忍不住产生一种错觉,似乎,他是故意的。

“你们在做什么?”

“小,小姐,皇,皇…”

一声低喝,冷冷地传入云清耳中,伴着碧桃无比惊慌的声音,同时在一旁响起。

云清心头一动,抬眸便对上一双森寒如冰的俊眸,刹那间,也让她的心不自觉地紧缩一分。

看着面前竟然不顾廉耻搂抱在一起的二人,轩辕泽冷俊的外表下,也生生压制着此时心底突生的一股愠怒。

一开始他并没有看到云清,可是在云清快要跌倒的刹那,他也注意到了她。那还是因她身上那件很耀眼的火狐裘让他认出了,她,就是自己故意冷落的那个“天命”皇后。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只不过一天时间,她便忍受不住寂寞,竟敢在这后宫深庭之中公然勾引男人。

该死,这样伤风败俗的女人,母后当初竟坚持选中她来当这个皇后!

“为臣见过皇上。”轩辕墨玉转眸一笑,手却未松分毫,声音轻快道:“呵呵,皇上可是来接你的皇后回宫么?为臣刚才见娘娘险些跌倒,便伸手扶了一把,皇上可千万不要误会才是。”

说着,他佯装才反应过来似地松开手,无比暧昧地看一眼云清,轻笑:“娘娘你说可是?”

“奴,奴婢见过皇上!”碧桃吓得忙跪下行礼,心下不觉连连叫糟。

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遇上了皇上,这可如何是好?那个无耻之徒竟然这样过份,当着皇上的面对小姐表现得如此暧昧,那皇上对小姐的印象便更是无法挽回了。

不行,她得帮小姐保住这份清白,切莫让皇上误会了小姐才是。

想着,她也顾不得心下害怕,抬头看了一眼面色微青的皇帝,又急又怒地指控轩辕墨玉:“皇上,此人品行不端,竟敢公然戏弄我家小姐!请皇上为小姐做主!”

“碧桃!”刚刚得以自由的云清,以最快的速度退开轩辕墨玉一尺距离,正难堪地理顺自己的衣发,却听碧桃抢声指责一边的男子,不由赶紧拧眉制止。

要知道,方才的情形任谁看到都是有口说不清的暧昧,加上方才那人已经对皇上说是自己意外跌倒,是他相扶一把;而此刻碧桃这样说,岂不让人觉得她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掩饰?

“臣妾见过皇上!”微微对着轩辕泽一拜,云清看到对方的眼里写满了厌恶,知道自己让他更讨厌了。

然而,她却不太在意。

反正他的心里根本没有自己,而自己原本无心,刚好也乐得清闲,遂坦然道:“皇上别误会,臣妾方才确是不慎踩到裙裾,是这位公子出手相扶了一把才幸免摔倒。臣妾的丫鬟护主心切,误会了这位公子,也请公子切莫见怪!”

轩辕墨玉俊眉一挑,分明为云清的解释感到震惊;然而他的唇角很快地扬起,看着面色平和的女子,再看向一脸青色的轩辕泽,一双俊眸也不由变得越加深沉。

也不出声,他只是如同看好戏一般,静静地立在原地笑看着这本该是新婚燕尔的一对新人。

“臣妾二字就免了吧。朕记得,朕昨夜并未临幸于你!”俊眸闪过一丝憎厌,轩辕泽看着眼前明明该紧张地为自己辩解、却竟然一脸平静的女人,心中很是不屑,轻嗤道:“皇后之位是母后赐予你的,你该知足!以后别让朕再看到像今天这样不小心的戏码,否则你那皇后的裙裾,朕立刻派人给你剪掉。”

碧桃心下“咯噔”一下,被如此无情的皇帝吓到了。

她没有想到皇上竟然当着外人的面如此羞辱小姐,还,还暗言要废后!

她面色泛白地看了看小姐,却见小姐依旧面色无波,似乎根本没有在意皇帝的话。

没有因为轩辕泽无情的讽剌而变色,云清虽然有些难堪,念头却也只是一闪而过。她敛起眼眸,不卑不亢地低着头不看轩辕泽的面色,淡声道:“是,云清明白。”。

她以云清二字替代臣妾,说来这臣妾二字在她口中亦觉别扭,今被皇上亲口否决,却正合心意。

“哼!”轩辕泽冷哼一声,心中不觉升起一丝不快。

该死,她的声音听起来竟然好像很开心的样子。难道她也跟自己一样,根本不想当这个皇后吗?

还是,她是欣喜自己的不重视于她,可以让她有机会勾引眼前的俊朗皇兄?

想着,他转眸看向一脸轻笑的轩辕墨玉,声音却平静无波:“皇兄两年来未回天城,今日难得一见,却还是一样的倜傥风流!只是…”他的俊眸再冷冷地扫一眼垂着眼睑根本不看自己的女子,眼底掠过一丝暗藏的恼怒,“只是皇兄可别忘了,这后宫之地可不是市井的烟花之所。皇兄行事,还需收敛为好!”

说完,轩辕泽再不看留下的众人,径自大步甩袖离去。

碧桃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看着一身冷酷无情的皇帝,真是欲哭无泪,却又敢怒不敢言。

呜呜,这是什么皇上,说话怎么这样难听?

小姐可是清清白白之人,好歹也是他明媒正娶的皇后,就算他不爱小姐,可也不能这样污辱人呀!

那些烟花女子是什么身份,怎么可以跟她家小姐相提并论?

“对了!”然而,碧桃的心语很快被突然停下脚步的轩辕泽打断,吓得她赶紧埋下头,屏住了呼吸。

不知道这个冷若冰霜的皇上又会说什么难听的话,想来,他一定在心底误会深了小姐呢!

轩辕泽冷冷地转身看着云清,薄唇轻启:“以后皇后的人可要好好管束,切不可像今日这样胡言乱语,无中生有。否则,朕可会当真而论处之!若属实,皇后当自负后果。若有虚,皇后的下人,朕也绝不轻饶!”

说完,他似乎很满意云清突然变得紧张的脸孔,唇角轻轻钓动,潇洒地转身离去。

“是,云清明白!”默默地盯着那个大步离去的清冷背影,云清的眸子怅然一深,幽幽轻叹一声。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结连理枝。

这世上,只有一个风!

“皇后可是委屈了?”耳边传来一声嘻笑,让云清立时收起方才思念的眼神,转眼清清冷冷:“明清王想是探望太后娘娘来的吧,时间不早了,王爷请自便,云清该回宫了。”

随后,她再不管这个传闻中的风流王爷是否还在看着自己,径直领着碧桃淡淡地离去。

宫门外候着的小宫女见云清出来,忙迎上前,恭敬地侧立在一边,随着她一同往金凤宫走去。

“娘娘记住了,本王叫轩辕墨玉!”直直地盯着那个从容离去的身影,轩辕墨玉玉箫一收,扬声自报家门;却见对方仅是身子微缓半步,随后恍若未听到一般,继续前行。

“王爷,太后有请!”慕容冲再回来时刚好看到明清王正痴痴地盯着皇后离去的背景若有所思,不由轻咳一声,出声提醒。

虽然他不解方才离去的皇后娘娘,如何会留到此时才去?

“呵,好一个聪明的女子!”轩辕墨玉俊美如玉的面庞扬起一抹摄人的笑,俊眸一闪,转身向着大殿走去。

云清!有意思!

他在心里轻笑!对这个名字的主人又印象加深了一分。

既然她已经知晓自己的身份,那她又如何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只是这世上如她这般冰雪聪明的女子他迄今只遇上两个,而能够抗拒自己魅力的女子,却仅是她一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