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心计:冷宫皇后Ⅱ》第8章 结发恩爱不相疑(3)

何若婉云清小说名字叫做《宫心计:冷宫皇后Ⅱ》,这里提供何若婉云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宫心计:冷宫皇后Ⅱ小说精选: “回皇上,臣妾只是觉得此处清幽舒适,适合臣妾居住。,与旁人无关。”听着他一口一声朕,云清的心也渐渐沉落谷底。她不知道自己该回答他什么?告诉他自己与轩辕墨玉之间没有什么,昨天晚上只是一场误会吗?如果自己说了,他又会相信吗?“清幽舒适!”看着她丝毫没有想要解释的样子,轩辕泽一直隐忍的怒意便再也控制不住地爆发开来。他忽地放开她,紧紧地攥紧手心,一把扫落桌台上的墨砚,怒吼道:“什么叫清幽舒适?是可以让你在这里与那人私通更方便吗…

“回皇上,臣妾只是觉得此处清幽舒适,适合臣妾居住。,与旁人无关。”听着他一口一声朕,云清的心也渐渐沉落谷底。

她不知道自己该回答他什么?告诉他自己与轩辕墨玉之间没有什么,昨天晚上只是一场误会吗?如果自己说了,他又会相信吗?

“清幽舒适!”看着她丝毫没有想要解释的样子,轩辕泽一直隐忍的怒意便再也控制不住地爆发开来。

他忽地放开她,紧紧地攥紧手心,一把扫落桌台上的墨砚,怒吼道:“什么叫清幽舒适?是可以让你在这里与那人私通更方便吗?这里是他母妃当年所居的宫殿,你们是想效仿他母妃当年的丑事,在这里给朕丢脸是吗?”。

“啪!”砚台落地的声响,清脆惊心。,却比不上他喷薄而出的愤怒话语,那样的激烈,那样的伤人。

云清震惊地看着他那双烧成一片燃烧的怒目,无比心惊地听着,那番她从没有想过的话语竟然从他的口中说出。

“原来在你的心中,我竟然是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心,突然间酸酸的疼。

“那你告诉朕,昨夜你为何与他公然在花园中拉拉扯扯?别告诉朕是他轻薄你,朕看得清清楚楚,你是那样关心他,你还亲口告诉他:如果没有朕,你就会爱他。如果你不是朕的皇后,你就会爱他!这些,难道不是你亲口说的吗?”想起昨晚的那一幕,轩辕泽的心就十分的痛。

他是那样的深爱着她,可是她却让他亲耳听到,她的心里竟然还有别人!

这,要他怎么不生气,要他怎么不多心?

“是,那是我亲口所说,不关明清王的事。他昨夜因为喝醉了酒才一时犯了糊涂弄伤了手,为了让他不再伤到他自己,我才出于下策暂时应了那番话。可是,我与他之间却是清清白白,绝没有像皇上刚才所说的那样,做过任何的苟且之事!”云清直直地看着他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心中比任何时候都要难过。

她以为他是爱自己的,至少他应该了解自己,绝不是他所说的那种人。

可是,他非但不相信自己,却是更直接地来伤害自己。难道,这就是他所谓的真爱吗?

“不关明清王的事?你只是出于下策吗?”轩辕泽眸光一深,看着她那张美丽的小脸上写满了对轩辕墨玉的维护,他的心就紧紧地揪成一团。

“他醉了,你就担心他?他受伤了,你就心疼?出于下策,好一个出于下策!你可知道,你的这个下策之言,又伤了我多深?”她从没有想过自己若是听到后会怎样伤心,她也从没有想要在第一时间向自己解释!

她可知,那一刻的他,心碎成什么样子?

“我知道…”看着他那样伤心愤怒的神色,云清眸光一黯,想起他昨夜离去时的神色样子,心不由一软,喃声回答。

“你不知道!”他怒目瞪她,一手抬起她微低的下巴,让她直直地对上着自己的眼睛,胸口怒气起伏:“你若知道,怎么忍心当时不顾我的难过依旧留在那里?你若知道,怎么到现在也未见你去找过我,反而独自躲进了这里?你若知道,怎么口口声声从没有关心我的话,反而总是去维护别人?”。

他紧紧相逼,云清只觉他随之而来的怒气似乎要将自己吞没,正随着他手心的力度,生生地提醒着自己:他,真的非常生气,非常失望!

“那你要我怎么做?”她忽视忍着下巴的疼痛,不忍再看他眼中的愤怒,无力地垂下了眸子。

她并非不知他的伤心痛苦,她也并非不懂他的心,可是她说了他不信,她不说他生气,那他到底要她怎么做才行?

“我要你…”他声音一提,却在看到她那张微微苍白的脸上浮现自己指印红痕的时候,心一紧,迅速松开了手。紧紧狠狠地握紧了手心,他怕自己再一个冲动之下伤害了她。重重地一拂衣袖,他努力克制住自己无比爆暴怒的心,转身,大步地甩袖离去。

她竟然问他自己要她怎么做?

他要她主动告诉自己,她根本不爱别人,只爱自己!

他要她主动对自己说,她的心里没有其他任何人,只有自己!

可是,她却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竟然还问他,她该怎么做?

她是那样的聪明,她竟然会看不出自己的心吗?她若是真爱自己,这些话竟然有这样难说吗?还是,因为她的心里还有着旁人,所以她才不愿意主动对自己说,她爱自己!

“小姐,皇上他怎么走了?”一直守在殿外的碧桃看着面色黑沉的皇上一脸怒气冲冲地夺门而去,不由紧张地跑进来,不解地轻问。

然而云清却是云清怔怔地立在原地,看着早已不见人影的门框,手中的笔也悄然滑落。

一阵风随之涌进,刮起桌上云清方才所书的宣纸,徐徐而坠落,几番翻卷。

那纸上一行漂亮小字娟秀灵动,飘落的同时清楚地显现着一行小诗,吸人眼球--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唉哎可惜,小姐这么好的字竟然被墨汁晕染了,这可怎么办?”碧桃轻轻跑过去拾捡,看着那一行小诗的最后一个‘疑’“疑”字竟然被墨汁浸染成一片,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白白浪费了如此一手好字!

云清静静地转头看着那个被自己不小心滴下的墨汁,美眸也深深凝起。

那一个疑字刚好被墨汁浸染,整个字虽还看得出大体字形,却变得有些一团模糊。若不联系前面字意,根本无法辩得辨出,那是一个‘疑’“疑”字!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她本以为他可以做到对自己信任,可是她错了,他根本无法相信自己。

那个模糊一片的疑字,如今正如同自己与他之间的关系,模糊不清,无法明朗。

这便是真爱么?这便是他所能给予自己一生一世的呵护,永远的相守一生么?

“既然脏了,就扔了吧!”漠然一笑,云清的神情淡得让碧桃心惊。

看着上面的字迹,再看看小姐那一脸心死的神情,她‘哦’“哦”一声,忙拿着宣纸退了出去。

傍晚,云清依旧没有回去,常乐没想到皇上与皇后见面之后竟然还是没有和好,这下他真的像是他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除了急得团团转,再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几次劝皇上进食,得到的还是同样的回应,让他十分焦急于心,却是毫无办法。

“奴才参见华妃娘娘,娘娘吉祥!”御书房外,常乐正心急着,却见华妃一袭淡紫轻衫,在宫女的相扶下款款而来。当即不由脸色一沉,暗忖着这时候华妃前来,定不是什么好事。

“免礼!常**,烦你进去通告皇上一声,说本宫有事想见皇上!”何若婉微一点头,免了常乐的见礼,这才温婉地开了腔。

“哎哟,真是对不住娘娘,皇上说了,他今儿个政务繁忙,除了有要事相奏的大臣外,所有嫔妃嫔一律不见!”常乐头一低,忙恭敬地回答。

“请常**行个方便,本宫并不是想打扰皇上!只是听闻皇上饮食不振,本宫特为皇上准备了些点心过来。另外,本宫私下有两句话想对皇上说,说完本宫便走,绝不久留!”何若婉淡淡而一笑,对常乐的拒绝没有生气,也没有责怪,只是轻声地让他进去通传一声。

尽管这样,常乐还是面露难色,却听得华妃一旁的宫女宁儿已是声音不满地开声道:“娘娘可是怀着龙种在身,这大老远的前来见皇上,**不体谅也就罢了,怎的进去传句话也这样为难?只要**进去通传一声就好,至于见不见还不是由皇上决定的!**这样耽搁,岂不是故意让娘娘多累些罢了!”。

“宁儿,不可对常**无礼!”何若婉轻声喝斥着宁儿的无礼,这边常乐也是面色一沉,有几分不满却也不好当面反驳,只得应道:“那劳烦娘娘在此稍后,奴才进去通传一声。”。

“有劳**了!”何若婉微微一倾身,常乐吓得忙躬身道不敢,而后便迅速地转身进去。

宁儿眉眼一闪,迅速地在常乐刚进去不久便扶着何若婉往里进闯,在门外侍卫抬手欲挡时,宁儿忙喝道:“不长眼的东西,小心伤了娘娘龙胎。”。

对方神色一愣,宁儿已是迅速地拉着何若婉走了进去,而两旁侍卫也是不敢再挡,只是面色有些微微不安。

“让她回去,朕很忙,没空见她!”听了常乐的通传,轩辕泽连头都未抬,便让其打发华妃回宫。

“是!奴才这就去!”常乐早知是这个回答结果,可笑华妃却非要在这种时候前来见驾,这也只真是自找难堪罢了。

“啊,娘娘你们怎么…”。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奴婢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然而在常乐一转身之际,却见华妃竟由宁儿搀扶着已经来到房内,惊得他声音一尖,便见何若婉已经身子一俯,对着轩辕泽深深地拜了下去:“臣妾自知不请擅进触犯了君威,但请皇上容臣妾说两句话,臣妾便走,绝不打扰皇上办公。若皇上要责罚臣妾,臣妾也甘愿认罚,绝无怨言!”。

轩辕泽俊眉深深一拧,本就不快的心更是深深一烦,冷冷地抬起头,看着那个不经允许便擅自进来的女人,沉声道:“婉儿找朕有事吗?朕不是说过,你有孕在身以后别行这样大礼了!”

“谢皇上!”何若婉这才在宁儿的帮扶下站起身,而后如同没有看到皇上的难看的面色一样,面上扬起轻柔的笑,提起宁儿手中的点心盒轻步上前:“听说皇上一天都没有好好吃饭,臣妾特意为皇上做了你平时最喜欢的莲蓉水晶糕和薄荷桂花糕,皇上便是公务再忙,这龙体也是饿不得的!”。

看着她一蝶碟一蝶碟地端出点心盒中的糕点,轩辕泽的俊眸变得更沉,声音也是越加清冷,道:“婉儿费心了,朕今天不想吃,你还是拿走吧!”。

说完,他再度低下头埋首于一堆奏折中,沉声吩咐道:“常乐,送华妃娘娘出去。”。

“奴才遵旨!”常乐打个辑揖,而后便面色为难看地对何若婉道:“娘娘,请!”。

“皇上不吃不喝地这样辛劳,臣妾却不以为皇上这是为百姓谋福,却是为社稷引祸。”何若婉面色不变,看着那个不愿意再理自己的男人,心中虽沉,却依然坚持着说道。

“娘娘?”看着皇上瞬间变色的脸孔,常乐吓得双膝一软,扑嗵一声便跪了下去,心中诧异华妃怎敢如此跟皇上说话,便是以前她受宠时对皇上都从不敢说出这番大逆不道之言,今日她这是何意?

“皇上先别急着怪罪臣妾,臣妾话还未说完!”看着轩辕泽蓦然抬眸审视着自己,何若婉却是淡淡一笑,神色如常:“皇上,纵使你龙体强壮,可是若长时间不进食,便是铁打的身子也会生病。臣妾不想多说皇上与皇后之间发生的什么事,臣妾只想说,皇上您不吃东西,就是对天下不负责任,就是对百姓不负责任。”。

“这便是你今天来找朕要说的话?”静静地盯着她看了半晌,轩辕泽看到,她的眼里再没有平时的柔情与娇媚,剩下的仅是一种淡淡的平和,似早已看淡一切。

“嗯,臣妾知道皇上可能不喜欢听这些,可是臣妾还是恳请皇上,为了天下好好保重龙体!也为了臣妾肚中未出世的孩子,好好爱惜身体!”轻轻点了点头,何若婉突然身子一沉,在轩辕泽默默地注视下竟是生生跪了下去,让他眉头一挑,沉声道:“婉儿这是何故,快快起来。”

“臣妾还有一事想对皇上说,希望皇上肯听臣妾说完。”何若婉并未起身,只是低垂着头,十分诚恳地请求。

“什么事?”俊眉一挑,轩辕泽本欲伸出扶她的手微微停住,面色也比方才暗沉了几分。

“臣妾想为皇后姐姐说句公道话,还请皇上听臣妾一言,切莫听信宫中传言,错怪了对皇上一片真心的皇后姐姐!”何若婉声音一正,依旧低垂着头,恭声说道!。

常乐蓦地抬头,看着跪在圣前的华妃竟然出声帮皇后说话,真是又惊又讶。

设置
字号 18
颜色